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與此同時,一道墨色的發絲驀然勒住了他的咽喉。


趁著這具身軀意識混亂之極,沈灼、明無色、玉空分別將自己力量就此灌入。


一瞬間天搖地動,華光流轉。


無上威勢伴隨天地間法陣將這具身軀深深困住。


兩害相衡取其輕,無啟眼中也流淌了凶狠之色。


若寧無缺跟她一條心,也許她還能容忍,可是如今寧無缺卻已經是一種負擔。如今寧無缺急切的想要擺脫她,甚至恨不得立刻與無啟割裂。


那麽現在無啟縱然知曉其中之害,也隻能將這個死貓給吞了。


她黑色的發絲勒住了寧無缺的頸項,那些發絲入肉,卻一點點的融化於身軀之中。


寧無缺已經被她吞噬消滅,那麽這“同類相食”的副作用便立馬展露出來。


就如之前的李悲風一樣,無啟瞬間遭受到難以想象的痛楚!


而且事情跟無啟想的不一樣。


是,李悲風悲慘樣子是讓無啟瞧見了。


不過無啟是個天真的老實人,覺得自己總比李悲風能抗。有些痛楚放在李悲風身上很可怖,可是落在自己身上,卻也是未必會很疼痛。


無啟想得淺了些,覺得自己是受得住的。


然而他未曾想到,此時此刻卻有那鋪天蓋地的痛楚如此傳來,竟似比李悲風所受的慘烈百倍千倍。


那麽縱然是無啟,也是慘叫出聲。


寧無缺的身軀此刻已經化為了酷刑,令無啟十分難挨。


那具英劇皮囊也不斷開始融化消失,一條黑蛇如往常一般爬出,接觸到空間瞬間也是變得極為巨大。


那樣子看著也是有些駭人。


不過無啟身軀雖然膨脹變大了,處境卻更加不好。


那模樣雖然駭人,可在圍堵三人組眼裏卻是一盤菜,確實也很菜。


第111章 大結局


明無色也不裝了, 手中之刃閃爍殷紅光芒。他漆黑的披風片片碎裂,露出了屬於魔界軍師的蒼白臉蛋。


無論是場外的顏綠婉, 還是場內的無啟,都忍不住罵了聲無恥。


堂堂魔界軍師居然這樣搞事情,臉都不要了。


一個人實力強橫並不要緊,關鍵是這個人還是個不要臉的人,那就很可恨了。


可歎元鳳梧本來猜出幾分真相,無啟後悔自己居然忽略了去。


當然如今,什麽都晚了。


玉空又祭出了自己的那把斷,斷在白日宛如太陽一般耀眼。沈灼也抽出了自己的蕊心劍,如常化出了玄蓮劍陣。


隻不過有了上古魔神之力加持, 那朵蓮花比曾經幻化的大上百倍。


一朵碩大的劍蓮向著無啟逼去, 夾雜著無上的威勢。


蛇身的無啟也感覺自己被一張綿綿密密的大網就這般籠住。


與此同時, 三道神識將她鎖定, 使得她逃脫無能。


光芒交融之際,沈灼感覺無啟淒厲的慘叫聲充盈了自己的耳朵。沈灼眸光沉潤, 眉毛也沒挑一下。


她神識奇妙的感覺到了無啟如今的存在。


在沈灼精神力的凝視之下,無啟的靈魂被一點點吞噬。也許眼前這個生靈, 當真是上古遺留的極具力量存在, 可到了如今終究也是逐步消融。


因為她已經不合時宜, 因為無啟太任性。


無啟是個聰明的人生靈,卻不願意改變。這世間環境在不斷的變化,可是無啟卻始終不願意改變自己的凶性。


也許這股凶性在曾經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可是現在卻不能如此了。


沈灼並沒有半點遲疑, 反而更向前一步。


一點小小的血汙飛濺,飛向了沈灼。


而沈灼也是個小心謹慎的人,輕巧以幻珠接納。


什麽聚體重生那一套, 沈灼不打算給無啟這個機會。不過這一滴血,似乎和無啟沒什麽關係,而是寧無缺的心思。


寧無缺死前的心情,沈灼也感知到了一些。


那就是寧無缺已有自毀之念。


無論寧無缺有什麽心思,他都是一個極端自律的人。似他那樣子的人,卻被無啟驅動,漸漸沉溺日深。包括他對紀雪君的遊戲般惡意,也是受了無啟影響。


他們在一起久了,漸漸也會同化。


這一點可怕之處,寧無缺心裏也有數,隱隱有些明白。


