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塊石頭生的倒沒有多餘的棱角,反而很是平整,不然也不會被陶喋喋給搬回來,沒想到卻有些問題。


而喬則已搬石頭的那隻手,因為之前受過傷,雖然做了處理,卻沒有愈合。


“這石頭有些古怪。”喬則已明顯感覺自己的血液順著石頭的方向流出,而後又被悉數吸收。


而那塊石頭在吸收了喬則已的血液之後,發出了潔白而炫目的光芒。


原本還在熱火朝天搬石頭的眾人都愣住了,不知所措的傻站著,不知道這個喬則已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連一開始古井無波的冷玉成也微張了嘴,她隻有秘境的使用權,卻沒有秘境的所有權,原因就是因為她沒有秘境的核心。


沒想到小五這一撞居然將秘境的核心給撞了出來,還被小姑娘撿了回來,就這樣誤打誤撞被喬則已拿在了手裏。


這樣,也算是物歸原主吧。


冷玉成心下有些安慰,並不覺得的損失一個秘境會怎麽樣。


那塊核心越來越亮,越來越亮,直到將喬則已整個吞,再以次為圓心,繼續向外擴散,小姑娘瞅準機會,一把抱住被白光吞沒的主人,而其他人就沒那麽好運了,核心認主,所有無關人等都會被彈出秘境,至於會被彈到哪裏,隻能看運氣了。


在被白光吞沒的時候,江源悄悄啟動了,那被血跡遮掩的刻在冷玉成衣服上的傳送陣。


喬則已再次醒來的時候,是被晃眼的陽光照醒的,小姑娘趴在他身上,扒拉著他的衣服不撒手,而四周則是一望無垠的沙漠,這裏……難道是西陵沙漠?


突然他感覺身上一輕,原本趴在他身上的小姑娘不見了,衣服空蕩蕩的,沒有附著物,而一個圓嘟嘟,黑乎乎的毛團子趴在他胸口。


這是饕餮?


而後一棵小草從毛團子的頭上鑽了出來,抖了抖頂上的兩片葉子,用一種羞羞切切的音調,奶聲奶氣地說道,“府君大人好。”


作者有話說:終於結束秘境篇啦


第21章


西陵沙漠位於天元大陸的最西邊,與北荒雪原的過度嚴寒相對,這裏出奇的炎熱,幾乎可以說是寸草不生。


但是即使這般,依舊有變異的仙人掌和瓶子樹,在這種幹旱炎熱的環境裏頑強生長。


喬則已抱著毛團,躲在一棵巨大的仙人掌的陰影下休息,在這樣的環境裏,即使是修真者也會很吃力,更何況他這種武力值不夠看的廚修了。


本來他在秘境的時候,已經臨門一腳可以築基了,沒想到剛一出來就被傳送到了沙漠,這裏靈氣,別說築基,能保持修為不掉已經是件很艱難的事了。


要離開沙漠,還要看運氣,如果可以遇到過路的商隊,便能搭個順風車離開沙漠,如果沒有,隻要能遇到這裏的牧民,也能找到沙漠的綠洲,不至於這般孤立無援。


他將毛團舉了起來,毛團乖乖的呆在他手上一動不動,而它頭上的小草則則好奇的四處晃動,左右搖擺。


“這是饕餮?”毛團心裏委屈,但是毛團不說!


“府君大人,這就是饕餮大人啊。”還是毛團頭上的小草,奶聲奶氣的回答了喬則已的問題,毛團心裏更委屈了,主人居然不記得自己的本體,竟然還跟那棵草說話,氣鼓鼓。


“那手呢?腳呢?身體呢?脖子呢?”喬則已將手裏的團子翻來覆去,滿是疑惑,雖然這個毛團五官清晰可見,但是這個樣子要說是饕餮也不像啊,“為什麽我手裏這個是個圓滾滾?”


他沒意識到毛團已經有小情緒了,將毛團捧至眼前,戳了一下,直視對方的大眼睛問道:“怎麽不說話了?”


毛團癟癟嘴,兩隻眼睛淚汪汪的,在喬則已的注視下,越來越難過,越來越難過,然後“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這讓年輕的廚修頓時頭大起來,小五一直比較獨立,雖然偶爾會撒嬌賣萌,但是大部分時候都比較傲嬌。


但是毛團就不一樣了,它不開心的時候就會大哭,開心的時候就會大笑,根本不懂得掩藏情緒。


所以這次它覺得自己被主人忽視了,於是便大哭了起來。


喬則已哄了半天,猛然想到儲物袋裏那些牛羊肉和妖獸肉,妥協了一下說道:“不如我們吃肉肉吧?”


