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對她露齒笑,眉峰舒展:“我走了。”


他走在已經開始由綠轉青的路邊,引來了她的思考、她的恐慌、以及她決心要成長起來,正式脫離嬌小姐林寶珠的身份。


這是個告別,更是個開始。


“寶珠,你還在看什麽?”他揮了揮手在她眼前,林寶珠便抬頭看著他。


麵前英武高大的男人用手環住她的肩膀,笑:“怎麽還在發呆?”


“我就是想起了那一次,剛剛結婚那會,我送你回軍區。”她指了指那棵樹,道:“就站在這兒,看著你走著走著就消失在了路的盡頭。”


周誌平摸摸她的頭發,剛想說什麽,就見兒子一把捂住他的嘴。


“娘,抱。”


小虎不高興大人一直說話,怎麽不看他。他扭著屁股要蹬啊蹬,從爸爸身上爬下來,林寶珠便眼疾手快地接住他。


周誌平撈住他的小身體,罵了聲:“你個小討債鬼!”


他和兒子打鬧了一番,忽然想起什麽似的看向林寶珠:“你剛剛說什麽來著?”


林寶珠被他們父子的互動惹得也抿嘴笑,她搖搖頭:“沒事,就是覺得很好。”


“怎麽忽然這樣想?”


“我們一家人,永遠在一起。”


周誌平笑:“我們再去揚州一次吧。”


林寶珠偏頭吃驚地看著他,周誌平緩緩道:“告訴你的父母——”他頓了頓,摸摸兒子的頭:“告訴他們,我們過得很好。”


林寶珠握緊他的手,鄭重道了聲好。


窗外是一層層高至腰際的白茅草,她想起自己原來要說的,她本來想告訴他,曾經自己受過的那些辛酸、別扭、恐慌,但是此刻,林寶珠覺得自己不必再說了。


就像舒婷的《致橡樹》——


“你有你的銅枝鐵幹,像刀,像劍,也像戟;我有我紅碩的花朵,像沉重的歎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


仿佛永遠分離,卻又終身相依。


愛——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也愛你堅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夜深,林寶珠在日記本下寫下這一段。


八六年的早春,火車旁的小山丘含著淡淡的青煙雲霧,窗外過眼是初萌春意的田野。行駛間會發出咯吱咯吱的綠皮火車,載著一家人駛向未來。


這是個最好的時代,沉睡的東方開始緩緩睜開眼睛,人們向著更加光明的未來奔去。不同於繁華美麗的古朝,這是全新的世紀,每個人都是掮動曆史車輪的一小份力量,卻又是芸芸眾生中的一粒小小的塵埃。


列車廂裏已經熄燈,林寶珠在日記上寫下最後一句:


便隻願在塵世獲得幸福。


(正文完結)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