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逸的眉眼處,帶著漫不經心的笑意。


“阿棠,我回來了。”


帶著程瑤棠的將領長鬆一口氣,喜道:“江世子!你回來了!”


程瑤棠回過神,嗬嗬冷笑:“你還知道回來呢。”


“抱歉,讓你久……”


等走近後,看清程瑤棠,江然還沒來得及露出喜悅,當先被她懷中的小團子吸引住目光。


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幾年,他和程瑤棠書信一直沒斷過。


但,沒有一封信告訴他,他!有!兒!子!了!


江然當即大步上前,直接將母子倆攬進懷中,緊緊抱住。


程瑤棠惡人先告狀:“我不告訴你,是怕你分心!而且!你超過時間了!說好的三……”


她的話沒說出來,便被江然溫熱的唇堵住。


幾年來的思念,都在唇齒纏綿間。


江承宜被夾在中間,睜著圓溜溜的眼睛,忍不住弱弱喊:“爹?”


“小兔崽子!”江然彈了彈他的額頭,毫不留情轉過身,“等會再和你說。正事要緊。”


江承宜:“……”


好了,知道了,娘親是正事,他不是正事。


如果不是看和你長得像,他都要以為自己另有其爹了。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江然當了一回漁翁。


周元禮處心積慮這樣久,最後卻是替他人做嫁衣,甚至在混亂時,直接被心懷怨恨的周元銳一劍刺死。


誰都沒想到,周元昊會以這樣的方式回來,且毫不留情解決完自己的兩個弟弟,登上皇位。


或許是被壓抑許久,他手段了得,很快便穩坐皇位。


不過,卻讓人意料外的,他沒有對永晉帝複仇,而是將他奉為先皇,命人細心照料。


這個舉動,讓他贏得不少美譽。


程瑤棠發現事情沒那麽簡單,“他的性子我還是知道的……永晉陛下的毒,和他有關?”


江然將自己兒子弄哭後,摟過小嬌妻:“不是而他有關,而是和廢皇後有關。”


不管是在這一世,還是上一世,皇後都沒有放棄對永晉帝下毒的念頭。


隻不過這一世,她自己也不曾好過……沒想到臨死前,還要讓永晉帝生不如死。


江然道:“不過,他知道永晉陛下,不會再醒來了。”


江然在得知永晉帝中毒後,便開始給自己留後路,於是找上了周元昊。


有他的兵力相助,加上程博東的裏應外合,周元昊才能順利上位,而作為交換代價,則是讓程家能夠在長安穩固久留,榮譽不改。


其實江然可以要得更多,但他沒有,他對江家的請求,是交出多數兵權,搬離長安,以換取家族安寧。


不管是江王爺,是他,還是江照,都對權勢沒有多少追求,既然如此,何必繼續待在長安,讓帝王疑心。


這個交換條件,周元昊自然爽快接受。


於是,在來年春天,江家便開始搬遷,前往四季分明的魏城。


江王爺和江王妃先一個月前往安頓,次月江然攜家帶口,如旅行般賞花賞景慢悠悠離開長安。


說實話,程瑤棠有些受不了。


因為一路上江然都在提他怎麽怎麽重傷裴執,擊退北國軍隊,讓其往後幾年都不敢來犯,此類。


然後就差一條尾巴搖得歡快的求誇獎。


程瑤棠:“……”


麵無表情。


這日,他們經過一個小農莊歇下,程瑤棠同丹華一起去摘野果,江然坐在庭院內又在逗江承宜,不逗哭不停下來。


“江承宜,你比較喜歡爹還是比較喜歡娘?”


“……娘親?”


“江承宜,沒有人可以比你爹我更喜歡你娘親,知不知道?你是不是想我彈你腦袋?來,再給你一次重來的機會,說,比較喜歡誰?”


“…………爹爹?”


“江承宜,你怎麽可以不喜歡你娘親?她是世上最好的人,聽到沒有?”


江承宜:……


哇一聲哭出來。


江然:“哎呀,你這孩子,整日就知道哭,還要我哄你。你爹我真是辛苦。”


這位爹正辛苦哄孩子之際,眼角餘光瞥見一道十分礙眼的身影走過。


他猛地站起身,讓江承宜瞬間睜大眼睛,哭不出來了。


“來得正好。”江承宜看著自家爹露出危險笑容,“有些人不多喝幾壇醋,還不知道死心為何物。”


-


程瑤棠打了個噴嚏,摘下一枚野果後,一低頭就看見樹下的身影。


她驚訝萬分:“你怎麽知道……我在這裏?”


裴執望著她,神色幾分溫柔:“我自然知道。”


程瑤棠略有些尷尬,連忙跳下樹。


裴執卻擔心她摔下,下意識一把扶住她,這一幕,恰好被趕到的父子看得一清二楚。


江然:“江承宜,凶他。”


江承宜:“你!放開我娘親!”


裴執:“……”


他沉默盯著和江然仿若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江承宜看半天。


半晌後,他說:“阿棠,這個孩子和你長得很像,我很願意養著。”


便是睜眼說瞎話,也沒說這麽瞎的吧?


江然:“你想多了,孩子他娘不樂意。”


說著,江然走上前,將程瑤棠拉到身邊,一家三口站得整整齊齊。


裴執隻是淡淡笑了笑,眸光明亮望著程瑤棠,說:“阿棠,我記住了,下一世,不會再讓人有機可乘了。”


江然看著裴執的背影,冷漠道:“阿棠和你沒有下一世。”


阿棠:你們能不能現實一點,幼稚鬼。


斜陽落在山間小路上,將三個人的身影慢慢拉長。


江承宜:“娘親,我要抱抱。”


程瑤棠:“叫你爹抱你,他力氣大。”


江承宜:“爹爹,我要抱抱。”


說完又小心翼翼看了一眼麵無表情的爹爹,弱弱說:“娘親叫的!”


江然:“好。”


說完,他攔腰抱起程瑤棠。


程瑤棠:“不用!我自己能走!”


江然:“沒事,我力氣大,正無處發揮。”


江承宜:???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