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幾個人,除了蔣朝夕和簡修以外,隋彧、邱秋和陳舟寒的成績都不太好。一時間氣氛有些低落。


“實在不行就出國吧……”陳舟寒撓撓頭,“反正以前也提到過這件事。”


陳舟寒的話讓蔣朝夕變得低落,她差點忘了,隋彧等人的家世是什麽,之前朱琳娜就提起過他們這樣的人家高考並不是非常必要的,很多人會在高考前就報考國外院校,大學是出國去的。


他們要分開了嗎?蔣朝夕垂眼仔細填著意向書,努力讓自己的情緒不被察覺。


“不出去了。”一直沒出聲的隋彧放下筆,繼續著,“我要在國內讀書。”


“啊?”陳舟寒愣住,“阿彧,你認真的?”


“當然。”隋彧偏頭看向蔣朝夕,一臉認真,又待著絲嘚瑟地回陳舟寒,“女朋友在這,我為什麽還出去?”


隋彧說完就低頭繼續填表,似乎說出的話再尋常不過。但是其他幾人卻沒有他這樣平靜,包括蔣朝夕在內,全都放下了筆有些呆地看著他。察覺到幾人的視線,隋彧抬頭,揚眉,“怎麽?”


蔣朝夕紅著臉看向隋彧,眼中閃著光,輕聲問:“隋彧,你真的決定留在國內嗎?”


“嗯。”隋彧伸手搭在她手上,“陪你。”


“阿彧,你要是決定了不出去,那我也不走了。反正你們在哪,我跟著就是了。”陳舟寒想了想,一拍桌子決定道。


“嗯。”簡修也點點頭,同意了陳舟寒的話。


邱秋立刻笑起來,“太好啦!這樣我就不用糾結是啦!大家都在一起!”說完她又歎了聲,“可惜以我們兄妹倆,還有陳舟寒的學渣屬性,和你們是考不到一起了。哎,我都害怕能不能考上本科啊……”


幾個人成績差距明顯,蔣朝夕也有些發愁。


再過不久就是期末考試,高二即將進入尾聲,他們也將很快升入高三。“高考”不再像以前那樣隻是個模糊的、不用很急切考慮的事情。對於邱秋說的現實,每個人都開始思考。沉默過後,簡修率先開口作出決定:“這個暑假起,你們開始補課吧。”


隋彧、邱秋、陳舟寒學渣三人組同時看向簡修。蔣朝夕也抬頭看過去,視線與簡修交匯,隨即心領神會地點點頭,同意了簡修的話。


簡修收回視線,翻開手機查閱日曆,製定學習時間。


“哎,簡修,你再解釋下唄?”陳舟寒撓撓頭,“暑假補習?”


“你們三個暑假別玩了,我和蔣朝夕會負責給你們補習。”簡修推推眼鏡,語氣沉穩又自信,給人一種莫名的心安,“雖然你們基礎有些弱,不過有我們在,至少考上本科沒問題。”


說著,他瞟了一眼邱秋,見她一臉認真地聽自己講,簡修喉結滾動數下,錯開眼繼續,“大學裏很多院係的招生線也有所不同,隻要你們達到本科線,我們也不是不能考到一起。”


“真的嗎?”邱秋立刻歡呼了聲,又一臉嚴肅地作出保證,“簡修和夕夕,你們放心,我代表我們三個人保證,我們會努力好好學習的!”


高二的期末考順著時間平淡到來,雖然一整個學期都有些動蕩,也發生了很多的事情,但是蔣朝夕的學業始終沒受到什麽影響,考試很順利,她預估了一下,成績應該不錯。高二下的一等獎學金有很大把握可以拿到。


最後一門考試結束,帶著熱氣的假期隨之到來。隋彧、邱秋和陳舟寒為主的學渣三人組按照約定開始和簡修、蔣朝夕兩人補課。考慮到蔣朝夕暑假要照顧弟弟蔣朝暮,所以他們把補課地點定在了回鶴巷,就在施星姚租住的出租屋。


說起施星姚,蔣朝夕還是在放假後的第一天補習課才見到她。之前隋彧雖然說過她已經住在巷子,但是包括那晚她去找隋彧在內,她從來沒在回鶴巷見過施星姚。所以,當施星姚帶著鴨嘴帽,背著雙肩包,一身黑衣出現在她眼前時,她都沒意識到眼前這個有些帥氣的女人是誰。


“蔣朝夕?”女人略顯低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蔣朝夕抬頭去瞧,從壓低的帽簷下看見了一雙漂亮的鳳眼。此時正微眯著,朝她笑。


蔣朝夕點點頭,“你是……?”


