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蛛蛛喜歡吃蟲子。”提到這個,小草委屈地低下了頭上的葉子,它有點想念蛛蛛了,雖然蛛蛛經常吼著要吃了它,但是卻一直保護著它不讓別人吃。


“……那個蛛蛛是……是靈沼裏麵的嗎?”看到小草拚命地點頭之後,喬則已更是泄氣不已,“那個靈沼我又打不開,說了跟沒說沒區別。”


“不過你說的蛛蛛,是蜘蛛嗎?”這時一隻傳音紙鶴向喬則已飛了過來,他打開一聽,卻原來是景玥詢問他有沒有受傷,而且她那裏也有一位廚師師兄昏迷了。


本來昨日的流水宴,最後會有景玥她們一群音修出來表演,她們的音樂能撫平修者的心緒,在吃完靈食後聽一曲,據說還有人曾當場頓悟。


隻是經過昨天的事情,她們還沒來得及表演,就被取消了出場,如今看來她們要提前回天問書院了,隻是不知那位昏迷的廚修怎麽樣了。


於是喬則已給小草滴了一滴靈液,便繞了路,打算去景玥那裏一趟。


雖然因為有廚修昏迷讓鳳修齊有些焦頭爛額,但是他很快追查到了是誰在流水宴的時候,趁亂偷走了獎品。


隻是想到那人身後的人,他又有些頭疼,同樣是大乘期,妖修本就比人類修士更強悍些,但是南疆那位大乘女修,擅長操縱毒蟲,即使是他父親出手也有點棘手。


再加上她身後還有一位大乘男修,據說是以前飛升過的,不知為何逃了下來,變得瘋瘋癲癲的,性格越發乖戾,想要打聽消息的修士不但沒有打探到消息,反而從此杳無音信。


鳳修齊揉了揉眉心,父親剛經曆過一場大戰,回來之後卷走了流水宴上的所有靈食,如今閉關之後,也不知何時才能再出來。


他敲了敲掛在一旁的金色鳥籠,有氣無力地說道:“看來你想要出來,還要再等等了。”


裏麵那隻綠色的的小鳥,十分人性化的翻了個白眼。


當日小五以為這人離開了,誰知這人又折返,把它連著鳥籠帶走了,說是要等父親出關,再好好教訓它。


嗬,小屁孩。


作者有話說:大家還記得那位在草原上放羊,被偷了好多牛羊的鬼麵蜘蛛咩?


第48章


小草喝了靈液之後,很快就重新化為了拇指大小的小人,舒服的在毛團頭上打了幾個滾。


“府君大人,府君大人,我們這是在哪裏啊?”由於之前小草一直處於沉睡狀態,如今醒來,好奇地四處張望,發現這裏很多妖修和人修,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麵的小草,恨不得把眼睛睜得足夠大才能裝得下。


“這裏是飛羽城,是個人妖混居的城市。”沒等喬則已開口,毛團便學著自家主人說話的語調,忙不迭地說道:“這裏到處都是妖修,你可不能隨便亂跑,小心被哪裏出來的妖怪給吃了。”


毛團三言兩語哄得拇指小姑娘暈頭轉向,諾諾不敢言。


喬則已一邊感歎毛團現在說話越來越順溜了,一邊安慰小草:“飛羽城保護開了靈智了妖修,如果有人要吃你,你去向那邊穿著金色護甲的金羽衛求助就好了。”


