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算知道網絡流行語‘磨人的小妖精’是怎麽來的了。”陸景睿收回了手,凝向朝霧的目光裏,蘊滿了寵溺與揶揄,“全是被你這種小妖精給磨出來的。”


他正取笑著朝霧,卻見朝霧垂放在病床上的手微微顫動了下。


醒了?陸景睿心髒瞬間揪緊,人也下意識的上前,候到了病床前:“姐姐?”


朝霧濃密好似小刷子的長睫毛微微顫動了幾下,闔著的細長眼眸緩緩掀開一條縫。


“你醒了?”陸景睿驚喜道,“感覺怎麽樣?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這男人在華爾街一向以狠厲著稱,喜怒從不形於色,此刻卻按捺不住心底的歡喜,讓激動爬上了眉梢。


朝霧剛醒,喉嚨裏一陣幹澀,說話時嗓子裏就像含了玻璃渣,又澀又疼,但她還是艱難的張了張嘴,氣若遊絲道:“……你才妖精。”


陸景睿失笑,一邊給朝霧倒水,一邊笑著哄她:“好好好,我妖精,姐姐剛正不阿。”


他到好了水,用湯匙小心翼翼的舀給朝霧喝。


清涼的水濕潤了喉嚨,將幹澀帶走,留下點點清爽。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陸景睿他喂的也太慢太少了,攪咖啡用的湯匙,一次盛水量也就三兩滴,根本不解渴。


朝霧想抗議,奈何麻藥的效果還沒完全過去,身體行動不便,說話嗓子又疼,隻得怒目瞪向陸景睿,用眼神表達自己的不滿。


誰料這一瞪,連三兩滴的水也沒了,陸景睿把水杯放到一旁,歎氣道:“瞪我也沒用,你剛做完手術,胃被切了三分之一,腸胃蠕-動功能還沒完全恢複,不能喝太多水。”


多?朝霧小幅度的衝陸景睿翻了個白眼兒,表麵上還算平靜,心裏卻在歇斯底裏的咆哮著:就你喂小鳥兒一樣滴了兩三滴也好意思說多?


這哪裏是不多,這幾乎等於沒有好嗎!


朝霧憋了一肚子的火,奈何現在收拾不了陸景睿,隻好先在心裏給陸景睿狠狠記了一筆,打算身體康複後再收拾他。


“乖。”似乎意識到了朝霧在生悶氣,陸景睿放柔了調子哄朝霧,“先忍一忍,等你出院了,想吃什麽都可以。”


這話顯然是在騙她,雖說手術成功了,但畢竟切了三分之一的胃,一些辛辣刺激性的食物,朝霧肯定是不能再碰了。


但朝霧並不覺得沮喪,能活下來已是萬幸,她已經很滿足了。


她動了動手指,想去握陸景睿的手,不曉得是不是戀人間的心有靈犀,陸景睿竟主動把手伸了過來,反握住了朝霧的手。


他執起朝霧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恰好這時一縷陽光投了過來,朝霧無名指上的鑽戒折射著那縷陽光,發出奪目的光芒。


光芒流轉,好似奇跡再現。


“瞧。”陸景睿執著朝霧的手,眉眼噙笑,“奇跡降臨了。”


朝霧凝著陸景睿,視線掃過他英氣的眉,招風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以及性感的薄唇……她用目光將他的五官一一描繪,蒼白病倦的臉上逐漸釋放出溫柔的笑意來。


是啊,奇跡降臨了。


他就在我眼前。


***


手術後,朝霧恢複得很好,格倫醫生最後一次給朝霧做了體檢,然後表示她可以出院了。


“雖然可以出院了,但也不能掉以輕心,記得要按時吃藥,忌煙酒忌辛辣。”出院前,格倫醫生神色嚴肅的囑咐朝霧道,“每隔兩周要來醫院做一次化療,清除體內殘存的癌細胞。”


因為朝霧病情拖得太久,已經步入胃癌的第三個階段,手術雖然切除了腫瘤,但並沒有完全清幹淨,血液腸道等地方可能還殘存著些許癌細胞,所以需要再做幾次化療。


聽到“化療”二字,朝霧就很憂愁,回家的路上,她捧著自己海藻一般濃密的長發,十分擔憂的表示:“我聽說化療會掉頭發……陸崽崽,我不會變禿吧?”


朝霧並沒有做過化療。


之前她一心赴死,又想死得漂亮些,所以隻采用了藥物抗癌,並沒有選擇更有效的化療。


誰曾料想,如今手術都成功了,居然還是沒能逃離做化療的命運。


果然,人類是沒辦法抵抗變禿的。


“不會的。”陸景睿安慰朝霧,“姐姐的頭發這麽堅強,一定抗得過化療。”


這話完全沒有安慰到朝霧:“那萬一沒扛過呢?”


朝霧細長的眉毛顰成了委屈的“八”字,憂心忡忡的看向陸景睿,一本正經的問:“如果我變禿了,你還愛我嗎?”


聞言,陸景睿腦補了一下光頭的朝霧:……貌似……還挺可愛的?


