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煜,你知道嗎?奶奶剛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你不在身邊,心裏好害怕,我發了瘋一樣的找你,可是有一個小夥子說,隻有我的病好了,才能見我的孫子,我當時嚇壞了,但我又知道,隻能病好了,才能見到你,所以以後醫生說什麽做什麽,我都很配合,經過很久的時間,才慢慢的恢複起來,雖然醫生告訴我,才過一個月,但奶奶覺得過了一個世紀,因為離開你太久了,小煜,你從小就是個懂事的孩子,比同齡人更加成熟,你是個好孩子,奶奶不知道你爸爸當初為什麽拋棄你,但奶奶知道他一定有難言的苦,他還是很愛你,沒有哪個父親是不愛自己的孩子,隻是他這輩子也很苦,小煜,你能原諒他嗎?”清醒後,彥奶奶想了很多兒子的過去,但不管怎麽想,還是她的孫子最可憐,但她還是希望小煜能原諒他的父親。


“奶奶,我從來沒有恨過爸爸,他沒有拋棄我,他隻是把我交給奶奶養大,奶奶,你放心,以後如果有機會見到他,我會喊他一聲爸爸,畢竟沒有他,也就沒有我。”說恨彥景煜早就不恨了,他甚至是想感謝他,如果沒有他的拋棄和無情,他的道路或許就不會這樣,那他也不會遇到鄭卓承。


“真的嗎,奶奶謝謝你。”把孫子抱的更緊,他還是那麽懂事,永遠不用她操心。


“老太太,時間到了。”峰爍這時敲門進來,雖然不好打擾,但過了吉時的時間是不好的。


“走吧,奶奶帶你出去。”彥奶奶牽著他的手,峰爍過來推著輪椅,彥奶奶精神方便已經得到治愈,但這雙腿她不願裝上假肢,所以還是坐著輪椅。


彥景煜把手交給奶奶,任由那雙布滿皺紋而粗糙的手掌握著,一晃歲月,奶奶已經老了,而他,也長大了。


一路走來,很多人都看到今天的另一位主角,他那優雅而俊美的姿色讓人們眼前一亮,之前那位他們已經見識過,那叫一個猛龍躍天橋,貴氣中而霸氣,而這位,是柔美而優雅,卻不失男兒的俊氣,這樣的兩個人搭配在一起,真是天下無人能敵了。


宣吵的會場在他們三個人進入後,就安靜了下來,人們的眼光隨著他們的身影,慢慢的忘了語言,走到中間,走在紅毯上,已經是眾人的注目焦點。


鄭卓承的眼睛眯了起來,對周圍的眼光很是不滿意,他真想把他們的眼睛都用布蒙起來,他的媳婦,隻有他一個人能看。不過,也算了,他們看的機會也隻有今天,而自己,是一輩子。


“承小子,我孫子就交給你了,別欺負他。”走到頭了,彥奶奶牽著寶貝孫兒的手,依然堅定的交到他手裏,不忘囑咐他一番。


“奶奶,鄭家家規是媳婦為大,沒有人敢欺負他,包括我。”握緊他的手,一肌電流從手心一直傳達到心髒,這個男人,他鄭卓承這輩子下下下下輩子,都不會放手。


“鄭卓承先生,你是否願意娶彥景煜先生為夫夫,按照聖經的教訓與他同住,在神麵前和他結為一體,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他,直到離開世界?


彥景煜先生,你是否願意嫁給鄭卓承先生為夫夫,按照聖經的教訓與他同住,在神麵前和他結為一體,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他,直到離開世界?”


“我願意”兩個同聲回答著神牧,互視而笑。


“請兩們新人互換戒指。”牧師老神再在,他這輩子見證的新人太多了,而這一對無疑是他永生難忘,不因為他們是同為一類,而是他們眼中的那份愛意,愛著對方的那份愛意,已經達到了靈魂的深處,刻骨銘心!


世間唯一的一對戒指,那是兩個人的設計,都用著一顆認真的心在設計對方的戒指,駐入了滿滿的情意,全世界唯獨這一款,絕無第二款出現,戴上戒指,兩人五指緊緊扣在一起。


“這是一場空無前後的婚禮,相信你們的愛情也是如此,祝你們幸福。”牧師微笑著送上最真誠的祝福,合上神書,在神和世人的見證下,他們,結婚了。


“承哥,親嫂子一口啊。”不知道是誰起的哄,馬上就有第二個人咐合。


“親一口,親一口”


“………………”


彥景煜眼神撇過去,不用看也知道剛才起哄的人是誰,好你個郭子……


彥景煜還沒想好要給他一個怎麽樣的懲罰時,唇就被咬住,眾人一聲驚呼,閃光燈更是哢哢停不下來。


“這個時候看別的男人,媳婦你就不怕我就地懲罰你嗎?”輕呢的聲音隻有兩個人能聽到,彥景煜抬頭一瞪,還沒說話,唇又被他吸住。


一個吻就變成了纏綿,底下一群人更是起哄得啪手鼓掌。


主持婚禮結束,接下來還有更多的精彩表演,來的人都是娛樂圏裏數一數二的巨星,不管是那個類目都是占領著巨頭,來的沒有一個是小人物,而最為讓人震驚的一幕是,國家最為出色的空軍部隊進行的空軍飛行表演,三架“噴霧”紀念飛機、三架“噴火”戰鬥機、一架“颶風”狂型機、一架“台風”巨風機和兩架“龍卷風”戰機,組成方陣,呼嘯飛過整個a市。在空中劃出美麗的宣言詞,是本世場麵最壯觀的婚禮,這場全程直播的盛世婚禮,震撼了全世界,在以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裏,人們都無法忘記,那是一場比王子還要華麗的世紀婚禮。


新婚之夜


也是洞房之夜


兩個人雖然早已經在同一個床,但這一刻,還是值千金。


而這個在上和在下的問題,讓人有點想多點期盼,盼著今晚到底誰上誰下。


“媳婦,你不會真的讓我在下吧。”箭在弦上,突然被反壓了過來。


“是誰說,以後一切都聽媳婦的。”彥景煜抿著笑,高豔冷雅的睨著他,真是風情萬種,露出這種表情,無疑就是在更刺激鄭卓承。


“媳婦,這一切可不包括床笫之間的事。”鄭卓承手腕一捏,就把兩人的位置換了過來。


“你想說話不算數?”彥景煜眉一挑。


“算數,當然算數。”媳婦挑眉的樣子真風韻,美及了。


“那不就得了。”彥景煜嫵媚一笑,手一動,兩人的位置雙互換了過來。


“媳婦,你確定?”鄭卓承嘴角一勾,笑的有點邪劣,彥景煜腦一熱,知道中了他的話套,突然身子一輕,已經被他慣穿。


“你,真狡猾。”彥景煜咬著唇,讓那舒服感的喚聲盡量減輕。


“也是愛的狡猾,媳婦,今晚你辛苦了,我們將會一夜無眠。”


“………”


愛你,誰敢窺探你,便是於君敵,滅抹冷情。


世讀君暴,君卻獨你所愛,那怕末世,承君獨愛煜,生生世世。


……完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