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冰潔從船艙鑽出,眼含嗔怒橫了李騰蛟一眼,“師兄莫要胡說,我何時看你不順眼了,又何時吃你的醋了?”


“以前我搞不懂你們女子心思,但是現在,別人我還是不知,而你的想法我是懂了的。”


“那你說我現在在想什麽?”


李騰蛟靠近回道:“閉上眼。”


……


從天空看去,無數順流而下的河燈之中,有一艘小船,船上白衣堆疊,在靜謐的河水之中不斷搖晃,粼粼波紋從船身蕩開。


作者有話要說: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各位大兄弟,下一本書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