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淳一頓,停下來,看著她:“你做好心理準備了?接下來可能要麵臨兩位大家長的催婚,你不怕煩?”


許遊:“不怕。”


紀淳有些詫異,但很快就平定下來。


他瞅著她,笑了。


許遊也在笑,直勾勾地看著他。


紀淳忽然說:“你再這樣看我,我要親你了。”


許遊:“回家再親。”


紀淳:“哦。”


隔了幾秒,紀淳又問:“對了,在一起這麽久,我有沒有跟你說過那句話?”


許遊:“哪句?”


紀淳:“就是那句一定要說的話,儀式感還是要有的。”


許遊明白了。


是那句,我喜歡你。


其實他是說過的。


就在他們互相承諾要做一輩子朋友的那天。


她先說的:“紀淳,我喜歡你。”


他回了她:“我也是。”


“咱們永遠都是朋友,一輩子的朋友。”


“好,一輩子的朋友。”


她當時靠在他懷裏,在他心口落下一個吻。


想到這裏,許遊低下頭,笑了下,眼眶忽然有點熱了。


半晌,她輕聲說:“你沒說過,我很肯定。”


紀淳:“那……要不要我現在說?”


許遊覺得好笑,刁難道:“現在?這麽隨便啊。不是要講究儀式感麽?”


紀淳沉吟了兩秒,故意逗她:“哦,這樣啊,那改天吧。”


許遊一怔,抬頭看他:“這就改天了?”


哪天說有什麽不一樣。


紀淳也看過來,瞅著她笑:“是啊,改天我再告訴你——我喜歡你。”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結束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