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眼便是超級大的落地窗,站在那裏能看到不遠處的江景和遠處那些披上了一些綠意的山。這間房子是約莫二百平左右的大平層,每一個空間都是十分的寬敞,三間臥室一間書房,裝修風格是極簡的簡約風,色調溫暖而又舒適。


在大致的轉過一圈之後,蘇言站在了落地窗前,從窗戶的背影看到了江離也走了過來,從背後將她擁住:“喜歡嗎?”


她因為對方的灼熱呼吸落在頸間,所以有些怕癢的歪了歪頭,‘嗯’了一聲。


耳邊傳來的是男人低沉的笑,他複又輕輕的親了一口懷中人那精致好看的耳朵,然後便轉身去了廚房,熟練的摘下淺灰色的圍裙套了上。


蘇言揉了揉因為剛才的動作而略微有些透粉和發熱的耳垂,然後走到餐桌邊坐下,托著下巴看著在廚房裏忙碌的身影,嘴邊逸出無聲的感歎:男朋友好帥。┭┮﹏┭┮


……


餐廳裏並沒有什麽聲響,隻是偶爾有刀叉接觸磁盤的脆響,蘇言將嘴裏最後一口牛排咽了下去,拿起手邊的紅酒杯,將杯子裏的酒一飲而盡。因為工作上有規定,所以二人都喝的很少,隻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這酒後勁有點大,隻是幾口的量卻惹的她臉頰持續的發燙,絲毫沒有緩解的跡象。


她不由自主的把酒杯貼在了自己的臉頰上,冰冰涼涼的感覺多少有點舒服。


江離微笑,也將最後一口紅酒喝掉,然後起身走到了她的身邊。


蘇言抬頭看他,腦子有些當機,直到男人捏住了她的下巴,兩唇相接,口中充斥著對方那濃烈的味道之後,她才後知後覺的閉上了眼。這個吻似乎和平時的都不一樣,帶著一些她不曾感受過的情緒。


會發生什麽呢?


會發生什麽的吧……


她腦海裏的想法已經隨著對方的動作纏成了一團亂麻,無從去開解。右手一鬆,那高腳杯就落在了椅子下麵的地毯上,發出了一聲悶響。


裏麵殘留的酒液落在了米色的地毯上,暗紅卻又奪目。


第二日一早,蘇言是被那照在大床上的太陽光叫醒的,還沒睜開眼就覺得全身像是被全方位碾壓過一般,饒是她這種體力仍舊不自覺的倒吸了一口涼氣。緩緩地睜開眼,似乎有聲音從廚房的方向傳來,還隱約能夠聞到鮮香的味道。


她掙紮著起了身,誰知剛剛做起,卻又萬分驚訝的跌了回去。她抬起右手,看著無名指上不知何時出現的鑽戒,在陽光底下折射著醉人的光。


好半天沒能回過神,直到江離推開了臥室門,高大的身軀倚靠在門框上,含笑看著這一幕。


蘇言抿了抿唇,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右手,過了兩分鍾才憋出來一句話:“太大了,帶著出警不方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睡醒的原因,說話間多少帶著點鼻音,有種撒嬌的感覺。


江離原本還有些緊張的神色聽到這軟乎乎的回應,登時便徹底放鬆了下來,他走到床邊坐下,握住了那隻白嫩的手。低頭,輕吻落在手背上:“沒事,再買一個。”


窗外,綠水青山。


似乎沒有哪一刻比這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