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顧容挑眉,將竹篪遞給牧謫,淡淡道:“喏,拿著,師尊送你的定、定……”


他本來故作鎮定,但最後還是有些臉紅,憋了半天才將後麵幾個字說完。


“定情信物。”


牧謫呆呆地接過那被雕琢得如玉似的竹篪,指腹輕輕一撫,在竹篪上看見了被沈顧容一筆一劃刻上去的兩個字。


——茞之。


沈顧容說出“定情信物”四個字後,整個人羞恥得幾乎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為什麽這四個字這麽羞恥?!」


「我是未出閣的少女嗎?!送個東西怎麽還這麽矯情啊啊啊!」


牧謫:“……”


牧謫突然溫柔笑了一聲。


他闔上握住竹篪,輕輕走進沈顧容,在他眉心落下一吻,低喃道:“多謝師尊,我很喜歡。”


沈顧容偏頭躲過,嘀咕道:“都說了別喚我師尊了。”


牧謫不聽,牧謫偏要叫。


沈顧容被那一聲聲師尊叫的莫名想起了讓他腰軟腿軟的事,他被逼得急了,一把推開壓在他身上的牧謫,抬手去抓那竹篪,冷著臉,道:“把竹篪給我,我音還沒校準。”


牧謫笑了起來:“已經很準了。”


“不準。”沈顧容道,“拿來,我吹一曲你聽聽。”


牧謫:“……”


牧謫見沈顧容一副謀殺親徒的神色,猶豫半天,最後咬咬牙將竹篪遞給了沈顧容,滿臉是豁出去的英勇。


沈顧容被氣笑了,伸出腳蹬了他一下,道:“你那是什麽表情?”


牧謫道:“傾聽天籟之音的表情——師尊請。”


早死早超生。


沈顧容噗嗤一聲笑了,他笑罵道:“小崽子,慣會說甜言蜜語,也不知是跟誰學的。”


牧謫乖順地笑。


沈顧容握著竹篪,吹了一個音。


牧謫的笑差點沒崩住。


等到沈顧容吹完了整曲,朝九霄隔老遠都在惡龍咆哮:“大喜的日子,吹什麽喪曲呢?晦氣不晦氣啊?閉嘴!!”


沈顧容:“……”


牧謫:“……”


牧謫見沈顧容麵如沉水收了竹篪,不著痕跡鬆了一口氣,將堵在耳朵上的靈力給撤了。


就在此時,沈顧容輕輕湊過來,在他耳畔溫柔說了一句話。


“等到合籍後我們回了大澤。”沈顧容柔聲說,“我隻吹給你一人聽。”


牧謫:“……”


牧謫命不久矣。


沈顧容看到他的神情,哈哈大笑起來,竹篪在他纖細修長的五指旋轉了幾圈,準確地被握在掌心中。


他心情愉悅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勾著牧謫的脖子,將兩人的一縷發係在一起,打了個難以分開的結。


即使兩人早已雙修過不知多少次,但牧謫每次還是會被沈顧容親昵的動作擊得心髒狂跳。


沈顧容眼尾輕輕挑起,羽睫微眨,低聲道:“從今往後,我便是你一人的了。”


牧謫……牧謫差一點就被自己劇烈的心跳撞死了。


他一把扣住沈顧容的腰,將臉埋在沈顧容的頸窩,喃喃道:“是。”


沈顧容逗他:“是什麽?”


牧謫小聲說:“我也是您一人的。”


沈顧容勾唇笑了出來。


他抬手取下了雙眸上一直佩戴著的冰綃,這些日子的靈力溫養,讓他的眼睛已經差不多恢複如初了,那礙眼的冰綃扯下後,沈顧容這才是第一次真真正正地用自己的眼睛看見牧謫。


他眸光瀲灩,倒映著牧謫一人,仿佛沉寂了數百年的無垠之水終於被攪動,石落幽潭,蕩漾開無數圈波紋漣漪。


紅塵中萬千紛擾,但目之所及隻一人。


便已足夠了。


作者有話要說:正文完結啦,番外會陸續更新噠,目前決定的番外暫定有:


合籍大典


離人峰師兄弟互坑【劃掉】相親相愛的日常


兄長嫂嫂的轉世


師尊帶崽日常


師徒妖修靈力日常


四師兄和他新收的徒弟


【嗯?怎麽這麽多日常哈哈哈哈哈】


感謝大家的支持呀,評論發一波紅包~~~


下本寫專欄裏那個我想寫很久的病美人!嗷嗷嗷~感興趣的可以先收藏下呀~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