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麵的日頭透進來,她是頭次瞧見白日裏頭她頸子裏的那紅瘢,卻比夜裏觸目。


聽得老夫人“噯喲”了一聲。


曾墨緊行了兩步。


也未在那對麵的椅子上坐,隻挨著床沿邊上坐下來。


下人們忙給她在床沿邊上鋪了一塊褥子。


“老夫人,我過來道喜,溪兒在杭州給您老生了個孫女!”


齊老夫人言語也有些亂了,仿佛沒有聽聞,隻嘴裏呐道:“兒啊,我的兒啊,痛煞我也。”


曾墨眉頭一皺,看了一眼睿兒,正紅了眼,“母親,您可聽見了,大哥哥和嫂子給您添了孫女兒呢。”


曾墨又看了底下人,皆是垂頭下去。


老夫人身上突然一抖,一雙幹枯的手微從被褥裏頭抬起來。


“賤婢,我怎會讓你女兒討得我女兒的好!”


曾墨忙握住老夫人的手,一股腐朽之氣透來,剛將那手放回被褥裏頭掖好,老夫人勉強半睜開來的眼睛又閉上去。


曾墨歎了一口氣,見老夫人這般光景,自是不好多呆,囑咐了幾句,便要走,睿兒將捧著的茶碗遞於下人,便要送她,曾墨摸了她的臉蛋,說:“睿兒,你且站著。讓秦媽媽送我便是了!”


睿兒點點頭,似乎有什麽話問,末了帶著酸澀笑言:“大哥哥和嫂子的女兒,定是俊俏的很!”


曾墨點頭笑道,“那是自然。”


轉回頭走了兩步,見走得遠了,突然停下來,對著秦業他娘厲聲道:“這是怎麽了?你們做下人的也太不仔細了?這事如何不瞞?”


這話曾墨原本是不該說的,秦業他娘被她說得一愣,她雖是做下人的,但畢竟是老夫人的人,在府裏頭最是體麵,想到若是王夫人在,言語上定是沒有這般高低的。


但秦業他娘立刻和緩過來,“老爺在浙江的公事上有了起色,聽說那賊軍殺人過多,已內訌了起來,那些前些日子躲著沒有往來都漸漸地上門了,這孫家的媳婦硬是要瞧一瞧老太太,我們這裏頭想,這幾個女眷原本就是見熟的,聖上的嘉獎折子裏頭,有講到二爺故事,見老夫人之前都是關照過的,沒想到這婦人說了才沒兩句話便哭哭啼啼起來,又是道罪,又是道辭的,弄得老夫人疑雲大作,她這婦人倒是走了,老夫人便不依了,她老人家隻當是大老爺出了什麽差錯,萬沒想到是二老爺……”


曾墨猛地拂了一下衣袖,“賤婦!”


“我也不管它黑天白日,必要她不得好死!”


秦業他娘是個善人,心覺“罪不至死”,但自不能說出來,隻得默在一旁。


“大夫如何說?”


“大夫說隻怕熬不過春天。”


這裏正恨得牙根癢癢,假山那頭走出兩個人來,曾墨一瞧,原是齊玫同她的丫頭。


麵上倒無適才眾人的哀氣,這尚寒的日裏頭倒有三分春兆,隻怯怯的過來招呼一聲,齊玫禮數周到:“問曾大奶奶好!”


曾墨才想起前些日子著人過來告訴,也比往日裏要重視些,見她溫柔旖旎,雖不殊豔,但婉轉嬌柔,雖是冬末初春,園中無甚景色,假山那頭隻有綁著的稀疏剛竹,卻有一些“嫣然一笑竹籬間,桃李漫山總粗俗”之感。


曾墨壓了壓怒氣,“姑娘從哪來?”


“回曾大奶奶,正要去瞧老夫人。”


曾墨點了點頭,齊玫行禮告辭。


隻想起適才老夫人囈語,聽見了幾句同樣的話,因問道:“媽媽,你聽適才老夫人說‘你的女兒,我的女兒’,這是什麽話?”


