第57章 完結 安爸爸的問題,還有他和安媽媽神……


安爸爸的問題, 還有他和安媽媽神情當中的害怕,安如怎麽可能不心疼,可是再心疼, 目前的情況她也無能為力啊, 人再厲害, 在曆史的巨輪之下, 也是渺小的塵埃。


“安公館這麽大的房子,隻有爸爸和媽媽兩個人常住, 確實有些打眼了。”


安如的這句話一說出去, 安媽媽和安爸爸的身形明顯一僵,顯然他們說的把安公館也捐出去, 嘴上雖然這樣說, 但是畢竟住了快一輩子的房子了,心裏怎麽可能舍得呢, 本來希望小閨女能夠給他們一個定心丸,說住著沒事兒呢,可是沒有想到卻是被潑了一盆涼水。


安如看兩個被嚇住的老人, 心裏也心疼, 但是很快就忍住了, 她現在已經不是十幾歲的天真少女了,她的兩個孩子都十五歲了, 而隨著閱曆的增加,她太明白人性當中的醜惡了。


不過這個承載了他們一家人幸福和歡樂的房子,還真不能說捐出去就捐出去的,安媽媽和安爸爸不舍得,她也舍不得呢,特別是和他們一樣的人家, 不管因為什麽大房子充公後,被分給了很多戶人家,人一多事情就多,首當其衝的便是亂搭亂建的問題,將好好的房子弄的亂七八糟的,再沒有了原來主人家的任何痕跡,一想到自己家的房子也要被這樣對待,她的心就在滴血。


“爸爸,媽媽,這房子不用捐出去,咱們租出去,正好我的研究中心要從軍醫院搬出來,還沒有找到地方呢,咱家位置好,也足夠大,正合適,再則我是負責人,定會好好養護咱們家的房子,而且等回頭形勢好了,咱們家收回房子也方便,不用去再跟人來回扯皮。”


不得不說安如的話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很大程度上保護了他們家的房子,安爸爸和安媽媽的神情放鬆了很多,他們不願意捐房子,一來不舍得,最大的擔憂就是房子收不回來,或者就是收回來也被破壞得不成樣子了,安如的辦法如果能成的話,他們倒是願意借出去房子避禍。


既然房子的事情解決了,一家人也放下了擔憂,安家的氣氛重新回歸輕鬆歡樂,就在這時候他們家漏風的小棉襖在平靜的湖麵上投下了一顆深水炸彈,讓安家和林家再不能平靜。


“我不想去讀書了,我要去當兵!”


林甜甜近年已經十五歲了,長相上和安如一樣的纖細美,但是這丫頭骨子裏承襲的是她爸的基因,從小就沒有安生的時候,她和她哥哥就差了幾分鍾,她哥一路跳級目前已經是高中三年級的學生了,馬上就能考大學,雖然據安如所知,高考很可能會被取消,但是這不能否認孩子的優秀。


林甜甜呢,現在還在讀初中畢業班,今年才要考高中,兄妹兩個的差距讓安如一度以為她生孩子的時候,把這對兄妹生錯了性別。


“不行,你要去當兵我沒有意見,但是無論如何得等你拿了高中畢業證再說。”


“我爸爸不就沒有上過高中,我好多叔叔伯伯也沒有讀過多少書,不照樣把小鬼子趕出了華國。”


“那是戰爭年代沒有辦法,現在是和平年代自然會要求高,再說隨著科技技術的發展,部隊的武器也會越來越先進,這些先進的武器當然需要有文化的戰士來使用,你說到時候因為文化不過關,把你剔除出部隊,你哭都找不到地方哭去。”


“媽媽,你少危言聳聽了,哪裏有你說的那麽厲害,咱們部隊裏好多戰士隻有初小的文化程度呢。”


“那也說了,那是戰士,不是軍官,你看看咱們部隊裏麵還有多少隻有初小文化程度的軍官,基本上都得到高小的程度,像你爸這樣的,還不定時地要學習呢,除非你隻是想去部隊裏麵體驗生活去,否則沒有文化,遲早退伍轉業的結果。”


安如的話說的林甜甜心頭不舒服,當然也非常的不服氣,她真得想要現在就去當兵的,實在受不了現在學校的氛圍了,每天不想著學習就罷了,反正她也不愛學習,可是她真的看不慣他們把老師拉下講台去批/鬥啊,更看不慣他們每天耀武揚威地去抄家。


“既然學校裏學不了東西,你就別去學校上課了,反正跟著媽媽做研究的研究員各個都能當你的老師,再不行還有你哥呢,最近一段時間你和你哥就跟著媽媽,媽媽找人教你們,等你們達到了畢業水平後,自然會給你們畢業證。”


