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賦雅看他?拖著長音哭訴,眼眶泛紅地反駁,“哭什麽??他?一直就很?棒!”


這三?年以來,沒有?人比他?們更知道紀厘的辛苦。外人隻看到了他?越來越成功的演員路,卻很?少有?人知道他?在背後?的付出。


從替身到反派,三?個多月的打戲磕磕碰碰,傷了多少地方?


從男三?電影,到緝毒一番,從小小配角到男主電影,這中間他?遭遇了多少次網絡輿論的暴力??


每回看著輕輕鬆鬆的反轉打臉,可?在此之前的惡意和謾罵,都是紀厘一人承受的。


娛樂圈中,有?多少明星擊潰在這樣的惡意下。可?紀厘從來不哭不鬧不抱怨,也沒將一點焦慮帶給他?們幕後?的團隊。


當明星哪有?那麽?容易?當一個好演員又?有?多難?但紀厘對得起這份職業,也配得上這座獎杯!


台上的紀厘停頓了一瞬,改用華語說道。


“感謝國內支持我的影迷們,感謝你?們在沒一次輿論危機中,都願意義無?反顧地支持我、保護我。”


都說好的粉絲和好的偶像之間是能共情,屏幕前很?多紀粉都已經兩眼淚汪汪——


嘰哩,是我們要感謝你?!


謝謝你?願意努力?進步,讓我們、讓華娛、讓世界看到更閃耀的你?。


紀厘徹底平複下自己的心緒,這才?將目光準確無?誤地落在了台下的嘉賓席上,“……我還想感謝一個人。”


現場導播顯然很?懂,立刻將大?屏幕的鏡頭切換——


秦櫟在台下靜坐著微笑鼓掌,他?的臉上沒有?任何一絲失望,深邃目光裏充斥著驕傲和悅意。


此刻,他?也在一瞬不少盯著台上的人。


秦櫟想讓全世界見證,他?的寶貝有?多耀眼。


紀厘對上他?的目光,心中藏著的千言萬語化成了簡單幾句,“如果沒有?你?的溫瓊,就不會有?我的路耀。”


“是你?陪著我入戲、帶著我出戲,是你?和我拿下了這個獎杯。它是屬於我們的,而?不是我一個人的。”


紀厘全程沒有?提到秦櫟的名字,可?在眾目睽睽之下的每一句話都是對他?說的。


現場影迷和線上網友萬分感觸,不少直接哭崩成了淚人——


“嗚嗚嗚我又?哭了!櫟哥和嘰哩真的好好啊!”


“天呐,求求你?們直接公開吧!如果華國的環境不能接受同性愛情,那你?們就到海外發?光發?熱!我願意接受並且祝福!”


“本來因為櫟哥沒得獎還有?些遺憾,現在突然滿血複活了。”


“月季夫夫一定要好好的!我真的很?喜歡你?們,無?論你?們的關係是不是外界猜測的那樣,都希望你?們能夠一直相互支撐下去!”


“秦,這是屬於你?們的獎項!”


就在眾人們感慨萬分之時,頒獎嘉賓突然走到了紀厘的身側,笑著打斷。


“紀,你?不覺得奇怪嗎?我還沒把獎杯頒給你?。”


眾人聽見這話,不約而?同地從感動中反應過來——


是啊!獎杯呢?


頒獎典禮怎麽?會沒有?獎杯呢?


紀厘也跟著一怔。


剛才?頒獎嘉賓叫他?發?言,他?就直接開了口,一時忘記了還有?獎杯這回事。


紀厘有?些不好意思地捂額,他?可?能是曆史上第一個兩手空空就講獲獎感言的影帝。


太丟人了!


不過,這樣的舉動落在眾人的眼裏,成就了不一樣的可?愛。。


頒獎嘉賓挪了挪話筒,重新揮起手裏的卡片,“很?抱歉,這不怪紀。”


“是大?家的熱情打斷了我的頒獎詞,其實這獎項才?說到了一半。”


頒獎嘉賓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地再開口。


“請讓我們同時恭喜《長島冰茶》的兩位主演!秦,紀說得沒錯,這個獎杯是屬於你?們兩人的!”


“第71屆亞納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的獲得者是紀厘和秦櫟!”


現場沉默了三?秒,爆發?出的歡呼聲響徹雲霄,原本還陷在失望中的櫟粉頓時原地仰臥起坐,線上直播開啟了新一輪的瘋狂。


身為導演的卡梅隆用力?握拳,立刻拉扯起秦櫟擁抱。


雙影帝的誕生?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既然一部優秀電影的男女主,可?以分別獲得影帝跟影後?,那麽?雙男主為什麽?不能一起收獲榮譽呢?


《長島冰茶》作為票房最高的文藝片,之所以帶給觀眾最真實的感動,這和兩位主演的真摯演繹脫離不了關係。


就像紀厘剛才?說的那番話,沒有?他?們,就沒有?現在的路耀和溫瓊!


秦櫟從最初的驚訝中回過神,從容淡定地上了台。紀厘望著戀人的背影,嘴角不自覺地泛起笑意。


秦櫟是最不缺獲獎經驗的,他?從容地感謝了一群人,最終才?堅定加上一席話——


“因為《長島冰茶》,我和紀厘才?能站在這裏。我希望,有?朝一日我們能帶著屬於華國的優秀作品,再次站上這個舞台,謝謝。”


全場掌聲雷動。


同步觀看直播的華國觀眾聽到這最後?一段話,深受感動。


華國的影視在進步,他?們一定會有?那麽?一天的!


禮儀小姐終於將兩個獎杯送了上來,頒獎嘉賓很?懂套路,直接撂擔子不幹了,“要不你?們兩個相互頒獎吧?”


麵對這一提議,觀眾們喜聞樂見。


秦櫟和紀厘對視一眼,幹脆遂了大?家的心願,彼此將沉甸甸的影帝獎杯頒給了對方。


“紀、秦!我宣布,你?們原地結婚!”


現場有?觀眾憋不住激動的心情,嘶吼著傳來聲響,引得現場的笑聲此起彼伏。


紀厘和秦櫟的粉絲們都已經淡定了。


這是屬於兩位正主的高光時刻,無?論他?們的感情是不是外界猜測的那樣,她們都不會在這裏鬧不愉快,反而?還要握手言和。


在全場的起哄歡呼中,秦櫟將所有?的情深都藏在了給紀厘的擁抱中,他?一如既往地給貼上了對方的耳畔。


短暫的,隱秘的。


依舊是屬於彼此的悄悄話。


紀厘眸底閃過一絲水光,眼底笑意清淺。


在華視獎的頒獎典禮上,秦櫟對他?說:恭喜,我的彥兒。


在百像獎的頒獎典禮上,秦櫟對他?說:恭喜,我的昭兒。


此刻,在亞納電影節的頒獎典禮上,秦櫟對他?說——


“恭喜,我的厘寶。”


戲如人生?,人生?似戲。


他?們演繹的是戲裏的角色,治愈的是戲外的觀眾,講述的是劇本裏的故事,愛上的是劇本外的彼此。


—正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用《長島冰茶》得獎,應該沒有人反對吧[狗頭.jpg]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