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妮兒當場暈倒,自從那天晚上後,開始百般討好陳愛楊,陳拓看在眼裏,偶爾也會私下裏說自己這個兒子,看著老實純良,其實鬼精鬼精的,不費吹灰之力間,就在同妹妹的爭寵環節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


第87章


孩子一天天長大, 轉眼就到了上學的年紀,楊妮兒眼看著就要三十歲,偶爾也會對著鏡子擔心, 怕自己青春不在,人老珠黃。


隻是陳拓似乎並不這麽認為,陳靜儀上了幼兒園之後,她多次提出來要回去“拓展實業”上班, 陳拓總是不肯, 理由是不想她拋頭露麵。


後來有一次, 楊妮兒坐著老劉的車去接孩子放學,中途閑聊,老劉說漏嘴, 原來陳拓竟然有些擔心自己同楊妮兒年紀相差有些大,楊妮兒正值女人一生中最好的時光,他總有些不安全感。


楊妮兒聽得啞然失笑,沒想到陳拓大男子主義的外表下竟然有顆脆弱的心, 但在家時間久了,確實也憋悶的厲害,她後來在西寧市最繁華的中山路上開了家“精品女裝店”。


對這個名字, 楊妮兒也不太滿意, 她想了一堆浪漫的牌子,可最後是陳拓去訂的招牌,裝修完成後, 招牌掛上去,楊妮兒徹底傻眼。


“精品女裝店”就“精品女裝店”吧, 本來也隻是個消遣,誰知道你越不趕財, 財越貼過來,楊妮兒按著自己的喜好買了一大堆衣服,其實算不上多時髦,可意外地受許多年齡層次的喜歡,開店半年後,新老顧客積累的差不多,楊妮兒又把隔壁的店麵盤下來,兩間打通,一邊賣成品女裝,一邊請了裁縫師傅,給顧客做定製的旗袍。


那還是西寧市裏的第一家定製旗袍店,很快生意紅火得幾乎將門檻踏破,楊妮兒日進鬥金,積累了一定財富後,又開始尋思著自己開服裝廠。


陳拓是真的一個頭兩個大,他自己忙“拓展實業”的事情都忙不完,家裏四個孩子,楊妮兒卻又死活不肯呆在家裏相夫教子,一心隻想著擁有一番自己的事業。


陳拓同楊妮兒商量好幾次,想讓她放棄事業多照顧家庭,楊妮兒隻是反問他,能不能由他來管家庭放棄“拓展實業”?最後,陳拓隻得搖頭妥協,家裏又多請了個保姆,不過楊妮兒最後也沒有開服裝廠,因為陳拓給她算了一筆賬。


楊妮兒那會兒自學了“基礎會計”的知識,還抽空考了會計證,陳拓陪她看了朋友服裝廠的賬,她才承認,服裝行業遠遠難於其它行業,光是當季換新的存貨就有可能壓垮一家企業。


好在中山路上的“精品女裝店”已經滿足了她掙錢的執念,那之後,她開始實行明碼標價,多請了兩個服務員,早晚二班倒,自己也空出許多時間去廣州進貨和陪伴家庭。


時間虛虛又晃過一年,這天,楊妮兒在店裏接待個貴賓,那貴賓是楊妮兒這兩年認識的一個官太太,姓金,夫家姓王。


這位王太太,酷愛穿旗袍,自己身材也是保養得非常好,隻是可能常年坐著的緣故,所以底盤稍微有些大。


這種身材,是最適合穿旗袍的,王太太來買過第一回 ,後麵再來,笑著告訴楊妮兒,結婚快要三十年,竟然因為一身旗袍又重新贏得了老公的目光。


那之後,她成為楊妮兒的常客,因為有錢又有品位,所以對質量要求相當高,楊妮兒一般會在鋪子的裏間專門設置一間雅座,裏麵放置的都是她去上海淘來的上等布料。


王太太約好了這天過來,楊妮兒左右無事,所以在鋪子裏等著接待她,誰知門簾一掀,一陣香風飄來,除了王太太,身後竟然還跟著吳美人。


吳美人也愣了愣,或許是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遇上楊妮兒,其實她這兩年也收了心,還同前夫生了個女兒,隻是產後發福,身材愈發不能看,或許是王太太覺得這裏的衣服款式多又高檔,所以才會帶著吳美人一塊兒過來挑選。


雙方見麵,說沒有尷尬那真是騙人的,楊妮兒頭一個心裏不開心,她這兩年連續生孩子,身體激素變化大,為著陳拓的過往沒少同他鬧,眼下人到了跟前,看著那五短三粗的模樣,心裏是真的堵得慌。


王太太是什麽樣的人,官場上陪著自家老公八麵玲瓏什麽陣仗沒見過,眼風掃過,就知道這兩人不對付,急忙掩著嘴輕笑道,“突然想起來還有事,吳書記,不如我們換一家?”


