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簡修摸摸鼻尖,掃了眼邱秋和蔣朝夕後尷尬地點頭,“算是。”


隋彧接收到了簡修的暗示,了然地點頭,“回去再說。”


兩個人剛說完話,邱秋就湊了過來,問簡修:“簡修士,星姚姐打電話說什麽啦?她現在是不是在星港呢?”


“嗯,沒什麽事,就是關心下咱們而已。”


“你知道她現在在哪住嗎?”邱秋很上心,接著道:“爺爺知道星姚姐來星港了,想要她住家裏。”


“邱爺爺怎麽知道星姚姐來了?”陳舟寒納悶了。


“是北驍哥說的吧。”簡修接著話道,“估計是惹星姚姐生氣不敢直接跟過來,又擔心星姚姐,隻能把邱爺爺搬出來了。”


幾個人談起顧北驍和施星姚兩人都興致高昂,邱秋途中也不忘給蔣朝夕科普一番紈絝霸道的顧北驍是如何被施星姚收服成忠犬妻奴,聽的蔣朝夕又是驚歎又是感慨。


幾個人走到校門口,隋彧幾人的家車都已經等在路口,蔣朝夕和幾個人道別後朝車站走,沒一會兒就聽見前麵有人叫她。蔣朝夕抬頭去找人,就看見站台處一個高個男生朝她揮手。雖然帶著帽子看不清臉,但是蔣朝夕還是一眼就認出是將回鶴。


早上將回鶴說過會等她晚自習後一起回去,蔣朝夕不知道將回鶴在這等了多久,她仔細看了一眼將回鶴,發現他的衣扣少見的顆顆都緊扣著,不像平時那樣隨意敞著。秋初的晚上待一會兒就會覺得涼氣逼人,也許將回鶴也是因為一直等在外麵等所以才被凍的衣扣扣緊。


想到這,蔣朝夕加快步速朝站台方向走。剛走進站台,就覺得身後傳來聲響,下一秒手腕從身後被人握住,她被迫停下來,一轉頭,就看見隋彧停在身側,胸膛起伏著,呼吸還沒平緩過來。


她試著輕輕晃動手腕想掙脫掉對方的束縛,下一秒卻被更緊地握住。蔣朝夕放棄了掙紮,隻能茫然又不知所措地開口叫對方:“隋彧?”


身後將回鶴也注意到這邊的動靜,腳步聲越來越近,蔣朝夕擔心兩人有所衝突,轉頭剛要解釋,就聽見一旁的隋彧輕哼了一聲,接著就察覺手腕上的力道微微加重,下一刻她被對方帶到了身後。這時候將回鶴已經快步走近,視線停在了她和隋彧相連的手腕處,眯起眼沒說話。


蔣朝夕怕將回鶴誤會隋彧在欺負她,於是立刻出聲:“我沒事。”


像是沒注意到將回鶴的存在一樣,隋彧側頭看向蔣朝夕。他已經收回握著她的手,但是依舊擋在她和將回鶴中間,低聲詢問:“我送你回去?”


“什麽?”蔣朝夕不明白隋彧的意思,隻是搖了搖頭,“不用的,我坐公交車很快就到。”


“還是我們送你安全些。”隋彧瞟了一眼將回鶴的方向,意有所指道:“畢竟已經不早了,校外不明人士太多,很難保證安全。”


“……校外不明人士?”將回鶴對此輕嗤了一聲。


蔣朝夕難得語塞了一下,才開口解釋:“不是的,你誤會了,阿鶴是來接我一起回去的。”


“阿鶴?”隋彧低聲重複著蔣朝夕的話,看向將回鶴的臉色有點冷淡。


將回鶴走前幾步,似乎不介意隋彧的眼神,大手一伸攬過蔣朝夕的肩膀往回帶,卻在半途被隋彧按住肩膀攔住。將回鶴不得不收回手,輕抬下巴朝隋彧示意:“什麽意思?”


隋彧輕靠在廣告牌邊沿,懶洋洋地回將回鶴:“你說呢?”


“好了!”眼看著兩個人的表情越來越冷,蔣朝夕立刻出聲,她朝路口看了眼,隨即拉過將回鶴的袖口往外扯,一邊動作一邊和隋彧道別:“隋彧,這是我發小,我們約好一起回去,你和邱秋別擔心了。那今天就這樣啦,明天見啊!”


