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智女配隻想被迫退圈第67節


兩位主演的演技全都線上,在加上江星衍遺作的濾鏡,電影首映票房破億。


首映典禮所有人都穿著黑色的衣服,林長鯨作為江星衍生前好友,在首映禮上幾度潸然淚下。


“哥哥,一路走好,感謝在走之前給我們帶來了這麽好的作品。”


“吹爆這部電影,兩位主演的演技全都線上。”


“長鯨姐姐跟影帝互飆演技,看起來太爽了!”


“下一屆的影帝影後非這二位莫屬。”


影帝的生前遺作,林長鯨傳奇人生的一抹重彩,這部電影爆火,金獎評委都給出了很高的評價,可以說,林長鯨這個影後的位置毫無懸念。


“叮——”


“劇情任務90%,劇情完整度100%,生命值100%。”


未完成任務:陸鶴唳與林長鯨結婚


阮棉看著手機突然彈出來的提示,這才想起來還有“生命常青樹”這款app。


她手指一滑,把當時宛如粘在手機上的app輕而易舉地卸載了。


三個月後,陸氏總裁陸鶴唳與阮氏繼承人林長鯨大婚,婚禮空前地盛大隆重,被媒體稱為“盛世婚禮”。


這兩位兜兜轉轉,終成眷屬,縱使中間有諸多不快,但流傳在坊間的兩位大佬的愛情故事總是令人心馳神往,又因為兩人尊貴無比的身份,更添了幾分童話色彩。


林長鯨妥妥的人生贏家無疑,她甚至還大發善心,將被刺激得癡傻的阮棉留在阮家,保證她一生衣食無憂。


婚禮在一個美麗的島嶼上舉行,當天豔陽高照,幾乎請了圈內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


林長鯨穿著價值千金的婚紗,由世界頂級婚紗設計師量身定做,裙擺上點綴星星點點的水鑽,在日光下熠熠發光,襯得她宛如落入凡塵的仙子。


神聖的教堂裏,臉上洋溢著幸福笑容的新人,在神父的引導下,宣下莊重的誓言。


交換戒指、新浪親吻新娘,伴隨著人們熱烈的掌聲,傳遞著對新人的祝福。


“叮——”


“劇情任務100%,劇情完整度100%,生命值100%,恭喜您完成任務,獲得永生!”


林長鯨的聲音響起,“我想把我的捧花送給我親愛的姐姐,感謝她這麽多年對爺爺的照顧,雖然她因為一念之差做過錯事,但現在她已經知道錯了,也受到相應的懲罰,我們應該給她一個機會,希望她以後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她說完,提著裙擺,緩緩走向左邊第一排方向。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前排那個坐輪椅的女人身上,她的麵容依舊美麗,絲毫不輸盛裝打扮的新娘,隻不過雙眼無神,即使穿著華麗漂亮的禮服,也遮不住一身灰敗氣息。


“就她這樣的毒婦,不配得到幸福。”


“她也算罪有應得,又殘又傻,也就阮總善良,還留著她。”


“那是她活該!”


林長鯨將捧花放在阮棉腿上,笑道眼睛彎彎的,無比純真,“姐姐,謝謝你呀,希望你也能夠找到自己的幸福。”


她已經站在了人生巔峰,此刻內心說不出的暢快。


所有欺辱過她的人,都已經被她踩在了腳下。


阮棉眨了一下眼睛,空洞死寂的眼神像突然被注入了靈力,緩緩變得澄澈、清明,她抬起原本動彈不得的手,拿起捧花靠近鼻尖,緩緩抬起雙眼,直直地對上林長鯨得意的視線,語調帶著漫不經心的慵懶,“不用客氣,我的好妹妹。”


在這一刻,林長鯨死死地睜大眼睛,心髒幾欲停止跳動,她忍不住後退,指尖劇烈地顫抖,“你——”


阮棉緩緩地從輪椅上站起來,嘴角的弧度似笑非笑,步步逼近,高跟鞋與地麵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猶如一道催命符。


林長鯨滿臉驚駭,仿佛眼前這個美麗的女人是地獄爬出來的索命鬼,她突然發瘋似的大叫:“係統!係統!現在怎麽回事!你不是說那藥萬無一失嗎!她怎麽回事!”


她尖銳驚恐的聲音傳到了在場的每一位賓客耳中,他們不明白為什麽新娘子突然跟發了瘋一樣大吼大叫,隻覺得她的模樣格外醜陋。


被呼喚的係統從林長鯨身體裏分離出來,這是一隻純黑色的貓,它的身體迅速膨脹成一團黑色的瘴氣,急劇朝阮棉攻擊。


“不自量力。”阮棉微微眯眼,抬手,一團白光包圍了偌大的黑團,“嘭”地一聲,伴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全都消失不見。


阮棉接過飄落的一根毛發,看來將這東西捏成貓的模樣,處理的時候是會心軟。


“你……你到底是什麽人?”林長鯨的牙齒都在打顫,她一步步後退,隱藏在寬大裙擺底下的雙腿直發軟,全身已經被巨大的恐慌淹沒。


阮棉淡淡的視線落在她身上,“害怕什麽?剛剛還不是挺得意的?”


林長鯨求助的目光頭向人群,“求求你們,救救……”


話未說完,一道白光自阮棉手中飛出,狠狠地刺穿她的腳踝。


“啊!”


林長鯨慘叫一聲,跌倒在地上,臉上血色霎時褪去,冷汗淋漓,還沒反應過來,又是一記白刀刺穿了右腳踝,緊接著雙手手腕,沒有任何傷口血液,卻比淩遲還讓人痛苦。


林長鯨躺在在地上,渾身抖得更篩糠一樣,上下牙齒狠狠地打顫,巨大的疼痛蔓延至全身,令她恨不得當場撞牆死去,然而全身像被釘在了地上一樣,動彈不得。


她死死地盯著天花板,目眥欲裂,胸膛劇烈地起伏,這一刻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絕望,渾身發軟。


此刻,她終於明白哪裏不對勁,一切都太順利了,阮棉沒有絲毫反抗,順利得讓人不可思議。


“求求您,別殺我,我知道錯了……”


豆大的淚珠順著眼眶滑落,她哀求的目光望站著猶如神祇一般的女人身上,語氣卑微到了塵埃裏。


阮棉目光淡漠,指尖凝聚了一股力量,蓄勢待發,“以□□義,詛咒。”


白光猶如一把利刃刺穿林長鯨的胸膛,她瞳孔緊縮,一瞬間遭遇巨大的痛苦,渾身劇烈地抽搐,最後嘴角流出一抹鮮血,暈了過去。


一切歸於平靜。


在場的所有人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阮棉清除了記憶,昏了過去。


除了沈清臣。


他站在原地,似乎有些怔愣。


阮棉朝他走過去,在他麵前站定,伸出一隻手。


沈清臣後退了一步。


眼前的人陌生又熟悉。


阮棉目光微動,“怕我?”


沈清臣搖搖頭,頓了下,又緩緩地點點頭。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