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知意一直把她綁在身邊,她就像一個傀儡,隻能做楚知意想讓她做的事情,那時,她隻想擺脫楚知意,去外麵看看廣闊無界自由自在的世界。


而現在,時懷瑾給了她最大的自由,讓人四處遨遊,可她卻隻想,回到他的身邊。


她好像有點明白了,真正的自由不在於地方有多大,環境有多廣,而在於心。


想到這裏,安之臉上的笑容更大了幾分,抬腳邁出劇院,抬眸,就看到時懷瑾正靠在右邊的大樹旁等她。


看到安之出來,時懷瑾抬腳往前,一步一步朝她走近,眸中帶笑,雙手背在身後。


就在時懷瑾想將背在後麵的手拿出來的時候,安之先伸出了手。


她將手裏的獎杯遞上前,仰著頭,笑眯眯地看著時懷瑾,十分豪氣,語氣自信又驕傲,“送給你!”


垂眸,視線落在還綁著紅絲帶,剛出爐還熱乎乎的獎杯上,時懷瑾輕笑了一聲,抬起一隻手壓下安之的頭,另一隻手伸向她的腦後。


他的手隻在頭上停留了一秒不到的時間。


安之感覺頭發上好像插進了什麽東西,回頭,時懷瑾正好撒開手,一揚,輕盈的白紗散開,輕柔地披在她的背後。


安之愣了一下,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時懷瑾朝她伸出手,緩聲道:“我的新娘,走嗎?”


愛越過山水,你榮耀加身時,我正尋徑而來,隻等你點頭,許你往後餘生。


安之這才反應過來,連連點頭,將手放在時懷瑾的大手上,開心的把自己的一生交到他的手上。


真好,皇冠加冕的這天,最愛的人恰好給她戴上白紗。


安之從來沒有那一刻,覺得生命對她如此優待。


直到這一刻,她才猛然發覺,人生其實一點也不矛盾,這個男人就是她的世界,隻要他在身邊,她隨時都可以環遊世界。


背後,突然響起一陣很大的噪音。


白色的直升機轉動著螺旋槳,緩緩落地,機尾吊著一串壯觀的彩色氣球。


時懷瑾看了安之一眼,笑著牽著她,往直升機降落的地方走去。


後麵的記者聞聲而來,激動地指著前方,舉著攝像機追了上來。


安之回頭看了一眼,而後和時懷瑾相視一笑。


她一把扔開了肩上束手束腳的大衣,露出裏麵的粉色芭蕾舞裙,和時懷瑾手牽著手跑了起來。


身後,哢嚓哢嚓的聲音不停,閃光燈不斷。


瓦爾納是一座著名的海濱城市,劇院外的海岸線很長很長,一直延伸到夕陽下落的地方。


鹹濕地海風吹過,銀鈴般的笑聲被吹散,白色的頭紗揚了起來,長長的拉在身後,飄動著。


那兩道手牽著手的身影越來越遠,最後消失在視線。


螺旋槳持續轉動著,彩色氣球拽著直升機朝夕陽的方向遠去。


機艙中,安之陷在時懷瑾的懷裏,仰頭吻他,頭紗的白紗從機窗墜下,在空中肆意飄揚……


--正文完.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