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半個月的時間,你們出門旅遊,想吃什麽吃什麽,不要違法亂紀就行。”


“砰!”


家門被重重關上。


嚴淵的態度像極了吃完好東西就走人的渣男,不留一絲絲情麵。


屋外陰雨綿綿,何大磊與幾隻小妖怪麵麵相覷。


“……發生了什麽?”


胡白嶺舉起爪子:“師夫實力突破三級了,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內,要和師傅用雄蕊和雌蕊授粉,所以把我們趕出來了。”


何大磊瞳孔地震:“師夫?授粉?”


“師傅的妻子是師娘,那麽師傅的丈夫就是師父,沒毛病呀。”胡白嶺天真地眨了眨眼。


但是何大磊更震撼的顯然還是“授粉”一詞。


“嗨呀,你該不會不明白吧?就是人類在包括但不限於臥室床榻的各種地方和愛人進行的……”


小雪正要充當老師,教導一下愚笨的學生,何大磊便連忙打斷了它。


“你們的意思,我明白……但你們似乎是在小瞧我。”


三色:“會嗎?”


何大磊反問:“難道不是嗎?”


小黑善解人意地表示:“你們不要這樣,大磊因為長得太凶狠了,目前暫時失去了擇偶權,但他仍然是一位了不起的社會精英。”


何大磊似笑非笑。


“我要求你們,現在,立刻停止你們的陰陽怪氣,嚴先生給我的卡,是在我的手裏,懂?”


——拿飯飯威脅可愛小貓咪的都是狗!


三隻貓又心裏罵罵咧咧,可實際上立馬求饒。


煙雨蒙蒙中,何大磊和四隻小妖怪的身形漸漸走遠。


……


屋內,嚴淵給洛十方打了一通電話過去,盡量維持鎮定。


“晚上回來嗎?”


“唔……過來聽講的學生很多,但是我盡量早點回啦。”


電話那頭,洛十方正站在一個講台上,台下是無數雙求知若渴的眼睛。


因為剿滅了逆世教的傑出貢獻,洛十方如今獲得了五級天師證。


持有五級天師證,便表明洛十方是華夏正統玄門界大宗門祖師爺級別的地位,而為了圓自己的大學夢,他作為特殊人才進入了世界頂尖學府,目前正在作為一名大學生被邀請去各個學校開展講座,主要去教導那些能夠成為特殊部門成員的人才。


雖然忙碌,但充裕,很快就能修滿學分畢業了。


至於演藝事業這一方麵,目前洛十方暫時不接戲,主要是去錄音棚錄製歌曲,拍攝一下mv,準備下一張專輯。


重要節日的時候也會在一些晚會亮相。


但與之相對的,便是嚴淵為了回家方便,將自己的辦公樓搬到了離兩人的家比較近的t市,並且給自己團隊的骨幹成員開了兩倍工資用以挽留。


如此一來,他就不用往返自己家還要乘坐飛機,大老遠來回趕路了。


而為了盡量能和洛十方有更多的時間親近,嚴淵目前主要是居家辦公,可謂是將“從此君王不早朝”的陋習發揮得淋漓盡致。


朱峻也多次透露,私底下,有很多人感慨嚴氏總裁的“昏庸”。


可誰能想到,結婚這麽久了……


夫夫二人都還是個雛呢!


但是,一切隻到今天為止。


嚴淵在家中點燃蠟燭,擺放玫瑰,營造浪漫氣氛,然後便去好好洗了個澡,穿著浴袍在床上修煉,等待洛十方的到來。


而洛十方回到家裏,已經是半夜十二點了。


他敏銳地發現愛人的實力突破了三級,驚喜交加,循著氣息,第一時間趕到臥室,便看到了穿著浴袍等他到來的嚴淵。


“不好意思,我今天回來晚了。”


洛十方點了點頭,看看現場,不會不清楚接下來即將發生的那些事,臉色微紅,有些顧左右而言他,“嚴先生,你的實力怎麽……”


嚴淵微微一笑:“吃了人肉之樹的靈果,還是小黑他們準備的禮物。”


“原來是這樣啊……那可得好好謝謝他們。”洛十方已經無心在乎其他,“對了,今天天氣真好……”


似乎老天都不想聽到有人胡言亂語。


洛十方話音剛落,外麵“轟隆”一聲,緊接著便是“嘩啦啦”一陣瓢潑大雨。


嚴淵忍俊不禁。


洛十方假咳一聲:“這也是好天氣,對植物來說……”


“對我們來說也是。”


嚴淵行至洛十方麵前,在對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


洛十方又是輕咳一聲,囁嚅道:“我先去洗個澡。”


“好。”


屋外的雨聲與浴室中傳來的淋浴聲混合,平添幾分躁動。


洛十方穿著浴袍出來,一身水汽被氣勁烘幹,但這並不影響他骨子裏散發出的性感魅力,帶著濃濃的雄性荷爾蒙氣息。


燭光斑駁之下,兩人互相替對方卸下高壁深壘。


明明是簡單的動作,完成後,卻令兩人感到如釋重負。


或許這就是一種儀式感。


嚴淵是“一窮二白”。


洛十方則是穿著一條保守的四角泳褲。


“那個……嚴先生,接下來我們是該?”


即便不是沒有過更親昵的舉動,洛十方此刻的反應依舊有些無措。


嚴淵用食指勾著愛人的下巴,微微仰頭,黝黑的瞳孔裏好似被渡上一層火光。


“看著我,別逃避。”


“嗯!”


洛十方重重地點了點頭。


下一秒,兩人唇齒相依。


他們化作天雷,化作地火,互相引燃對方,然後掀起滔天烈焰。


這一刻,他們是依據愛情的本能而行動的獸類。


隻是,當嚴淵用氣勁拆掉了洛十方最後也是最森嚴的防護時……


“嘩啦啦——”


外麵的雨勢更大,就像是雨師使用術法在外麵興風作浪。


嚴淵隻覺頭頂被潑了一盆冷水,一個激靈,立刻驚醒,麵色由紅轉白再轉黑。


“這是什麽……”


怪物!?


——會死人的!


持有可怕武器的洛十方無辜地歪了歪頭:“嚴先生,怎麽了嗎?”


事已至此,嚴淵實在無法說出兩人“手望相助”的話。


次日。


嚴淵躺在洛十方的懷抱中,陷入了沉思:自己不愧是三級強者,或許已經達到了人類的極限。


同時,他的心中還升起強烈的僥幸。


如果實力不足的話,真的會死也說不定?


感謝《童子功》!


“嚴先生,在想什麽嗎?”


洛十方在嚴淵的側臉上親了一下,帶著一股雀躍之情,“現在還很早,要不要……”


嚴淵心中微顫,但為了維護霸總最後的顏麵,並不表露怯意,而是看了眼時間。


頓時心中大定。


嗯,六點半了,不早了。


於是,嚴淵嘴角不可自製地上揚。


“已經不早了,吃一下早飯,你應該出門了。”


洛十方眨眨眼,無辜地說:“可是今天是周末,嚴先生是犯迷糊了嗎?”


嚴淵瞳孔一縮。


看來在各個意義上,他都要成為一名瘋狂試探極限的勇士了。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