總之就是一句話,那就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同意她現在就去當兵的,她才十五歲,還是個孩子呢,當啥兵啊,部隊又不是托兒所。


林甜甜見跟自己媽媽說不通,便準備去找自己的爸爸求救,爸爸可比媽媽好說話多了,也比媽媽更疼愛她,鐵定會同意她的要求的。


“不行,這事兒得聽你媽媽的,你媽媽分析得不錯,部隊不是托兒所,你還小,又沒有文化,到了部隊也走不長遠的。”


林大勇的話直接讓林甜甜的希望破滅了,臉色別提有多難看了,回頭就鬧起了絕食,說什麽也要去當兵,安爸爸和安媽媽聽說後也過來,看著自己外孫女餓得有氣無力的樣子,又數落了安如和林大勇幾句。


不過這次他們倒是沒有埋怨,他們夫妻兩人怎麽不順著小丫頭的意,他們也覺得小丫頭才十五歲,就算要當兵也太早了,他們埋怨的是這倆夫妻說話怎麽不知道委婉點兒,看把他們孫女給氣的。


“林甜甜,收起你的小孩子把戲,別以為絕食就能夠逼迫自己的父母,你別忘記了,你媽我是醫生,信不信我一針紮暈你,然後每天給你打營養液,還有也別想自己偷偷地跑過去,憑借你爸還有你媽我的身份,隨便我們兩個誰的一句話,你照樣得乖乖得從部隊回來。”


“哇,外婆,你看我媽,她往我心上麵紮刀子啊。”


不過這次安媽媽和安爸爸除了瞪了眼自己小閨女外,倒是沒有出言責怪她,畢竟小閨女說的這些雖然不好聽,但是成功地阻止了外孫女當兵的一切可能性,他們也不反對她當兵,但是怎麽也得等她十八歲之後,得把該上的學給上完了,這個問題他們就是再疼愛外孫女,也堅定地站在小閨女一邊的。


最後的最後林甜甜的抗爭無效,不得不跟著她哥一起跟著自己的媽媽後麵,每天接受來自研究組的各位叔叔伯伯阿姨姐姐們,給製定的各種學習計劃,更可氣的是到了這裏比在學校還不得自由,每天有媽媽和哥哥在一旁盯著,她就算想渾水摸魚都沒得辦法。


而這邊安爸爸和安如申請租借安公館當研究中心的報告很快得到了上邊的批準,安爸爸和安媽媽高興之餘,又有些惆悵,他們很高興他們的房子,能夠借給小閨女,小閨女肯定能夠保養得好好的,但是突然間離開住了幾十年的家,任誰都會難受的。


“爸爸,媽媽,你們放心,我肯定會好好地看護咱家的房子的。”


“媽媽知道,隻是突然離開家,心裏一時間轉不過彎來罷了。”


“老爺,太太,時間不早了,咱們得趕緊去新家收拾呢。”


陳媽他們家到底還是留了下來,不過她的丈夫陳叔還有兒子都去了工廠上班,留下陳媽安如有自己的考量,安媽媽和安爸爸從小出身富裕,雖然自己會些日常生活中的瑣事,但是讓他們自己真的做,保證連安如都比不上,安如也不想爸爸媽媽去受那份罪,憑著她現在的地位,還有安家的名號,安家如果大房子不能住就不說了,連個保姆都不讓用,她想她還奮鬥個什麽勁兒。


如果那些不知所謂的人來他們家鬧騰,她等著,看看他們願意不願意在國際上也出出名,享譽國際的名醫安如,竟然因為用了一個保姆的問題,就被國家方麵抄家處罰,看看他們的臉往哪裏擱。


安爸爸和安媽媽新家是一處兩室兩廳的房子,正好夠他們兩人住,順便還能夠留出一處客房兼書房,這樣子的家雖然沒有以前那樣寬敞,但是到處都有了煙火氣兒,安爸爸和安媽媽除了剛開始有些不習慣之外,其他的但是適應良好。


不過安靜的日子很快就被打破了,王家父子因為發表了些反/動言論被抓了,安靜帶著倆孩子哭著回來家裏求助,可是別說安爸爸了,就是安如和林大勇都沒有辦法救他們,這兩父子一身的文人習氣,自以為自己是民眾的思想啟迪者,啥都敢寫啥都敢說,就算他們這次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把他們給救了,那麽下次呢,他們的文人習氣可是刻在骨子裏了的,根本沒得改。


“那怎麽辦?難道就不救他們了?”


