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哪怕是那個姓王的來說這句話,都比眼前這個傻大個更有說服力好不好!一個滿身刺青大花臂剃著平頭肌肉虯結的一米九男人義正詞嚴地跟她說偷東西是犯法的……真的很像是壞蛋想要誘拐無知少女。


“我沒辦法讓警察來抓你,但是既然被我撞見了,那就不能坐視不管。”


陳幺一臉無語:“你武俠看多了?”


男人朝前走來,陳幺立刻後退,阿黃見狀,瞬間撲了上去。


阿黃是陳幺一年前來到費城撿的流浪狗,也不知道幾歲了,反正被撿到的時候已經是成年狗子的模樣,就是瘦骨嶙峋的,還長了一身蘚,皮毛爛了一大半,倒在垃圾堆裏,跟前來撿瓶子的陳幺麵麵相覷。


陳幺也不知自己當時在想啥,居然把這狗拖回了自己住的荒廢鐵皮屋,她又沒學曆,還未成年,長得又特漂亮,正式的工作她找不到,不正式的工作又很危險,這才走上坑蒙拐騙的路子。高智商的她做什麽都是無師自通,很快就弄來了錢,給狗子買了藥看了病,反正也沒怎麽精心伺候,狗子自己命大扛過來了,之後就一直跟著陳幺,忠心耿耿。


很快陳幺就發現阿黃特別聰明,於是她有意識訓練它對於指令的反應,有了這麽威武的狗子做保鏢,她的膽子就更大了。


但阿黃居然被那個男人給製住了!


眼見狗子被男人用繩子捆住四肢隻能在地上蠕動,陳幺愈發覺得這不是個好人,好人會隨身帶繩子嗎?先前捆她的時候就用了一根,居然還有一根,他其實是個綁架犯吧?!


其實陳幺完全可以轉身就跑,這裏的地形她比男人熟悉,肯定比剛才更容易把他甩開,可阿黃還在男人手裏,陳幺猶豫再三,終究是沒跑,“你到底想做什麽?送我去少管所嗎?還是要給我找家人?我家裏人全都死了,不要多管閑事!”


嘴上說著,眼睛卻一直看著阿黃。


男人眼底掠過一抹笑意,對一條狗都有情義,可見並非無藥可救,越是這樣聰明的孩子,越是不能放任她墮落,否則造成的社會危害可比普通犯人危險得多。


“我要你跟我走。”


陳幺立刻拉緊了外套,無情地說:“那你吃狗肉吧。”


阿黃:……


男人失笑:“小小年紀,腦子裏都裝了些什麽東西?你一個人生活,應該很艱難吧?我看你身手不錯,腦子也很聰明,想收你當手下。”


聞言,陳幺吐出一口氣,這就對了嘛!她就知道,這人絕不是什麽好人!


看,露出狐狸尾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