“我是你男朋友的姐姐。”


對於“男朋友”這個稱呼蔣朝夕還是有些不適應,於是帶著羞澀地點點頭,“你是星姚姐?”


“嗯。”女人笑了下,接著拍了拍蔣朝夕的肩膀,“隋彧這個小朋友沒談過戀愛,所以如果惹你生氣了,別客氣,狠勁兒教育就是了。”


“……姐。”剛剛從院門走出的隋彧聽見了後麵那句,立刻尷尬地咳了一聲。


施星姚嘿笑了一聲,她似乎急著出門,沒再多留,和兩個人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


留下蔣朝夕和隋彧兩人,被說破了蔣朝夕是隋彧初戀這件事,此時獨自相處,兩個人都有些尷尬。


“我——”


“你——”


短暫的沉默過後,是默契地同時開口。於是氣氛似乎又尷尬了一些。蔣朝夕垂下眼,小心翼翼地輕聲問隋彧:“你真的……沒談過戀愛嗎?”


隋彧先是愣住,隨即摸著鼻尖,尷尬地點點頭。


“怎麽會這樣……”


聽見蔣朝夕的話,隋彧眯起眼看回去:“你好像很失望?是很希望我談過嗎?”


“額……”蔣朝夕幹笑,“我原來以為不談戀愛的純情派校霸世上隻有將回鶴一個人呢。”


純情派?隋彧挑挑眉。接著一本正經道:“所以你不可以始亂終棄渣了我。”


蔣朝夕一臉無語地看著隋彧,就見他揚起下巴,樣子驕傲極了,“你可是我的初戀。”


“你也是我的初——”


蔣朝夕下意識地要開口反駁,卻在察覺到對方偷笑的嘴角時反應過來,原來剛剛開始他就一直在故意逗她。蔣朝夕閉緊嘴巴,越過他朝院子裏走,隋彧的低笑聲就一直跟在身後,蔣朝夕還是沒忍住,轉頭羞惱地瞪了他一眼。


學渣三人組的補課日程持續進行著,不久後,又變成了學渣四人組。當蔣朝夕帶著新收的學渣出現時,除了隋彧外,其他人都有些驚訝。因為這個人就是最近一直沒和他們一起的顧元恩。


之前顧元恩和蔣朝夕關係一直不太親近,而且雖然沒有放在明麵上,但是他們幾人都隱隱察覺的出顧元恩對於隋彧的感情,於是在隋彧和蔣朝夕確定關係後,邱秋和陳舟寒還為此糾結過要怎麽處理。最後還是簡修提點了他們,感情的事情不應該由旁觀者主導。


總之,在幾個人的認知裏,蔣朝夕和顧元恩應該是尷尬生疏的。所以此時見到兩人一起出現,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顧元恩大喇喇坐在邱秋身邊,朝她晃了晃手,笑道:“小邱秋,不認識我了?”


邱秋回過神,視線在顧元恩和蔣朝夕身邊晃了晃,最後又看了眼隋彧,然後問道:“元恩,你怎麽和夕夕一起來的?”