“隻能想辦法把他們下放到風氣比較好的農村,讓他們醒一醒腦子了,不過姐你必須跟他們劃清界線,要不然安安和文文以後的工作和前途都會被連累。”


“小妹,你怎麽說出這樣的話來,大難臨頭各自飛,我還沒有那麽冷血。”


安如冷笑一聲:“是啊,你沒有那麽冷血,你是個有情有義的妻子,我是個冷血的妹妹,但是我憑什麽搭上前途去救一個,嘴上沒有把門的人,這次救了,那麽下次呢,你能保證王哲他會乖乖聽你的話,以後不胡亂說話寫東西?”


安靜不說話了,她還真保證不了,丈夫要是能夠改早就改了,她和爸爸勸了多少次了,可是他一次也沒有聽過,想到這裏她不禁崩潰大哭。


“安靜,哭有啥用,你想做有情有義的妻子,沒有人會攔著你,但是你得看看你的兩個孩子,他們還小,還有大把的人生,你忍心他們以後因為他們爸爸的連累,隻能渾渾噩噩的在別人的白眼中過日子嗎?”


安靜不說話,就一直哭,安如不想搭理她,以前她跟她說了多少遍了,讓她管一管王哲,否則遲早要遭禍,可是她呢,除了不痛不癢地說兩句,哪一次真正地管過,還有她鐵石心腸,眼淚換不來她的心軟,搭上自己去救王家父子,她有夫有子還有老父老母,不可能為了姐夫而毀了自己家。


安靜見安如真的不會救人,最後擦了擦眼淚走了,雖然為了倆個孩子,她和王哲離了婚,劃清了界線,但是和安如之間的姐妹感情卻再也回不到當初了,兩姐妹幾乎到了見麵不打招呼的地步。


“小姨,我媽她隻是一時間轉不過彎來……”


王瑞安再一次見媽媽看見小姨招呼也不打地離開,有些窘迫地跟安如解釋,自己爺爺和爸爸遭了禍,小姨和姨夫已經盡力安排了,可是媽媽竟然還因為當初小姨和姨夫不出全力救人而怨怪,小姨又不欠他們家的,反而對他們家有恩,不說救他命幫他調養身體教他醫術的事情了,就說現在他們母子能夠有安生日子過,還不是托了小姨和小姨夫的庇護。


“我知道,我不會怪她的。”


才怪,隻不過為了不讓安爸爸和安媽媽擔心,不願意跟她計較罷了,要不然她安靜還能夠有現在的滋潤日子,不過她這樣的情緒,她得考慮考慮要不要把她調離現在的工作崗位了,她現在把控著兩個藥方秘方的生產,她怕她因為恨她的原因,被有心人利用壞事兒。


不過畢竟是自己的姐姐,她們再不對付,她也想著她好好的,所以安排了一場試探的戲份,最後還好安靜還有底線,沒有上當,這才讓安如放下心來沒有給她調崗。


“小如,你要救救你師傅啊?”


這天剛回家,就被一個老婦人給攔住了,她是她當初的師傅李大夫的妻子,後來她進了軍醫院後,兩家雖然走動少了,但是逢年過節的安如還是會過去看看的,今天看師母的樣子,看來是師傅出事兒了。


“他們在家裏搜出來了幾本醫書,說是什麽四舊,把書拿走不說,還把你師傅給帶走了。”


安如聽了鬆了口氣,隻要不是師傅說了什麽不恰當的話就好,至於那幾本書而已,她有的是辦法,問清楚了抓師傅人的地址,安如直接帶著她和m主席的合影找了過去。


原先那些人還不打算放人,最後還是她拿著那張合影威脅,說是要給m主席打電話,那些人才鬆了口,不僅放了人,還把醫書給還了。


李大夫看著眼前的小徒弟感慨萬千,沒有想到他還有一天被小徒弟庇護,再想想小徒弟現在的地位和榮譽,更是慶幸自己當初收了這個徒弟。


“小如,師傅的事兒肯定不是個例,其他地方的中醫肯定也會受打擊,如果你有能力,能不能救救咱們中醫?”


“師傅,我會的,回去我就跟上麵打報告。”


安如說到做到回頭就給m主席寫了信,m主席看到信後非常生氣,中醫是華國的老祖宗傳下來的瑰寶,怎麽就是四舊了,有了m主席的態度,華國各地的中醫們終於不用再提心吊膽的了,安如在杏林界的地位再一次得到了鞏固。


因為安如的那篇論文上的新科技逐漸被研究成功,國家的力量穩步上升,需要的人才也越來越多,十年的動蕩生生地被壓製到了五年,1971年國家恢複高考,安如的兩個孩子特別是林甜甜,經過安如研究所的各種學霸的摧殘,總算不負眾望地考上了大學。