小草邊聽,邊乖乖地點了點頭,絲毫不知在自己昏睡的時候,饕餮大人曾拿著它換了一匹鮫綃。


很快他們便來到景玥她們下榻的驛館,而天問書院的廚修的住處,也就在對麵。


此時因為又一位廚修暈倒,金羽衛已經先一步趕到了這裏,正打算將那名暈倒的廚修抬走,交給宴醫修。


他隻好轉身去找景玥了解情況。


隻是剛邁出一隻腳,他就感到了丹田的一番激烈碰撞,喬則已目瞪口呆,為什麽,靈沼洞府要在這個時候開啟,他的臉因此而痛的一陣扭曲,還要保持身體不會跌倒。


毛團和小草見他這般,雖不明所以,但都一臉警惕。恰好此時,迷離蝶樹的泉靈在這個時候冒了出來,將他層層裹住,不多時,這裏仿佛沒有這個人出現過一般。


多謝你了。和泉靈雖然平時很傲嬌,但是關鍵時候還是挺有用的。


剛想表達感謝,卻被對方冷漠的拒絕了,表示我隻是想要盡快住到裏麵去而已。


靈沼洞府的開啟,讓喬則已終於感覺到了那種被認主的血脈相連。他的神識剛一延伸到洞府裏麵,那泉靈便呲溜一聲鑽了進去,在中心區域那塊斷壁殘垣裏安了家。


見它不請自入,喬則已也不好指責,隻好去尋找小草口中的蛛蛛了。


神識在草原上掃過一圈,果然看到一隻小小的蜘蛛趴在一塊石頭上,落寞的放著羊。在他的神識掃過之後,瞬間匍匐在了石頭上,瑟瑟發抖。


喬則已本以為要同對方交流一番,誰知這般不費吹灰之力,見它這樣,趕緊神識一撈,將這鬼麵蜘蛛撈了出來。


正想問小草,他手裏這隻是不是它口中的蛛蛛,卻不想那泉靈離開之後,附在他身上的幻術也隨之消失,正好讓他出現在大街上。


“喬哥哥,你怎麽了?”回來的景玥剛好看到喬則已這樣子,嚇得她以為她的喬哥哥也要同那些廚修一樣昏迷,正打算喊來金羽衛,卻被喬則已趕緊阻止了。


“景玥,我沒事,你別害怕。”安慰了一番嚇壞的景玥,詢問了一下那名昏迷的廚修的境況,得到那人也是突然間昏倒的答案。


“喬哥哥,書院那邊知道了這裏昨天發生的事,想讓我們趕緊回去。”這兩天發生的事情顯然讓這個小姑娘害怕了起來,雖然這裏是人妖混居的城市,但是一龍一鳳竟直接在天空開打,還是讓她嚇得不輕。


小姑娘在自己親近的哥哥麵前,終於卸下了防備淚汪汪的繼續說道:“可是,可是,一大早便有位廚修師兄昏迷了。”


想到目前昏迷的都是廚修,小姑娘就更害怕了。


“別怕,會沒事的。”這般說著,喬則已讓景玥跟上自己,而他連忙追上還沒走遠的金羽衛。


景玥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聽話的跟了上去,隻見她的喬哥哥攔住了金羽衛,說什麽他有方法或許可以讓他們醒過來。


“???”景玥帶著一腦門的問號,看著喬則已,而金羽衛雖然也有些不信,但想著連宴醫修都沒有辦法解決的事情,那就姑且信他一次,死馬當活馬醫了。


“這位道友,若是方法有效果,我等自然願意效勞,但是——”那名金羽衛看起來很是稚嫩,但是說話卻十分老練,“若是你有意戲弄我們,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在下自然不會做出戲弄兩位的事情。”喬則已雖然說得一臉自信,但是事實是他的手心都開始冒虛汗了,隻能暗中給自己打氣,爭取不要出問題了。


他悄悄用神識詢問鬼麵蜘蛛,他能不能把那種專吃修士神識的蟲子,給弄出來。


大概因為他是靈沼明府的主人的原因,鬼麵蜘蛛很快接受了這一切,並且小聲告訴喬則已這件事交給它就可以了。


得到滿意回互的喬則已把手中的蛛蛛拿了出來,一開始金羽衛有些戒備,但是看到蜘蛛沒有傷人的意圖,這才安耐住拔劍的手。


喬則已將蛛蛛放到那名沉睡的廚修身上,景玥眼睜睜地看著這隻蛛蛛,在沉睡的師兄身上爬呀爬,最後爬到對方的丹田處,嚇得躲在了喬哥哥的身後。


毛團虎視眈眈地看著看著景玥的動作,隻要她敢伸手碰自家主人,就會上去咬一口,還好這姑娘知道分寸,知道喬哥哥特別避嫌,所以就算很害怕,到底沒有做出太過失禮的事情。


蛛蛛在那人的丹田處東南西北各轉了一圈,最後才傳音告訴喬則已,那隻壞蟲蟲已經被它吃掉了。


“導致這位道友的昏迷原因,已經被找出來了,相信他很快就能蘇醒了。”喬則已高興地收回蛛蛛,果然他話剛一說完,那名昏迷的廚修便醒了過來,一臉疑惑地看向眾人。


“太好了,師兄你終於醒過來了。”景越激動的落淚,而聞風趕來的書院眾人,也開心的擁向那名師兄。


“多謝這位道友,不知道友手中的這隻蜘蛛能否借給我們用一下?”想到宴醫修那裏還有昏迷的廚修,喬則已自然大方地應允了,但是由於擔心蛛蛛一隻過去不好,小草便主動請纓一起過去。


小草的離開,最高興的自然是毛團,吃又不能吃,扔又舍不得扔,還比它更會賣萌。


簡直是毛團的心頭刺般的存在。


還好還好它走了。


雖然蛛蛛看起來一臉嚴肅,但是想到自己辛辛苦苦,養了這麽久的草終於舍得自己回來了,還是安耐不住自己內心的小激動。


兩隻暫時告別了喬則已,去救治其他昏迷的廚修了。


第49章


待飛羽城的事情解決之後,前往北荒雪原這件事,便被提上了日程。


而在蛛蛛的幫助下,很快查清了這些廚修昏迷的原因,原是他們的號碼牌被動了手腳,當修士使用神識打開號碼牌的時候,便會被這些小蟲子依附上。


所以當問及喬則已為何沒有粘上的時候,他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聲:“這個話題我們還是略過吧。”