毛團噎了一下,小鼻尖還冒著泡泡,順勢打了個哭嗝,這才小小聲地說道:“要……要好多好多好多……肉肉!”


居然一連說了這麽多遍好多都沒斷,喬則已連忙敷衍的點點頭,隻要你不哭就可以了,而且這還要看那隻儲物袋裏麵有多少肉才行。


於是毛團終於不哭了,隻是用小身子碰了碰掛在身前的百納袋,“介個,也要裝滿!”


變成毛團之後,也要把百納袋背在了身上,可見陶喋喋對吃有多執著。


打開儲物袋,裏麵果然如薑綏說的一般,放了很多肉食,雖然不知道他為何準備這麽多吃的,但是正好便宜了他們。


毛團頭上的小草,在聽完兩人商量好吃肉之後,擺動的更歡了,饕餮大人是食肉動物,不吃草就好啦~


“不過你為什麽叫我府君大人?”在準備食材的時候,喬則已忍不住戳了戳毛團頭上的小草,“那麽你又是什麽?”


“府君大人就是府君大人啊,是靈沼明府的主人啊。”小草晃著頂上的兩片葉子,“小草就是明府的小草啊。”


“你說的靈沼明府可是靈沼秘境?”喬則已的手頓了一下,後知後覺地想起秘境的最後,他被一塊石頭粘住手的事情,那塊石頭吸了他的血,他就這麽成了秘境的主人了?實在是太兒戲了吧?


小五,還有霜玉真人現在也不知在何處,他還有關於師傅的事情需要問她。


“那現在秘境在何處呢?”他話裏問著問題,手卻被毛團撞了一下,苦笑一下,隻好安撫好毛團,無奈繼續在儲物袋裏尋找食材。


索性因為在秘境的時候要做飯,各種東西準備的倒是齊全,尤其是薑綏給的那些肉類,都早已被清理好了,隻要用清水再清洗一遍即可。


“洞府認主期間沒人進得去,包括原主人。”小草作為秘境土生土長的生物,自然更懂秘境,搖頭晃腦就將一切告知了府君大人,“誰也不知道洞府什麽時候會重新開啟。”


那這個靈沼明府在自己手裏就是個燙手山芋,自己半點好處沒有撈到,還要小心防範別人知道,真是太難了。


喬則已在從自己的儲物袋裏掏出一個大鐵鍋,又在薑綏的儲物袋裏掏啊掏,沒想到居然在最下麵掏出一張天元大陸的地圖,這人還真有意思,他索性將地圖放進了自己的儲物袋。


他又掐了一個法訣清洗食材,卻沒想到無論如何都聚不起水花,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這裏是沙漠,周圍水汽流通太少,聚不起來水。


望著毛團期待的大眼睛,喬則已左右一望,看到了身後的巨型變異仙人掌。


“這個應該可以用的吧?”雖然這仙人掌滿身是刺,但是能在沙漠裏生存這麽久,必然儲備了很多水源,他在仙人掌身上劃了一刀,果然看到綠色的汁液流出,於是從儲物袋掏出了一個大瓶子,接了滿滿一瓶,再用法訣過濾了一遍,好歹能用了。


起初毛團看到主人打算取仙人掌的汁液的時候,很是嫌棄,但是看到主人用法訣過濾了一下,小表情瞬間轉危為安。


陶喋喋的這番表情變化自然逃不過喬則已的目光,彈了下它的額頭,才說道:“放心吧,這次不逼你吃素。”


毛團這才徹底放心了下來。


喬則已本來打算處理肉類中的煞氣,結果居然發現這些肉居然一絲煞氣也無,反而在儲物袋裏放了這麽久,依舊靈氣飽滿,沒有半分流失。


儲物袋自然是天元大陸流通的普通貨色,除了儲物空間大,能放東西,並沒有特殊的地方,保持靈物靈氣不散,則需要特殊的器皿。


顯然這個儲物袋並不符合特殊器皿的要求,那不一般的便是這些肉了。


察覺了喬則已的疑惑,小草晃動葉片,繼續左搖右擺地說道,“府君大人,府君大人,這是那個人類修士偷得草原牧場的牛羊!”