見陸景睿沒有立刻回答,朝霧不高興了,伸腳狠狠的踹了陸景睿一腳,然後氣呼呼的罵他:“我就知道你對我根本不是真愛,你隻是饞我的身子!”


這一踹,陸景睿終於回神,腦中的光頭小朝霧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眼前正生悶氣的大美人兒朝霧。


大美人兒生悶氣的模樣實在可愛,陸景睿忍不住逗她:“沒錯,我就是饞你的身子,這兩個月尤其饞。”


他伸手把朝霧撈進了懷裏,咬她的耳朵:“今晚開開葷?”


朝霧用肘部狠狠的撞了下陸景睿結實的腹肌,沒搭理他,臉卻肉眼可見的紅了。


***


回到陸景睿的海邊別墅後,已經是中午時分了,陸景睿謹記格倫醫生的叮囑,嚴格規律朝霧的飲食,到了飯點兒定時定量的投喂她,決不讓她少吃一頓。


所以回家後,陸景睿就去廚房忙活了,朝霧則癱倒了沙發上看電視。


漫不經心的換了幾個台,卻沒翻到好看的劇,朝霧覺得無聊,正欲去廚房調戲陸景睿解解悶兒,手機突然震動了下。


朝霧從包裏翻出了手機,隨手按下控製鍵,點亮了屏幕。


屏幕上顯示她收到了一條短信。


朝霧眯眼,瞥了眼發件人,然後愣住了。


發件人上赫然寫著“霍司辰”三個大字。


朝霧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過霍司辰的消息了,這男人之前明明一直對她糾纏不休,這幾個月卻像人間蒸發了一樣,看不到蹤影,也聽不到音訊。


朝霧險些都要把這人忘了。


短信的內容很簡單,隻有四個字:恭喜出院。


朝霧兀得皺了眉:自己才剛出院,他就發來了祝賀短信……


他是怎麽知道她出院了的?


正想著,餐廳那邊突然傳來陸景睿的聲音:“小饞貓,開飯了。”


這小崽子最近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追她的時候,一口一個姐姐叫得特別甜,追到手後,不僅不叫姐姐了,連小五都不叫了,開始給她起各式各樣的外號,什麽小饞貓,小妖精,小懶蟲……


小小小,小你妹啊小!


比一比年齡,咱倆到底誰更小?


朝霧在心裏吐著槽,默默合上手機,走向了餐廳。


餐桌上午餐已經擺好,養胃的小米粥,幾個清淡的菜色,看著還算可口。


朝霧瞥了眼餐桌上的食物,然後不知從哪兒變出一張支票,反手甩給了陸景睿:“拿去!”


自從假扮少爺露餡兒後,陸景睿已經很久沒被朝霧拿支票甩過臉了,突然又被甩了一次,心情難免複雜。


他接過支票,狐疑的問:“……姐姐這是?”


要嫖我?


說話間,他下意識的瞥了眼手中的支票,然後被支票的數額嚇到了。


能嚇到陸景睿的支票,那必然是一張非常大的支票。


陸景睿抬眸神情複雜的看向朝霧,正欲詢問,卻聽朝霧解釋道:“這是你之前開給我的支票,買朝氏企業的。”


“之前把朝氏企業托付給你,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快死了,現在既然病治好了,也是時候把朝氏企業買回來了。”


朝霧抬眸與陸景睿對視,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堅定:“朝氏企業不需要你幫我奪,我要親自把它奪回來!”


那是她父親打下的江山,理應由她來守護。


之前她信錯了良人,害朝氏企業日漸衰敗。


如今幸得上天垂憐,又重新賦予了她一次生命,她一定要從霍司辰手裏奪回朝氏企業,然後重振朝氏企業,才不辜負這來之不易的第二次生命!


作者有話要說:推薦一下朋友正在連載的文,已更新5萬字,感興趣的小天使可以去看看。


《唐先生,我錯了》by顏一弋


文案


1


為了拿下一部生物研究題材的電影,女明星駱蒙來到實驗室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實習,然後遇到了唐煜生博士。


這男人溫文爾雅,霽月風光,清冷矜貴。


在娛樂圈所向披靡的駱蒙,本以為實習也能順風順水。


結果唐煜生送她去喂蚊子,罰她洗幾百條蚊帳,套路她捐幾百萬買實驗器材……


她這才知道,去他媽的溫文爾雅,都是假象!狗男人!


後來某天,她忽然收到一條微信——


唐煜生:“我想你了。”


2


唐煜生這三十年的生活是做實驗,搞科研。


直到他的實驗室來了位實習的女明星。


實驗室眾人:“哇,女神!”


唐煜生:“朽木不可雕。”


他對不學無術的人從不感興趣。


眾人愁眉不展:在線等,該怎麽讓老大對女神改觀?


誰知道不久後,大家卻忽然看見唐煜生和駱蒙在實驗室抱在一起。


眾人:???


唐煜生:“是我錯了。”


他家小姑娘,真香!


不乖皮皮女明星vs禁欲騷氣男科學家


1v1,雙c,小甜餅,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