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在後麵這個訪談播出去之後看了訪談的觀眾:“……”


這是炫耀吧?明晃晃的炫耀!


蘇總好歹也是這麽大集團的一家老總,這也過於幼稚了吧!!


雖然網友都在說他的行為幼稚,但同時又在羨慕應煙羅,應老師真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吧?結婚這麽多年,還是先生的偏愛!


……


婚期定在六月五號,婚禮的地點在歐洲的愛爾蘭的阿代爾莊園,魏敬一跟喲喲的婚禮也是在這邊辦的,這邊的天氣非常好,草坪上盡是身穿西裝跟禮服的賓客。


他們的這場婚禮辦的並不低調,邀請的賓客也不少,除了親友,便是商圈跟娛樂圈的一人。


蘇為初隻有一個伴郎,那便是他的親弟弟沈為清,應煙羅這邊最親近的好友是葉疏桐,但葉疏桐已婚,不好給她做伴娘,最後她的伴娘選的是未婚的鹿熹。


唯一的伴郎唯一的伴娘,兩人又是雙頂流,夠吸睛的。


基本上能來參加這個婚禮現場的藝人朋友都是非常信的過的,所以他們基本都知道沈為清跟鹿熹的真實關係,倒是一沈蘇家的合作夥伴並不清楚,但也隱隱約約察覺到了什麽。


他們公司業務沒少往娛樂圈投資,所以在場的這老板們,也都默默地記住了今年才參加蘇為初婚禮的藝人,以後投資首選他們,肯定是錯不了的!


在婚宴正式開始之,父親將新娘親手交給新郎。


應煙羅跟應如天的關係並沒有緩和也沒有惡劣,就一直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在今天這樣的大日子裏,無論關係怎麽樣,應煙羅也不會說拒絕挽著應如天的手臂走紅毯。


應煙羅沒有反對,應如天是激動的,但同時也是緊張的。


貝貝一會是要跟在他們身後給應煙羅提裙擺的,他也不知道怎麽就看出來了,跑到應如天的身邊,仰著腦袋問:“外公,你是不是在緊張阿?”


應煙羅聞言看了過來。


應如天注意到應煙羅看過來的視線,他立即否認道:“沒有,外公不緊張,外公怎麽會緊張呢?”


貝貝偏著腦袋,“那外公的拳頭怎麽握的好緊?”


應如天有些尷尬,“就,就習慣這樣握拳了。”


應煙羅收回視線,沒有加入他們的對話,因為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麽,她跟應如天,他們的關係估計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平平淡淡的就好,不對彼此抱有多高的期待。


晚上九點,婚禮這才正式開始。


應煙羅挽著應如天的手臂進場,清悅的音樂響起,氛圍感立即便起來了,兩側台下賓客們的視線都落在台上的新人身上,當然還有充當花童的貝貝身上。


小家夥大概也知道,今天對爸爸媽媽來說是非常重的一天,於是非常敬職敬責地衝到花童的角色,把台下的賓客們稀罕的不得了,甚至還有一未婚的情侶也想,不然他們也先生孩子再補辦婚禮,讓孩子給他們做花童,這也太有紀念意義了!


應煙羅單手捧著馨香嬌豔的捧花,她看著站在另外一頭的蘇為初身上。


他今天穿的是純白的西裝,身段頎長,寬肩窄腰,做了一個大背頭的造型,從內到外散發著成年男人的魅力,這麽多年,應煙羅依舊被他迷的挪不開視線。


踏過鮮豔的紅毯,穿著嬌豔的鮮花,應煙羅終於走到了蘇為初的身邊。


作為花童的貝貝親手給爸爸媽媽獻上結婚戒指。


在他們交換戒指的時候,台下響起善意的鼓掌聲。


後麵到扔捧花的環節,沈為清不知道什麽時候跑了下去。


沈為清竟然仗著身高腿長,搶到了應煙羅的新娘捧花,後來這束捧花毫不意外地出現在了鹿熹的手上。


完成婚禮儀式,應煙羅這才將身上美雖美,但略微限製行動的婚紗給換了下來,換上敬酒服跟蘇為初一起出去敬酒。


在敬酒的時候,應煙羅始終跟在蘇為初的身邊,他看著接受賓客們喜酒的蘇為初,忽然想到了一件很遙遠很遙遠的事。


那年她參加沈星杳婚禮,也注意過那個穿著西裝幫新郎擋酒的男人,不過那個時候的她從來沒有想過。


有一天,他會屬於自己。


——正文完——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