“我這幾天一直在她家住。”顧元恩手撐著下巴,略帶調笑地看向隋彧,慢悠悠道:“我們已經是同/居關係了。”


隋彧:“……”


看著隋彧吃癟的模樣,顧元恩垂眼笑起來,然後解釋道:“朝夕家的對門林叔是我爸,我們最近才相認,所以一來二去,我和朝夕也熟悉了,感情嘛,就越來越深,最後我就搬到她家常住了。”


“哎?”邱秋幾個人都十分意外。


顧元恩的生父不是顧叔叔這件事他們一直有所耳聞,隻是並沒有人去向顧元恩確認。因為他們都不覺得這和他們成為朋友 有什麽關係。此時聽到顧元恩大方提起來,又直接說到就是林立國,幾個人都有些懵。


“總之我和蔣朝夕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顧元恩說完就翻開課本,“來,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吧。”


顧元恩的加入就這樣以她獨有的爽朗收尾。顧元恩說的沒錯,她和蔣朝夕之間確實沒有所謂的情敵間的尷尬。在顧元恩第一次出現在她家後,兩個人就聊了很多。顧元恩很坦然地表明之前確實喜歡過隋彧,但是也僅僅而已。


“我一直都知道他不喜歡我。”顧元恩看向蔣朝夕,眨眨眼,“冰塊不是誰都捂得熱。他隻會對喜歡的人有反應,再怎麽努力也強迫不來。所以我早就放下了,你別在意我。”


“嗯。其實,從上次你回國後我就覺得你對隋彧沒有什麽特別的感情在了。”


其實蔣朝夕更在意的是顧元恩對林立國態度的轉變,她會再次接受林立國蔣朝夕是有預計的,隻是這樣快的速度卻讓她有些想不通。直到後來,林霄恩一臉淡定地告訴了她實情。


“因為我告訴了她我是爸爸領養的孩子,所以她知道她媽媽說的我爸有了私生子就拋棄妻女的話都是假的。”


“什麽?”蔣朝夕被驚訝的嗆住呼吸,咳嗽不止。


林霄恩一臉不解地幫她順氣,“姐,有這麽驚訝嗎?”


蔣朝夕說不出話,隻能點頭。


自從與顧元恩相認後,林立國整天一副有女萬事足的樣子,連出去巡邏聲音都洪亮了很多。


有時候蔣朝夕會坐在書房裏,看著對麵林立國和顧元恩互相拉扯,爭著要做家務。她臉上掛著笑,滿心都是暖意。她覺得日子正在一天天的變好。


就在這樣滿足又平淡的日子裏,一直隱在回鶴巷的炸/彈被引燃。那些如蒼蠅一般粘人,總是騷擾回鶴巷居民的混混們終於不再像以前那樣搞小動作,而是趁著一天夜色集體出動,意圖放火燒掉反對拆遷最凶的回鶴巷巷長家。


那時蔣朝夕和隋彧剛送走了邱秋三個人,正走在回程的路。一開始誰都沒有發現,隻有細微的煙味傳來,兩個人走過去查看,就聽見那些流氓湊在一起最後說著計劃。


從哪一戶為起點開始點火,到哪一戶為止,之後又怎樣逃走,包括中途如果被發現要怎樣對付看見他們臉的人,種種計劃隨著夜色蔓延至兩人耳中。


蔣朝夕的眼中隱隱閃出一絲懼色。因為她這才意識到,這是一群真正的亡命之徒,對待人命似乎並沒有太多顧忌。他們並不是她之前想的,隻是一群簡單的地痞流氓。


肩膀被輕輕攬住,隋彧貼向她耳邊,壓低聲安撫:“別怕。我們現在去報警,再通知所有人。”


“嗯。”


兩個人小聲交流了下,轉身朝外走。盡管非常小心,卻還是被人察覺。隋彧抓著蔣朝夕的手腕全力奔跑,此時夜色的濃鬱和對回鶴巷的陌生成了掣肘隋彧的因素,他有些摸不清方向。身後的腳步聲始終未斷,他們沒有脫離追捕。


一路的逃避,蔣朝夕已經緩過精神,她反客為主拉著隋彧,帶他跑到了廢品集中點,躲進了棄用的木櫃裏。他們小心地躲進去,木櫃被棄用很久,整個櫃體都幾乎散架。裏麵空間狹小,隋彧靠在櫃壁,一手撐著櫃子頂部防止塌下來,一手扣住木門防止散落,這個姿勢也順勢的將蔣朝夕攬在了懷裏。


蔣朝夕的身後是隋彧,因為空間所致,她隻能緊緊貼著對方,兩個人都有些氣喘,她甚至能清楚地感知到對方胸膛的起伏頻率。耳側是對方灼熱的呼吸,黑暗中,蔣朝夕的臉悄悄地發燙。


