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沐沐將創可貼貼好,才抬起頭來看向陸言,反駁他:“誰允許你我老公笨了?”


陸言一臉莫名:“咦,可是你老公不是我嗎?我是在我自己。”


白沐沐抬起手,輕輕彈了一下陸言的腦門,非常霸道地:“那也不行,你是我老公,隻有我才能你笨,沒有我的允許,你自己也不能。”


陸言眨眼,“為,為什麽?”


白沐沐道:“當然是因為我是你老婆,你要聽我的話,就這麽簡單。”


這簡單的邏輯,繞得陸言迷迷糊糊。


他也搞不清楚是什麽個道理,不過還是答應下來:“那好吧,以後我自己笨之前先問你。”


“嗯,這才乖。”白沐沐看了看自己貼過的創可貼,低頭輕輕吻了一下手指,問:“還疼嗎?”


陸言看著白沐沐吻過的手指,又抬頭看白沐沐,聲抗議:“明明是我疼,你為什麽要吻手指呀?”


他著,把臉輕輕往前探了探。


看著男人滿臉期待的樣子,白沐沐捧著他的臉,踮起腳尖,認真落上一吻,之後問他:“好一點了嗎?”


“嗯……”陸言垂眸看著近在咫尺的白沐沐,猶豫了一下,回答,“好一點點了吧。”


白沐沐沒想到,平時想問題都一根筋的陸言,居然有了自己的心思。


白沐沐又認真親了兩下,問:“好了嗎?”


陸言像是嚐到找到吃糖果正確方法的朋友,聲:“嗯……好一點點了。”


白沐沐仰著頭太累了,幹脆用手撐起身子,坐到身後的中島台上,雙手環住男饒脖頸,一吻印上。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地去吻





她的吻是溫柔的,是綿長的,像是這冬夜裏盤旋飄落而下的雪花,溫柔得讓人沉迷。


當這一吻結束,白沐沐又問陸言:“還疼嗎?”


陸言突然拉住白沐沐的胳膊,快速點了兩下頭,“疼……”


他這個疼字的聲音不大,但是表情卻不太自然。


陸言往前站了一下,聲問白沐沐:“白,能不能先不要做飯?”


今的家裏,是真的隻有他們兩個人。


白沐沐點頭:“隻要你不餓,幾點吃飯都可以。”


這一句話對陸言來像是一個特赦,他將近在咫尺的女人抱住,俯身吻了下來。


廚房裏的溫度漸漸升高。


比冬日午後的陽光更加溫暖。


(番外完)


作者有話要:言兒的番外結束啦。


過幾更另一個番外。


-


我發現抽獎前兩改成30內隻能抽一次了,過幾再抽……(非常的難受!)


今就大家留言我來發紅包吧。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