吳美人倒是落落大方,“就這家吧,不是說就這兒的旗袍好嗎?”


楊妮兒畢竟開門做生意,這個時候也不好說什麽,找服務員泡了茶端上來。


吳美人隨著王太太轉了幾圈,選了件改良版旗袍,其實那件旗袍不適合吳美人,她個子矮,沒有腰,楊妮兒已經可以預想到她穿上去像個水桶的模樣,可是開門就是客,她隻得笑著陪吳美人去換衣服。


吳美人在換衣間裏呆了老半天,盤扣扣不上,後來楊妮兒看她總不出來,就在門口問了句,“吳書記,要不要我進來幫忙?”


其實隻是一句客氣話,誰知道吳美人真就挑了簾讓她進來,楊妮兒進去,又放下簾子,幫著吳美人扣上盤扣。


近距離地看,這中年女人是真的沒有美女的基因,都說老天爺寵不寵愛一個人,就看它給得東西,老天爺八成是不愛這女的,身上沒有一處地方是好好長得。


一米五的個子,從肩膀到大腿幾乎一般粗,身上的皮膚黝黑,還長了許許多多的小黑疙瘩。


五官也是怎麽醜怎麽來,楊妮兒都不忍心看,特別是臉頰上那一顆大痣,上麵還連了有黑毛。


楊妮兒隻覺得隔夜飯都想嘔出來。


好在衣服很快就試完,吳美人人長得醜,做事卻大氣,但凡她試過的衣服,一律打包帶走,王太太去結賬,吳美人看著身邊的楊妮兒,到底還是問了句,“陳總現在可好?”


楊妮兒點點頭,“還行吧,隻能說湊活著過吧。”


楊妮兒這話,是拿捏著分寸說得,畢竟吳美人現在還在書記的位置上,要是把陳拓說得很好,隻怕招來吳美人的記恨,給自己平白無故添個敵人出來。


吳美人果然受用,她上上下下打量了番楊妮兒,“長得是好看,有點像那個叫什麽來著的電影明星,恩,對了,那個周慧敏,挺紅的,我要是個男人我也喜歡,這些年過去了,我自己孩子也有了,跟老公感情也不錯,也不怪陳總了,你回家幫我捎個話,以後生活有困難,打個招呼,我不會不念舊情的。”


楊妮兒晚上回家,果然幫吳美人把話帶到,陳拓兩隻手插在褲袋裏,靠著壁櫥,含笑看著她。


果然被他等到,楊妮兒把話說完便開始發脾氣,陳拓同吳美人的這段過往,怕是要成了她一輩子的心魔了。


陳拓也拿她沒辦法,隻得把人摟在懷裏哄,甜言蜜語說盡了,這才把楊妮兒哄得氣消了些。


晚上做完夫妻間該做的事兒,陳拓照例抱著楊妮兒說會兒話,楊妮兒氣雖然消了,可心裏還是覺得不得勁,嘴巴越噘越高,陳拓一看就知道自家老婆這是還得再發一輪脾氣,當下不禁有些感歎。


“真沒想到,我陳拓一世英名,竟然在家變成個怕老婆的。”


楊妮兒被逗笑,這下再也發作不得,隻是隨口嘟囔了句,“過兩天不會又碰見周習鳳吧?”


果然,楊妮兒的嘴夠毒,遇上吳美人沒幾天,楊妮兒又在店裏遇上了周習鳳。


周習鳳是帶著陳文殊來得,她應該不知道這家店是楊妮兒開得,她一家家逛過來,自然而然就進了這家,等到她看完了幾排衣架,抬起頭來同楊妮兒對視時,這才發現冤家路窄,這是有生之年狹路相逢了。


楊妮兒對著周習鳳的氣要比吳美人小許多,自己也說不上來原因,兩個女人相見,其實是尷尬的,隻是楊妮兒覺得自己太辛苦,跟了個男人,在西寧市裏就有一堆女人是她需要回避的。


周習鳳先來同她講話,她說的話,幾乎和吳美人一模一樣,“陳總現在可好?”