這旁人聽了不會問,曾家奶奶的脾氣卻不然。這是家事,自然不是一二句能講明白,但府中皆是他尤家在照應,自然也不能不答,秦業他娘很是聰明,隻答道:“二姑娘的母親走的早,二姑娘都是老夫人在照應。那日奶奶托人來告訴尤大老爺的話,隻說既已定下了女兒,若老夫人不舍得大姑娘,那二姑娘便也是可的,老夫人得了二爺的消息原支持不住,聽了便這般了。”


這話答得巧,曾墨立馬明白了,便不再說話。


內眷的轎子抬了出去,外頭兩個爺是騎了馬來,帶了兩個小廝。


從轎子換到馬車內,曾墨朝外頭喊道,“嗣澤。”


外頭就有人喊,“哥兒,大奶奶叫你來著。”


馬蹄聲踱過來,掀了簾子,尤嗣澤朗涵氣露的眉目立在眼前。


“嫂子何事?”


“今兒本想你見見老太太,隻老太太身上不好,你……老爺他的意思,想必你也是知道了,現如今他家兩個姑娘,我們雖說是長輩,也不是你父母,隻是他向來說一不二……唉……”


尤嗣澤笑了,跨下馬來,“我還當什麽事,我已同母親說,我這裏立馬又有差事,讓母親擇了媒人來同她家提親,先把同大姑娘這事兒做定了,嫂子不必擔心。”


曾墨一愣。


尤嗣澤笑道,“嫂子這般看我作甚,原是定的大姑娘,若她老夫人瞧不上我,不應了也就罷了。”


這是一番笑言,卻也當真。


曾墨未置可否,揮揮手便讓他去了。


那邊上跟著一個小爺,也是他家族親,看著曾大奶奶的車走了,立馬趕了上來。


拿著馬鞭子拍拍尤嗣澤的鞍。


“這浙閩一帶若保了下來,大哥哥建不世之功,這‘部堂大人’就要變成‘中堂大人’了。”


尤嗣澤一笑,一雙丹鳳極有韻致,一時間竟有些雌雄莫辯,他本善權變,笑道,“這便是大哥哥的聰明之處,別說要入內閣,以三折之失告罪,要把這兵部侍郎都卸了,聖上如今不但不見罪,還要寬慰一二。”


那族親點了點頭,“說到寬慰,這齊少兼罹難,聖上傳諭裏頭頗有愧意,我看這齊府也是要出位封疆,這兄弟二人,今後便是噴油烈火之勢啊,”說罷忽然想起了什麽,“既是他家,這大姑娘聽聞臉上有惡瘡,現如今尤大哥哥那裏頭說既已定局,她家既然有個庶妹,你為何偏娶這個長的?”


“嫡庶尊卑有別,娶妻娶勢,娶妻娶賢,不論相貌如何。”


“佩服!”


說著,這馬蹄子的過道上,風一起,同這話音一般,也無痕了。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我前麵有一些改動,後麵也要修一修,找一天晚上一兩點的時候從頭改過來,這個工程和番外大概在四五月份間完成。


雖然寫得不行,但是大家也不要因為可憐我給我做冷文推薦,先讓我改一改哈 。


感謝所有給我文章做推薦的小夥伴,雖然水平達不到你們的推薦,還是感謝。


我大概在六、七月份會開一個輕鬆愉快的新文,就自己高興寫寫的那種,雖然是古文,但風格更接近《相到一隻怪》這樣。


番外的話我會放在番外集結地裏麵。


這個番外的話,不一定是男女主的,我找了已經寫好的其中一個放一段,大概是這種;坑了n年真的不好意思,完成了對我來說也不容易,修改沒有內容的修改,就是我這裏的一些細節的琢磨,感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尤家姑奶奶勸飲最是厲害,端起酒杯就是要死要活的,稱兄道弟,男人不能喝就就扣他一個喝不過女流之輩的帽子,女人不能喝就扣個瞧不起她被拐子拐過的“罪名”,一般人都吃醉不起,那日她勸俞四喝了三倍,俞四動了真怒,自己個兒喝得,最後手指指到了尤家姑奶奶臉上,被作陪的人說了出去,因“確有其事”,俞四也脫開不出罪名來。


“喝多了,收不住行進,絕非輕薄意思。”


俞四當日便這樣說。


_________________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