說到底,他終究是無啟血肉所化。無啟現在吞他可能還有排異反應,可是天長日久,也許自己終究會跟無啟同款的心緒。到時候無啟再將他吞噬,可能也未必會有什麽排異反應了。


這一點無啟未必不知,所以故意誘惑寧無缺行一些玩弄人心的遊戲。


玉空那一番話,終究是有些用處。到了最後關頭,寧無缺終於還是多了幾許清醒。


三道力量澆灌之下,無啟靈魂伴隨身軀都漸漸消融,消失於天地之間。


如此巨大力量引起的天地之變,終於也開始恢複正常。


天邊的烏雲漸漸消散,陽光終於也開始親吻大地。


那個禍世的妖異凶徒,終究也是消失於天地之間。


玉空一頭銀發輕輕散落,收斂眼中狠戾之一。想到了死去的寧無缺,她心裏終於輕輕歎了口氣。說到底,這是他們妖族幼崽的心理問題。


其實寧無缺也未必是真心想要造反的。


他就像是無啟最後一件祭品,伴隨無啟就此消失。


無啟一死,女帝心裏又防上了明無色。可她窺見明無色瞧沈灼的眼神,心裏倒是莫名的放心幾分。


就像明無色猜的,女帝也考慮要不要將沈灼永久性留下來。


命運陰差陽錯,自己妖力送都送了,也許這便是天意使然?


沈灼與其當一個魔後,不如來妖族當女帝,後宮三千不知道多舒服。


玉空一接受現實,就覺得三成修為自己合適當個監督者。仔細想想,那樣兒也不錯。


明無色心裏不是滋味,又覺得不妙起來。


他是個聰明且善於擺布口舌的人,可這位淵神此刻卻沉默下來。


難得阿灼有此機緣,自己若是阻了她,豈不是對不起老婆。


這晚月色盈盈,明無色掏出了碧色的翠簫,輕輕的吹奏。


有人靠近了他,伸手蒙住了明無色眼睛。


“猜猜我是誰。”


明無色唇瓣微微一笑:“阿灼,回來了?你要是答應了女帝,也沒什麽不好。咱們夫妻二人,便掌握整個世界,豈不是十分快意?”


隻不過這話說出來,明無色卻沒有想象中那麽開心。


幕後大魔王人設,給全世界生靈寫劇本之類固然酷炫。可比起這些,他似乎更渴望和自己老婆在一起膩歪。


神秘人設搞久了,也沒那麽有意思。


就好像他當秘境之主時,也當得並不快樂。


沈灼鬆開手,輕輕在他身側坐下來:“我拒絕女帝了,沒有答應。我告訴女帝,若是她挑中妖族什麽人選,便讓她改造那人體質,將鳳凰之力還回去。”


明無色:“你瞧瞧你,你就是太舍不得我了。”


這麽說著,明無色的臉頰卻禁不住微微一熱,一股喜悅之意頓時衝上心頭。


沈灼給了個跟你沒關係眼神。


沈灼解釋:“我呀,並不是真正妖修,對妖域沒有那種刻骨銘心的感情。我對建設妖域,沒有那種急切的心情。”


一個人愛一行,才會幹一行。


明無色歎氣:“早知道,就別吧上清界擊得粉碎了,留下來讓你當仙主。不過現在,你要想討個人族修士的一域之主當當,也來得及。”


畢竟如今人族修士不是在重建嗎,沈灼去當個創世神也挺不錯。


沈灼手指繞了頭發,又輕輕鬆開:“好啊,若不是我現在身負鳳凰之力,我還想去爭一爭。不過現在,那就算了。”


靠著女帝能力,自己爭來也沒有什麽意思,更不是自己能耐。


女帝現在身體承受不起,除非女帝使得第二個妖修身具容器之能,沈灼才能去傳功。


明無色瞧著沈灼,有個念頭也越發鮮明。


也許,自己該對魔界放手了?


他一直像個老保姆,操心蒼龍界大大小小事情,擔心他們沒了自己不行。


明無色還想起玄昭,這個孝順徒兒有些話也仿佛有些道理。


幽冥界前任界主已死,由萬鬼令煉化的白魅正在搞重建。


上清界被沈灼一劍劈碎,人族修士在創建新的樂土。


羅刹女帝玉空準備另擇傳人,正絞盡腦汁挖掘新的妖族領導者。


明無色這位兼任前任秘境之主、蒼龍界創世小能手的多重身份戲精也生出了點懶散念頭。


他輕輕側過臉孔,親親沈灼唇瓣。


阿灼,我退休好不好?


沈灼聽到了他腦內音,靈魂深處發出疑問:我們家碗誰洗?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