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念的畫剛剛好完成,蕭如歌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臥槽,念念你再不回我,我就要報警了。”蕭如歌在那邊一驚一乍的道。


“沒,最近在準備一個比賽,就閉關了。”


能讓溫念準備這麽久,蕭如歌一下子就想到了亞曆山大盧奇繪畫獎,她在那邊興奮的道:“念念,我想看看你畫的話,你快拍張照片過來,不不……我要自己過去看,你的畫怎麽可以用照片來觀摩呢。”


溫念想了想說了一聲好,“剛好,我想向你介紹一個人。”


作為她男朋友介紹給蕭如歌。


蕭如歌異常敏感:“念念你是不是談戀愛了?”


溫念有些不太好意思,輕輕的嗯了一聲。


顧子初像是預料到她畫完畫了,從外麵推門進來從後麵抱住溫念。


極盡纏綿曖昧的在溫念的耳邊輕喊了一聲姐姐。


蕭如歌的聲音像是被突然掐斷了,過了一會,她才尖叫道:“雖然我沒聽清楚那個男人在說什麽,但是我確實聽到男人的聲音了,念念你這麽快就和他同居了嗎?”


少年的吻已經不老實起來,溫念咬了咬下唇,聲音微急的道:“如歌,等你過來的時候再說吧,我先掛斷了。”


蕭如歌聽著那邊嘟嘟的掛斷聲有些茫然,她好像在掛斷之前,聽到了輕微的喘息聲。


“姐姐把電話掛斷幹什麽?”顧子初疑惑,“姐姐我們輕一點,她聽不到的,這樣姐姐就可以一邊打電話一邊和我親熱了。”


溫念能感受到少年“氣勢洶洶”的興奮,即使上次看過一次,再次感受到,她還是被大小給嚇得渾身僵硬。


弟弟在說什麽變態的事情。


溫念扭頭在顧子初的臉上親了一下,眼神裏帶著狡黠:“嗯?你想讓她聽到我的聲音嗎?”


少年愣住,臉上有些苦惱,好像確實是這樣的。


雖然那樣姐姐會很緊張,很敏感,會緊緊的咬著他的手指不放,但是想想讓蕭如歌聽到溫念的聲音,少年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溫念看了看顧子初的表情,就知道他放棄了那個危險的想法,有些激動的和顧子初分享著自己的畫。


“弟弟,你看我的畫。”


溫念將畫布掀開,一幅山中雅居圖便露了出來。


狹小的窗戶裏是無邊的山色,牆角的花瓶中插著一株紅梅,豔麗的將整幅畫添加了生色。


她將東西方的精髓融合在一起,既浪漫又溫情,幹淨靈動,帶著她獨有的率真溫柔。


顧子初看了一眼,便輕聲道:“姐姐的畫能得獎。”


溫念抿唇笑:“把它畫完就滿足我的心願了,獲獎就不強求了。”


二郎神和崽崽也有很長時間沒見到溫念了,這個時候可憐巴巴的蹲在那裏看著她,溫念才恍然發現這幾個月畫室都很安靜,二郎神和崽崽也從來不來打擾她。


溫念走出畫室,發現家裏多了幾盆盆栽,放在陽光下長勢很好,顧子初在一邊解釋道:“這些是我在路上看到的,我看到的時候想到姐姐要是看到一定很喜歡。”


桌子上也多了幾個陶瓷玩偶,可愛漂亮。


“那個是黑k的,我看到的時候覺得姐姐肯定喜歡,就……就搶過來了。”顧子初有些害羞,嘴裏卻說著搶東西的事情。


溫念幾乎可以想到黑k幽怨的神情,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啊,我還燒了一鍋玉米排骨湯,差點忘記了。”


溫念看著顧子初跑去廚房,又重新環視了一圈周圍,心裏軟的不像話。


弟弟也在慢慢改變。


溫念這個想法在晚上看到毛茸茸的尾巴時候徹底被她丟棄。


弟弟根本一點沒變!


上次沒出來見麵的尾巴終於看見天日,這次少年終於脫去了衣服,戴在腦袋上的貓耳和戴在腰上的貓尾,襯的少年皮膚白皙。


他輕輕的喵了一聲,就將她撲到在床。


即使貓尾不在她的身上,她卻徹底感受到貓尾的觸感。


輕輕的一動,那些毛茸茸的毛發便讓她渾身顫抖。


溫念羞恥的覺得自己不像是在和顧子初親熱,而是真的再和一個貓妖,而且是一個半化形的貓妖。


“弟弟……拿走,弟弟,嗚嗚嗚……”少女哭出聲來,顧子初才像良心發現一般,黏黏糊糊的在溫念耳邊道歉:“姐姐,對不起,我太想你了。”


溫念掉了兩滴眼淚,也知道自己這段時間有多忽略他。


但是他卻做什麽都想著她。


溫念眨著濕蒙蒙的眼睛,輕輕的貼近顧子初。


“弟弟,你想和我回家?”


“我帶你回家。”


不以弟弟的身份,而是別的身份。


顧子初的睫毛輕眨,擁抱溫念的胳膊顫抖。


“姐姐,對不起,我現在太興奮了,我想再用尾巴一次。”


聽到顧子初的話的溫念:???


從遇見她開始,他的生命從多餘成為一種期待。


他期待她的溫柔,


期待荒蕪的冬成為一場春日宴。


像是靈魂燃燒,半清醒半瘋狂的邊緣徘徊。


而他從開始到現在,期待一個和她的家


孕育的希望在此刻開花結果。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完結啦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