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家人。爺爺奶奶並媽媽以及一位少年。


他們是來道謝的。少年不會水,幾天前意外落入河中,被沈雙燕救了上來,免於一場禍事。


那個少年,沈煦認識。沈雙燕昨天聚會的二男之一。


“謝爺爺,謝奶奶,阿姨,這些東西太貴重了,我不能收。我跟謝忱是同學,我會遊泳,看見他在水裏掙紮,不可能見死不救,這對我來說隻是舉手之勞,算不得什麽。”


謝老爺子搖頭:“對你來說或許是舉手之勞,但對忱兒來說卻是救命之恩。好孩子,收著吧。說起來,這事過去好幾天了,我們早該上門拜訪以示尊重的。隻是家裏有些事耽擱了,還望你們不要見怪。”


“當然不會見怪。您老嚴重了。”


兩家人你來我往,客氣了好幾回,最終謝家放下厚禮離開。


沈煦全程有點不在狀態,等客人離去,他還在想一個問題,“這名字有點耳熟,哪裏聽過?”


沈向陽以為他問的是謝老爺子,“大哥,謝老爺子去年剛調任民政部副部長。不過我們家跟他們沒什麽私交。你或許是在報紙上看到過他的報道,或者聽爸爸說過吧。”


沈煦蹙眉,他覺得耳熟的並非謝老爺子,而是謝忱。


謝忱,謝忱!到底是在哪裏聽說過呢!


突然,他倏忽站起來。


“謝忱他媽剛才自我介紹說她叫什麽來著?”


在場諸人麵麵相覷,不知道他這鬧得是哪出。最後還是田鬆玉回答了他:“餘清。”


“對!就是餘清!謝忱他爸是不是叫謝廣申?他還有個小後媽叫林玉,有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叫做謝懋?”


沈赫抬頭望了他一眼,“是有這麽回事。你對謝家的事怎麽這麽了解,聽誰說的?”


袁素君奇怪了,“餘清不還在謝家嗎,哪來的什麽小後媽?”


沈赫一嗤,“這還得從十幾年前說起。當年那場運動也波及了謝家。謝老爺子夫妻的情況可比我們要難多了。謝廣申見情形不對,掃了家中的錢財,尋路子逃去了香港,後來又從香港去了英國。


“據說他走之前是想帶餘清一起走的。但餘清比他有骨氣,不肯走。他就一個人離開了。當時餘清已經懷了謝忱,肚子都五個月了,虧他狠得下心。


“也正是因為他的逃離。謝老爺子本來並不是特別大的罪過變成了大罪,上頭一度說他通敵。幸好有人幫忙斡旋爭取,保住了命,卻被送去了最苦的農場。本來按之前的形勢,可不會受牽連的餘清也被波及,一起送了過去。謝忱就是在農場出身的。


“他們一家在農場受了不少罪。要不是餘清照顧得細致妥當,謝老爺子夫妻倆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這邊過得水深火熱,謝廣申的日子倒是美得很。他到香港後沒多久,便另娶了個女人,後來去英國也帶著她,還跟她生了個兒子,就是謝懋。


“前些年國家改革開放,呼籲各國華僑回歸。謝廣申就帶著他們回來了。見謝老爺子平反,又身居要職,領著老婆兒子要回謝家,被謝老爺子打了出去。謝老爺子發話說,他隻有一個女兒,就是餘清。也隻有一個孫子,便是謝忱。其他人跟他不相幹。”


沈家人聽著,一個個都對謝廣申生出不屑來。


唯獨沈煦,心中驚濤駭浪。


臥槽!這不就是書中男主的家庭背景嗎!男主就叫謝懋!


書裏,男主出場時已經成年。謝忱全程未出現,隻在後來通過男主的回憶,有點一點少量的描寫。


在男主的回憶裏,謝忱是他永遠跨不過去的存在。他是謝家的少年天才,是謝老爺子臨死都在懷念的孫子。可惜他死了。死在了十八歲,剛成為京城高考狀元,被全國頂尖學府錄取的那個夏天,溺水而亡。


他的死,讓餘清過去在農場那些人為了幹活以及照顧兩老一小而損壞的身體徹底垮了下去,沒撐過三個月,也跟著去了。謝老爺子夫妻倆病了一場,倒是挺了過來。


謝懋就是在這個時候,聽從父母的安排,接近爺爺奶奶,噓寒問暖,忙前忙後的照顧。


最初謝老爺子對他不假辭色。後來看他畢竟年少,心眼不多,雖然行事帶有目的,卻也有幾分真心,而且他頭腦還算靈活,學東西快。加之想著謝忱已經死了,謝家總要有個後。


不論謝廣申如何,他做的事都與孩子無關。慢慢地,在謝懋日複一日的照料下,謝老爺子終於鬆了口。將謝懋認祖歸宗。隻是謝廣申和林玉,他到死都沒讓他們進謝家的門。


謝家的恩怨,沈煦不想去管。


他思忖著。


現在正好是謝忱成為高考狀元,被全國頂尖學府錄取的那個夏天。前幾天,謝忱也確實落水了,但卻被沈雙燕所救,別說死了,看剛才那樣子,是半點事都沒有的。


也就是說,他的死劫過了。


既然謝忱活著,謝老爺子就不可能去認謝懋。


那麽,原文男主謝懋,還會有往後的成就嗎?須知他的那些成就,幾乎全是依仗在高傲的家世和這個家世帶來的人脈上。失去了謝家的庇護傘。就憑謝廣申這個父親?


別看歸國華僑的名頭高大上,國家對他們在某些方麵也有一定的政策優待。但謝廣申的能力有限,這些年在英國,全靠吃老本。就是因為在那邊過的不如意,才想著回國借著政策對華僑的優待做點生意撈一筆。可惜一直沒搞出什麽名堂。


沈煦摸著下巴,如果男主不再有書中的成就,女主周雙鶯還看得上他嗎?


哦,不!周雙鶯也沒了沈家的踏板,壓根無從接觸到這個層麵上的人了。那麽這兩個起跑線與原書相比都降了一個瀑布級別的人,還有機會相見嗎?


沈煦眯著眼睛,他忽然有些好奇了!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擔心的男女主,照這個形勢發展,都已經絕無可能對沈繁和沈雙燕造成書中的影響。這便足夠。


作者有話要說:因為隻剩番外了。番外是隨緣更新。快了,畢竟番外總共也沒多少。


最多還有個一兩章。





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