楊妮兒卻不是和吳美人一樣的回答,她說:“托你的福,過得還不錯。”


周習鳳有些出神,想了會兒,到底還是回憶起往事,“那時候,是我年輕不懂事,要是沒那些事,或許我和拓哥還能在一塊兒。”


後來,她們還聊了幾句,聊了些什麽,楊妮兒也記不得了,總是些無關緊要的話,楊妮兒聽得出來,周習鳳對陳拓還是有許多的留念,當初她在廠區小別墅門口的那些倔強,不過是被抓出醜事後來的自欺欺人,這麽些年過去,醜事忘卻得差不多,情誼卻是越來越深刻了。


這件事,楊妮兒破天荒沒有告訴陳拓,她甚至還想起楊寶蓮來,對於楊寶蓮,她的感情是複雜的,她們是朋友,也算是情敵,如果楊寶蓮還在世,她們現在的關係會是怎麽樣的,楊妮兒不敢去想,也不忍去想。


轉過頭來得新年,王浩男出獄,陳拓和楊妮兒沒去接,隻是在老宅子裏替他擺了一頓接風宴,老宅子按照遺囑,是歸於陳建民名下的,王浩男走進客廳,一切陳設還是按照從前,可是物是人非,再難從頭。


三個人坐在客廳裏,其實心裏也都不是個滋味兒,曾經那麽大一家子人,一模一樣的餐桌,陳高鵬坐在上首,兩邊是陳建民和陳拓,陳建民邊上是賴明莉和陳向珊陳向榮,陳拓邊上坐著陳建詞。


蔣建誌永遠站在陳高鵬的身後,主席上吃完了才能輪得到他,偶爾王思麗或是王浩男也會來,陪著蔣建誌一塊兒吃第二頓飯。


這些往事好像就發生在昨天,可卻是誰也回不去的昨天,三個人吃了會兒悶頭飯,楊妮兒畢竟感觸少些,主動問了句王浩男。


“浩男哥,你以後有什麽打算?”


王浩男扯著嘴角笑笑,“先把老婆追回來,西寧市是住不下去了,可能想帶著老婆孩子去香港闖一闖。”


後來,他們說得話不太多,都是些零碎的事,也說了些陳家三兄弟小時候的事兒,楊妮兒聽得很認真,那是她不知道的陳拓。


原來,陳拓曾經也是個愛臉紅的小小少年,也曾經調皮得從樹上摔下來,楊妮兒在餐桌下伸出手,同陳拓緊緊相握,兩個人眉眼含情,這麽些年過去,情誼分毫不減,隻覺得像是珍藏的紅酒,愈品愈濃。


這一切,看在王浩男眼中,隻是唏噓,臨走前,他說了一段話,楊妮兒覺得他是憋久了,想找個人傾訴,隻是湊巧遇到他們罷了。


他說:“從前,隻想著往前衝,身邊人是誰,從來沒在意過,最親密的人受了傷,自己也渾然不覺,眼下,坐了幾年牢,人倒是清醒了,隻是不知道還能不能有個機會贖罪。”


後來,楊妮兒聽說,王浩男在黃瑛盈的學校門口跪了幾天,因為是在人來人往的鬧市區,這事兒鬧得挺大,幾乎街頭巷尾人盡皆知了,楊妮兒這才明白王浩男說得那句,“西寧市是住不下去了,可能想帶著老婆孩子去香港闖一闖”,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一個月後,王浩男就消失在西寧市裏,黃瑛盈沒走,楊妮兒本來都以為王浩男沒戲了,誰知道黃瑛盈那會兒帶著畢業班,等到春天過完,夏天快開始的時候,黃瑛盈帶得那屆畢業生順利畢業,她便辦了離職手續。


那會兒哪有在崗的老師辦離職的,事情一直轟動到上級教育局,折騰了小半個月才放行,之後黃瑛盈帶著孩子也離開了西寧市,沒有人知道她的去向,隻有楊妮兒知道她去了哪裏。


有時候午夜夢醒,楊妮兒也會覺得像是做了一場夢,她會愕然坐起,茫然環顧四周,黑暗中還會誤以為自己睡在技校的宿舍裏,邊上的床鋪上睡著金招娣,睡夢中還在哭泣,眼角掛下長長的淚珠。


這一路,她遇見了很多很多的人,有遺憾的,有惋惜的,有過恨,也有過愛,後來,恨淡了,愛卻濃了,一如當下,她俯下身,看著身邊陳拓熟睡著的好看的側臉,她情不自禁地吻下去,卻還是驚醒了陳拓,他將她抱進懷裏,情到深處難自禁,他們擁吻在一起,重複那句愛人間千古流傳卻依然是最最動人的情話。


“我愛你。”


“我也愛你。”


……“全文完。”……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