蛛蛛出來之後化形的的形象,是一個看起來冷冷酷酷穿著黑衣服的小男孩,此時他的肩膀上坐著拇指小姑娘,正抱著不知哪來的朱果啃得正歡。


鳳修齊饒有興致地看著蛛蛛,因為他們倆救治了不少昏迷的廚修,還在沒有昏迷的廚修體內發現潛伏的毒蟲,宴遊章就很想他倆留在醫館幫忙。


兩隻本來有些猶豫,但是喬則已以雪原那裏太過寒冷為由,讓他們暫時留了下來,既然化為了人形,那就多在外麵的世界走走吧。


而他自己,若不是毛團調皮,隻怕也會中招,到時候可不好放蛛蛛出來救人。


於是他今天做了不少吃食,算是餞別吧。


“不過兩位既然兩位要留在宴醫修的醫館,那麽總是叫小名也不太好聽。”鳳修齊捏了一塊鱈魚餅,邊吃便慢條斯理地說道:“不如臨行前,還請奚道友為他們起個大名吧。”


“也可以。”毛團瞬間緊張了起來,想到了自己和小五的名字,它就擔心自家主人會亂起名字,卻不想,自家主人說出的第一個名字,好歹讓它懸著的心放下去一半。


“不如蛛蛛便叫朱黎。”說完又轉向小草,小草瞬間緊張的不吃東西了,“而你呢,就叫沐綠沈。”


還好還好,黎和綠沈都是顏色,好歹沒有特別難聽。


兩隻得了新名字,非常開心地向喬則已道謝了,還好他們之前受了這位府君大人的交代,不能在外麵喊這個府君大人。


鳳修齊雖然好奇這兩隻的朱黎和沐綠沈的來曆,但是他向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便沒有刻意打聽。


“如果從這裏前往北荒雪原,需要經過經過多少個傳送陣?”解決完小草和蛛蛛的落腳處,他便開始向鳳修齊打聽如何前往自己的目的地。


卻不想對方又捏了一塊蝦丸,邊吃邊說道:“隻需一個。”


“?”喬則已有些奇怪,卻不想毛團看到對方吃了好多東西,連忙搗了搗主人喂自己,他隨手給毛團塞了一塊蝦肉,繼續問道:“可是這北荒雪原在大陸的最北端,如何能夠一個傳送陣到達?”


“普通傳送陣自然無法做到。”鳳修齊眼疾手快的將毛團看中的魚肉夾走,這才繼續說道:“想要支撐傳送陣到達這麽遠的地方,就需要動用極品靈石了。”


喬則已默默地喝一杯靈茶壓壓驚:“多少塊?”


“鑒於奚道友對飛羽城的幫助,不過百來塊極品靈石,我飛羽城還是能夠出得起的,道友倒無需擔心。”鳳修齊說的隨意,但是卻讓喬則已內心咯噔一下,“隻希望奚道友離開之前,能再為我們做一場饕餮盛宴,材料我們會為道友提供。”


“這個是自然。”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當喬則已從儲物袋中取出材料的時候,他還是驚訝了一番,若不是上麵貼著符咒,隻怕剛一拿出來就能把他整個人給壓趴下。


這些分明都是修為有成的妖修,也不知道是何原因,竟然被鳳修齊拿來當做食物,不過看到這些妖修身上有燒焦的痕跡,他很識時務的選擇了沉默。


毛團跳到一隻大鯨魚上麵,開心地蹦來跳去,說著要吃大魚的話。


在谘詢鳳修齊的意見之後,這隻最大的鯨魚被留給毛團。見主人家這般大方,喬則已自然不好意思偷懶,在專門用陣法擴張出來的廚房裏,他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將這些食材切割完畢,這才開始動手將他們做成好吃的菜品。


所以當喬則已做完這些海鮮,然後用特製的盒子保存其靈氣不散,再交給鳳修齊之後,毛團也因為喜歡各種漂漂亮亮的裙子,而得到了景玥贈送的一儲物袋的女孩子用品,希望它將來化形的時候可以用得上。


對此,毛團自然心滿意足的收用了。


而後,主寵二人便開始準備去北荒雪原需要的東西,據說那裏非常冷,所以火焱石和禦寒的衣物要準備好,而且那裏食物非常匱乏,吃的也要多儲存一些,考慮到毛團不肯吃辟穀丹,便隻能挖空心思的準備好吃的。


那裏的雪原非常遼闊,要走很遠才能走到城池,所以耐寒的代步靈獸多帶幾隻。


畢竟那裏可是寒冷到,普通的法器都會失靈的地方。


都準備好了之後,喬則已這才帶著毛團乘上了,那座需要一百顆極品靈石才能啟動的傳送陣。


喬則已一邊感歎自己的奢侈,一邊想到自己的囊中羞澀,這飛羽城大部分時候都是以物易物,也不知那北荒雪原上的鏡城又是個什麽樣子。


在送走他們之後,鳳修齊便帶著搜刮到食材,開開心心地回到了自己的小房子裏,這個小房子在他看來算小的,但是當喬則已第一次來的時候,卻覺得格外的大。


在食盒裏挑挑揀揀,選了一塊最小的鱈魚餅,用筷子夾著,送到了一隻綠色小鳥的喙邊。


本隻是想逗逗這隻傲嬌的青鸞,卻不想對方一口咬了下去,把這塊鱈魚餅給吞了:“嘰嘰喳喳嘰?”


做這餅的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