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繼續嗎?”


時光宛若在這個瞬間交錯。


溫阮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傅知煥的時候,並不算是非常美好的環境,擁擠的車站,聒噪吵鬧的人群。


她順著來來往往的人流,一眼就看見了傅知煥。


麵容清雋,聲音冷冽。


人多多少少都會後悔自己做出過的決定。


但她從來沒有後悔那一刻的怦然心動。


溫阮輕笑了聲,抬起手勾住傅知煥的脖頸,閉上眼吻上了他的唇。


怎麽形容這種感覺呢?


就好像一道翻山越嶺的風,吹醒了山間那一捧野火。


但我願意融入那道烈火,隻為與你相擁。


許久後,溫阮停下了動作,輕輕抵住傅知煥的額頭,然後睜開眼,無比認真地回望著他的眼眸。


接著,笑著說道:“嗯,可以。”


*


我們都有過過去。


在一片荒蕪中瘋狂滋長的野草和蔓藤,黑雲壓過曠野時伴隨著壓抑的雷聲和劈開夜幕的閃電。


但總會看到一點光。


順著這道光往前走,能夠伸出手推開一片春暖花開的天地。


白鹿吻花,雀銜夢來。


在光源的盡頭,還會站著你。


一直是你。


-正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解放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番外大概會寫結婚篇x校園特短篇x養崽篇這三個肯定會有,其它看腦洞加。


害其實挺想寫個平行番外但不知道鹹鹽頻道能不能寫,不能寫我就放微博(或許吧)


預收是《買個總裁搞緋聞》謝厭遲x秦鬱清,下本大概率寫這個,因為致命臣服那本和這水火人這本元素重合了,我怕我無縫連接會寫串!


還有啥要說的不記得了但是啊啊啊啊啊我寫完正文了我解放了我去打遊戲了拜拜!


-


等等放個預收文案嗨呀差點忘了,對了可能我之前隻提了一句大家都以為表哥是渣男。


雖然的確是渣男人設但是當時他離家出走是和自己前未婚妻串通好的,因為人家前未婚妻也不想搞婚約,謝厭遲覺得人家是小姑娘不方便和家裏開口,就自己作來逼人家父母退婚。


我好像在34章提了一句好多人沒看見。


《買個總裁搞緋聞》


秦鬱清接了個戀愛綜藝,經紀人替她挑選了個素人扮演男友。


見麵當天,她踩著點進了包間。


謝厭遲慵懶地靠著椅子,見有人進來,輕掀起眼簾看她一眼,然後將眼半眯。


氣質放浪不羈,標準的斯文敗類款。


秦鬱清抽出合同,摘下自己的墨鏡:“綜藝結束之後就和平分手,沒問題的話,就簽合同吧。”


一張明媚美豔的麵龐,和記憶中的那張臉重合。


謝厭遲稍頓了下,然後慢條斯理地撚起那份合同,掃了一眼,突地輕笑了聲:“二十萬?”


“想議價?”


謝厭遲一雙桃花眼帶著幾分似笑非笑,將中性筆擱在指尖熟練地轉動了一圈,然後落筆:“沒。不議價。”


秦鬱清看了眼名字:“等等…您不是趙先生嗎?”


謝厭遲漫不經心地擱下筆:“哦,忘了提醒,你進錯包間了。”


“…”秦鬱清沉默:“抱歉,不然這合同就作廢?”


謝厭遲抬起眼睫,眸中噙著點笑意:“小姑娘,二十萬就買下我,哪有占了便宜還退貨的呢。”


*


華瑞集團的謝二少,雖看上去玩世不恭放浪形骸,但誰都知道是個不好惹的祖宗。


曾有不懂事的人帶了個小新人給謝厭遲倒酒。


酒還沒倒滿,就聽見謝厭遲兀自低笑了聲,俯下身靠近那新人耳邊,眉峰冷冽,語氣陡寒:“滾。”


後來,大家卻在一檔大火的綜藝上,看見這位不好招惹的祖宗插著兜跟在一位不出名的十八線女星後麵,眼裏全是笑:


“小姑娘,今天想學學怎麽接吻嗎?”


“接個屁,滾。”


【妖孽腹黑x明豔美人】


-


感謝在2020-02-11 08:14:16~2020-02-11 21:20:4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果茶5瓶;wyl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