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揉了揉脖子,似乎剛才隻是活動了一下筋骨。店小二滿麵笑容地道:“辛苦您了!”


女子轉身準備離開,這時,那名先前被她打倒在地的大漢忽然跳了起來,手裏握著一把明晃晃地匕首,怒目圓瞪地向她刺出。


許青山大叫:“小心!”


那女子背對著大漢,是絕對看不見的,許青山剛剛出聲提醒,一道劍光卻比他的聲音更快,一下子就穿過匕首,將其斬為兩段!


當頭一段被氣流卷回,“噗”地一下刺入大漢腳掌。大漢抱腳痛呼,腦袋上又被女子踹了一腳,頓時倒在地上昏過去了。


酒樓門口出現一道白色身影。那人玉樹臨風,好似天上下凡的仙人一般,烏黑的長發被一根白色發帶係在腦後,低垂的長睫下藏著一雙琥珀色寶石般的眼睛。


許青山徹底呆住了:這不是……劍神江陵嗎!!


《靈域紀年》上有江陵的畫像,被許青山裁剪下來,日日摸,夜夜看,絕對不會看錯!


他確信,眼前人就是江陵!是他日夜仰慕,想要追趕奮鬥的目標!!


許青山激動地咽了一口口水,隻見江陵朝他走來……哦不,更準確地說,是朝他身邊的黑衣女子走來。


咦?這個場景怎麽感覺有些似曾相識?


江陵:“怎麽和人打起來了?”


女子輕飄飄地道:“是他們在這裏惹事,我純粹出手幫忙而已。”


她皺著鼻尖“哎呀”一聲,手指拽上江陵的衣擺,竟是有些在撒嬌。


而江陵垂著眼睛,語氣溫柔,並沒有掰開她的手,是畫像上全然不曾有過的神態。


許青山不禁在想,這就是傳說中的劍神江陵嗎!竟然這麽溫柔。那這女子是誰?是他的道侶嗎?可是沒聽說過仙盟之首江陵有道侶啊!


這些年來,江陵一直忙於公務,致力於魔靈兩域的和諧發展,經常往來與兩域之間。


女子眨了眨眼睛:“你怎麽會出現在這裏?不是說這次回去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嗎?怎麽這麽快就回來了?”


江陵溫聲道:“是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不過最重要的事情已經辦完了。”


他的眉眼彎起好看的弧度:“剩下的事情交給下一任仙盟首領就好了。”


“咦?”女子微微睜大眼睛。


江陵道:“我已經辭去了仙盟之首的職位,自是不必總要回到靈域了。”


“我可以……一直呆在魔域。”


女子眼中的喜悅幾乎溢了出來,她踮起腳尖,飛速地在江陵臉上親了一口。圍觀到這一幕的店小二連忙移開視線,看天看地地離開。


“對了,”女子拽著江陵來到許青山麵前,“你還記得他嗎?他就是……”


女子貼著江陵的耳朵說了幾句,江陵點頭:“原來是他。”


許青山的大腦已經徹底鈍住了:江陵認識他?傳說中的劍神江陵居然認識他?!!


看著許青山木訥訥的樣子,女子挑眉笑道:“別傻愣著啦,我叫元悅,元氣的元,喜悅的悅。記清楚啦!以後如果有什麽需要幫忙的地方,就來這裏找我好了。我願意再幫你一個忙。”


她笑著和江陵離開了,一隻手十分自然地挽上了江陵的手臂,兩個人親密地貼在一起,慢慢悠悠地在街道上走,像是一對恩愛和諧的老夫妻。


“那你這次回來以後就不走了?”


“不走了。”


“就一直呆在魔域了?”


“嗯。”


“那我們再去一次瓊州吧?上次去靈山,我都沒喝夠呢。”


“還去?不是一個月前才去過?”


“啊……對啊,都一個月了,好久了!”


“我這次請小清又又又幫我調整了一下,消化係統絕對沒問題了!不會一壺就倒的!”


“你上次也是這麽說,不還是我把你抱回的家?”


“這這這……這次肯定能行!”


女子臉頰一片緋紅。


江陵笑著道:“那要是這次還不行怎麽辦?”


“不行?”


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轉:“那我就……任你處置?”


江陵眼尾挑起,琥珀色的眼睛染上了一層溫暖的霞光:“任我處置,這可是你說的……”


兩個人越走越遠,話音漸漸聽不真切,熙熙攘攘的人群也快要將他們吞沒了。


許青山握緊佩劍,忽然跑過去道:“那個!我想現在就想求你幫我一件事,可不可以?”


他大喊著,胸腔因為情緒激動,上下起伏。


元悅轉過頭來看著他,與江陵對視一眼,笑著道:“好啊,你要請我幫你什麽?”


許青山深吸一口氣道:“我想請你……讓我做江陵的弟子!”


元悅怔了一下,好笑地笑起來:“你想做他的弟子,不應該直接求他嗎?求我做什麽?”


許青山似乎也反應過來:是哦,求她做什麽?為什麽要求她呢?


“不過很可惜。他不收徒的。”元悅豎起一根手指,擺了擺。


許青山感到一絲失落,隻聽元悅又道:“不過你要拜師的話,我可以做你師父。”


許青山瞪大眼睛:“你?”


元悅:“對呀!”


她笑眯眯地:“你不知道吧,我比他還厲害,我打敗過他好幾次喲!”


江陵輕輕抬了下下巴,瞥她:“你做師父,那我做什麽?”


元悅捏著下巴想了想:“我是師父的話,那你不就隻好做‘師娘’了……哈哈哈……”


她沒忍住,笑了起來。


“怎麽樣?”元悅揚聲問道,“要不要拜我為師呀?”


許青山重重點頭道:“要!”


他快步跑了過去,夕陽將三個人的身影拉長,消失在繁華熱鬧的街頭。


【全文完】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