小草生於草原牧場,長於草原牧場,自然對那裏有著特殊的感情,但是當時由於遇到饕餮大人太過害怕,反而讓那個修士偷了好多府君大人的牛羊!好在那個修士最後又將這些牛羊送回來了


喬則已顛了顛儲物袋,原來他得到靈沼秘境之後能拿到的全部財產,居然隻剩下這個儲物袋的靈獸肉!


太難了!


作者有話說:為了女主的麵子,這段不放正文裏麵了(*^▽^*)


應該算番外吧


——————————


天地最初在創造饕餮的時候,給了它最強壯的身體,最堅硬的獠牙,以及最貪婪的性格。


卻忘了給它最凶猛的性格,以及吃不完的食物。


於是……


它在吃完了周邊的動植物之後,啃起了草皮,啃完了草皮之後又啃光了石頭,最後實在沒東西吃了之後,它開始啃起了自己……


啃完了後腳啃前腳,啃完了前腳啃尾巴,然後順勢啃完了身體……


於是當五味真人路過此處的時候,四大凶獸之一的饕餮,已經隻剩下一個頭了……


貪吃成性,還很愛哭,即使是後破殼的青鸞都能踩著它的腦袋欺負它……


可是它唯獨隻聽一個人的話。


主人說:“以後沒東西吃也不可以吃自己了。”


小毛團乖乖地聽了,好歹保全了它的小腦袋~


第22章


陶喋喋因為如今是毛團形象,所以吃飯的時候幾乎整個埋進了碗裏,喬則已有些看不過去,想要去喂它,卻被毛團斷然拒絕。


大概是比較要麵子,有小草這個外來草在,不願意被它看到自己柔弱(?)的一麵。


沙漠材料有限,但是仙人掌汁液被他過濾一遍之後,就從普通的汁液變成了靈液,用來做飯,也是極其奢侈了。


毛團吃得香甜,它頭上的小草雖然沒有吃,但是喬則已還是給它滴了一滴靈液,果然靈液中的靈氣,讓它舒服的直打哈欠,然後就縮在毛團頭上睡著了。


喬則已自己用了一滴,卻遺憾地發現,這些由他催生出來的靈氣,對本人依舊一點用處都沒有,跟普通的水沒什麽區別。


倒是對旁人有天大的好處。


相對於小五的霸道和小心眼,毛團雖然嘴上說要吃了小草,但是還是縱容它在自己頭上亂晃,每次都專業背鍋。


靈液水煮靈獸肉,材料有限,一切從簡,毛團依舊吃的無比滿足。


喬則已大概煮了儲物袋裏一半的肉類,收拾了一番,才無奈的發現,單憑儲物袋的這些食物,想要喂飽看起來小小的萌獸,簡直是不可能的。


“喋喋。”毛團聽到主人喊她,下意識地看了過去,喬則已那句“你要不要考慮減肥?”終究沒有說出來。


隻是無奈的拍了拍它的頭,“收拾收拾,等晚上我們就出發。”


他掏出之前在儲物袋裏麵發現的天元大陸的地圖,上麵在標注西陵沙漠的地方,有一段簡短的描述,行於西陵,晝伏夜出。


毛團開心的在主人懷裏蹦來蹦去,“出發,出發。”


白天的西陵沙漠如同烤爐一般,喬則已不敢冒險出發,隻好選擇相信地圖上所說,晚上再出發尋找綠洲。


不同於白天的炎熱,晚上的沙漠看起來清冷異常,喬則已從儲物袋裏麵掏出一盞琉璃燈,在底座插上一顆下品靈石,啟動之後,自動漂浮在他的身邊,為主人照亮前方的道路。


喬則已沒有簽訂血契的習慣,所以無論是小五,還是身邊使用的靈器,都是沒有被契約的狀態。


對一個廚修來說,一把菜刀一口鍋,便是足矣。


毛團趴在喬則已的頭上,小草睡在毛團的頭上,這樣一個組合,本來應該會比較詭異,但是行走在夜晚的沙漠,麵對著一片荒涼的反而顯得他們是最正常的組合。


白天因為太過炎熱躲在沙子裏的動物紛紛爬出來覓食,本來對普通人來說很是麻煩的蠍子蝮蛇,喬則已一逮一個準,正好可以處理一下給陶喋喋加餐。


那張地圖也是神奇,關於西陵沙漠,上麵不但標注了出行事宜,還標注了沙漠各個的綠洲位置,不知薑綏如果知道這地圖這麽細致,會不會後悔將這個儲物袋送給他。


喬則已看著星空,尋找星辰辨別方向,而毛團也順勢抬頭往上看,不知不覺竟然看餓了,“想吃……亮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