林康安是考上了京都的中醫大學,而林甜甜則考上了她爸爸的母校,離安城不遠的軍校,坐在軍校的教室裏,聽著教官們的講解,學得多了,林甜甜也終於明白了當初媽媽的良苦用心,果然啊,還是多掌握些知識才能夠在部隊裏走得長遠,她特別慶幸自己有位嚴厲的媽媽。


雖然特殊時期過了,但是和國外的往來還是比較麻煩,安如的哥哥已經離家而是多年了,雖然因為安如研究的中醫藥方,需要時常從南洋進貨,而那邊的供貨商就是安業,他們之間也時常有聯係,但是這哪裏能夠比得上親自見麵啊。


“別傷心,聽說上麵的政策有了鬆動,說不定過段時間大哥就能夠回來了呢。”


林大勇現在已經是一軍之長了,自然能夠知道些別人不知道的消息,安如把手裏大哥的信放下,她和安業沒有相處過,自然不會有太多的傷感,她怕的是自己的爸爸媽媽,兩人就這麽一個兒子,雖然平常嘴上不說,可是心裏怎麽能夠不想呢。


“我知道的,我就是昨天去看媽的時候,看見媽媽在拿著哥哥的照片哭。”


“確實,這次大哥回來,你也得勸一勸了,爸媽的年紀大了,他作為唯一的兒子已經逃避自己的責任二十年了,該回來把安家擔起來了。”


“看我哥的信上說,他也是準備回來就不走了的,可是那也得等國內的形勢好轉了再說。”


至於她的嫂嫂願不願意回來,安如再不會想的,畢竟哥哥跟著她在南洋二十多年了,也該回來陪陪自己的父母了。


安如這邊說著,心裏卻沒有底,並不知道國家的形勢啥時候能夠徹底好轉,這一等直到了八零年。


這時候的安如已經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國醫,她不僅僅親自帶隊研究了針灸治療各種疾病,比如高血壓、冠心病、糖尿病、腫瘤等,還讓針灸代替了抗生素,見國外的抗生素因為抗藥性一直在升級,國內的人紛紛慶幸他們有安如,針灸不僅不會有副作用,更能夠治病,還是他們老祖宗傳下來的辦法管用。


鑒於民眾對於針灸的接受度越來越高,她聯合國內的中醫共同編寫了針灸的規範準則,將針灸行業徹底管束起來,想要獲得針灸治療資格的醫生,就得考級,隻有通過了考試,獲得了從業證書,才能夠有針灸的資格。


這還是一方麵,另外就是其他國家聽說了針灸的神奇之後,也決定派遣留學生過來華國學習,要學針灸就得先學中文,華國人現在學英語,外國人也要學中文,果然各國有各國的痛。


不過這個時候安如和她的研究所,還有他們的家都已經搬到了京都了,不是他們不願意在安城了,而是林大勇升到了中將,因為工作關係自然得搬到京都,至於安公館的房子,自然又還給了安家。


安如現在事業得意,家庭方麵林大勇更是數年如一日地對她,自然也不會錯,她目前擔心的就是兩個快要三十歲的孩子的婚事了,兩個孩子一個比一個工作狂,根本沒有成家結婚的那根筋。


就在安如煩惱的時候,安業一家終於時隔三十年再次回到了故土,他們這次回來拖家帶口的,去的時候一家三口,回來的時候成了十幾口,安家徹底熱鬧起來了。


不過就算又多了其他的孫子孫女,還有重孫子重孫女,林甜甜和林康安還是安爸爸和安媽媽的心頭肉,不僅僅安如愁他們的婚事兒,老兩口也愁啊。


好在這回兩個孩子沒有再拖延,帶著對象回來了,林甜甜帶來的是她的上司,一個挺黑壯的小夥子,看到他安如就有些恍惚,怎麽就像看到當年林大勇呢,林甜甜不會照著他爸找對象的吧?


“就是照著我爸找的,我爸爸難道不好嗎?外麵工作努力,回到家裏對您也非常包容。”


閨女果然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安如對她家這件漏風的小棉襖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林大勇這次則跟當初的安爸爸一樣,對著未來女婿各種難為,安如沒有管他,隨他折騰,要不然家裏就不安生了。


至於林康安的對象,則是一個看著非常溫婉的小姑娘,是他老師的小女兒,安如看著還成,隻要孩子們能夠幸福就好。


“老林,咱們的孩子要結婚了,時間過得真快!”


“是啊,我還記得你當初拿著高跟鞋砸我的樣子呢?媳婦兒,看,這雙像不像當初的那雙高跟鞋?”


“像,要不要我再砸一回?”


“等下輩子再砸,下輩子咱們還要做夫妻。”


“好!”


這輩子慶幸遇到了你,人生才會有這麽多的色彩。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