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以南:“工作也是大麻煩,如果追求一段穩定的關係,恐怕要付出很多心血。”


“但負責任的講,我認為為工作拚命的你很有魅力。”


“——前路很艱難,程橋。”


“如果是這樣,你還願意嗎?”


她說話顛三倒四,似乎前言不搭後語,片段地講著一個故事,把程橋丟進了一個夢境裏。


他安靜了很久,久到陳以南坐起來穿衣服,才小聲問:


“你這是,第三次追求嗎?”


陳以南十分坦然:“是呀。”


“強扭的瓜不甜——那也得扭完之後才知道甜不甜,至少我現在願意嚐試看看。”


“你呢?”


她轉過身來,幫他扣著襯衣扣子。


程橋:“......”


程橋說不清自己在想什麽,莫大的欣喜撞上了心髒,他覺得一切都活了過來。灰色的十年刹那間草木逢春山川複綠,難以想象這世上有個人對他有著如此可怕的影響力。


他用了好半天才找回聲音,“我、我能抱著你哭一下嗎?”


“實在是——”


“我好像在做夢。”


陳以南一下子被逗笑了。


……


前路多荊棘,道路阻且長。


工作、信仰、異地、生活觀念,兩人即將麵對的是繁瑣而現實的挑戰。


陳以南本以為自己所有的激情和熱愛都在紅色信仰中燃燒完了,現在卻發現,它可能還剩了點。


未來將會是兩人為商務司、曆史文教司和工業部共同賣命、奔波的艱辛歲月,很難說會發生多少變故。


但就像她曾對鏟一南說過的那樣,“隻要思想發生了變化,人的一切都會隨之改變。”


此時此刻的她,願意為那個暫時觸不到的好結果付出努力。


至於未來究竟會如何,陳以南並不想多做考慮。


既然我想和他相愛,那麽我就會去做。


至於將來是陽光燦爛還是洪水滔天,且行且看吧,管他那麽多呢。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