追趕來的人顯然也對回鶴巷彎曲的巷道分布不了解,沒有發現兩個人的藏身之處,飛快地略過。蔣朝夕凝神聽了會兒,確定沒有人後準備起身出去,下一秒卻又隋彧被帶進懷裏。


她沒來得及出聲詢問,就感覺到隋彧低頭湊近了她,下巴撐在她的脖頸處,來回蹭著。嗓音帶著一絲難以言喻的沙啞,低聲說:“別動,就一會兒。”


第41章


那群人還是點燃了一小塊區域,但是因為隋彧和蔣朝夕及時通知,以林立國為首的回鶴巷保安隊隊員立刻趕到,雙方人在逼仄的巷子裏對峙著。


比起回鶴巷居民手裏的棍子,對麵的一夥流氓手上都拿著刀,看起來威脅更大。


隻是沒有機會給回鶴巷眾人害怕退縮,那群人已經衝了過來,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回鶴巷的人徹底懼怕、臣服,然後就是任由擺弄。


衝突發生,但是又很快結束,因為又有了第三夥人加入,那夥人人數更多,也更厲害,轉眼間就把那群混混製服。


風波過後,一行人開始善後,報警、做筆錄,有條不紊地進行。蔣朝夕找到了將回鶴,還沒有說話將回鶴就舉起手,一臉真誠:“我坦白。”


“你知道的,我是被奶奶在巷子裏領養的孩子,所以奶奶才給我取名叫回鶴。”將回鶴舔舔嘴唇,“我四歲的時候被奶奶領養,所以之前的事,包括我的身世我都記得。生下我的人姓原。”


即使是普通人的蔣朝夕也對這個姓氏有所耳聞,在所有人的飯後閑談中,這個姓氏總是代表著星港市的另一個世界。


之後的事情將回鶴沒有提,但是蔣朝夕已經清楚了,她接著將回鶴的話說道:“上次你去市中心也是去找……找他們解決流氓的事,對嗎?”


“嗯。”將回鶴點點頭,摸出煙盒,低頭磕出一根煙叼著,“我要走了。”


“阿鶴?”蔣朝夕下意識地心慌,喊了一聲。


“別擔心,我沒什麽事情。這是和他們說好的,他們會解決回鶴巷的事情,條件是我得回去。”對上蔣朝夕欲哭的眼,將回鶴輕笑著揉了揉她,“又不是生離死別,別哭。”


之後幾天,那群小混混沒再出現,又過了不久,淮策地產的接連黑幕被爆出,其中就包括集團勾結黑/惡/勢/力欺壓民眾,非法獲得土地權等罪行。


看著網頁最後的記者名字,蔣朝夕才後知後覺地明白了施星姚為什麽會突然在他們巷子租住。


高二的暑假過去了大半,似乎又因為這一次事件把餘下的閑適全都帶走,剩下的就都是離別。


最先開始是施星姚,結束了新聞采集和報道後,她回去了隔壁星城,隻是房租還有一段時間到期,於是隋彧幾個人依舊可以在回鶴巷常駐。


接著就是蔣朝夕一直不想麵對的與將回鶴的分別。


他們從八歲遇見,從孤獨地各自舔舐傷口,到彼此陪伴著走出黑暗,他們的感情比一般的親人還要深厚。是超越血脈的至親。


將回鶴帶著撫養他長大的奶奶一起離開了。老房子被空下,蔣朝夕每次路過都覺得心裏缺失了什麽。


四周逼仄狹小的巷子也因為這種缺失變得空空曠曠。眼角再次蓄起淚水,她強忍著不哭出聲。


直到左手落在溫熱的掌心,蔣朝夕抬起頭,就看見隋彧擔憂地看著她。


蔣朝夕抽抽鼻子,聲音有些哽咽:“阿鶴雖然很不靠譜,又愛捉弄人,可是我才發現,原來過去那些年,也是因為他的那些捉弄和陪伴,才讓我快速地對這裏有了歸屬感。現在他離開了,真的有些不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