這時候公交車剛好進站,蔣朝夕立刻推著將回鶴朝公交車方向走。兩人上了車,順著人流在後排座位坐下,直到車子啟動駛離站台,她都沒回過頭去看隋彧。


蔣朝夕輕呼出口氣,一轉頭就接收到了將回鶴似笑非笑的眼神。她難得在將回鶴前羞澀起來,氣短地哼了聲,“不許瞎想,我們隻是關係比較好而已。”


“哦……”將回鶴拉長了音,摸著下巴笑。


蔣朝夕立刻漲紅了臉,想也不想地拍了下將回鶴的帽簷,將他的帽子拉低扣在臉上。


兩人的互動親昵又自然,透過後排的玻璃窗全部映入了隋彧的視線。他微皺著眉,臉色越發陰沉。一旁簡修和陳舟寒也看清了一些,陳舟寒摸摸下巴,小聲嘀咕:“差點忘了這個將回鶴。他和朝夕同學什麽關係?似乎一直很親近啊……”


見沒人出聲,陳舟寒又“嘖”了一聲,繼續分析:“不會真的是來宣誓主權的吧?難道是發覺有競爭對手,所以就——哎幹嘛打我啊邱秋!”


邱秋收回手,一臉看傻子的表情看陳舟寒,“你可閉嘴吧!”


陳舟寒立刻轉頭看隋彧,在看清他的臉色後舔了舔唇角,默默地閉了嘴。


“宣誓主權麽……”隋彧輕聲念著剛剛陳舟寒說過的詞句,垂下眼收斂了情緒。


作者有話要說:


星港市報頭條:斷更狗作者改頭換麵努力奮發,爭取周日完結!


記者:聽說狗作、啊聽說大春作者周日完結,是這樣嗎?


【……】:是有這個計劃,也在努力。如果周日沒完,就下周三完結。


【……】:另外,這本正文結束就會入v。


記者:請問這本墨跡這麽久,您有什麽想說的嗎?


【……】:真是十分愧疚,且感謝大家的容忍。下一本都市文存稿好了開,努力做人。


記者:最後一個問題,請問為什麽用【……】代表自己?


【……】:因為更新不好,沒臉見人qaq


第36章


因為回鶴巷和淮策開發商的矛盾沒有解決,那些小混混依舊在騷擾回鶴巷的居民,所以林立國和將回鶴等人都覺得蔣朝夕依舊需要人護送。蔣朝夕起來後,正好趕上將回鶴來找林立國去防衛隊商量事情,於是便站在院子裏和兩人談論這件事。


“最近巷子裏的事情讓你們都很忙,阿鶴也要去治安隊參與防衛行動,如果每天還要抽出時間接送我就真的太費精力了。”蔣朝夕最後退步道,“這樣好了,我今天和班主任說明下情況,晚自習提前一節課走,這樣就不是很晚,我自己回來你們也不要擔心了。”


結果她的建議依舊沒有得到認可。因為那些小混混近來騷擾活動越發頻繁,騷擾的程度也更加惡劣,而且已經不太有所遮掩。將回鶴幾個人都推測這可能是離背後金主規定的時間越來越近。


“沒人知道這些人的底線在哪裏,可以做到什麽程度,所以事情沒解決之前我們都隻能更加小心。”將回鶴上前拍拍蔣朝夕的肩膀,安撫她一番後和林立國出了門。


兩個人離開後,蔣朝夕收拾了一番便出門上學。她如同往常一樣朝巷子外走,剛拐進另一條巷子就聽見旁邊鐵門響動。回鶴巷是條老巷子,地方小,居民結構簡單,大家都是老相識,所以每家情況基本都了解。發出聲響的這戶在蔣朝夕的印象裏已經搬離了兩年多,此時卻發出從內開鎖的聲音,這讓她立刻在意起來,她加快步伐接近鐵門附近,路上順便撿了跟粗壯的木條,走近鐵門後,她靠在一側準備觀察一下是誰在那裏。


也許是混混們的集中地?蔣朝夕有了這樣的猜測,視線便死死停在那扇鐵門上。幾分鍾後,鐵門被打開,蔣朝夕握緊木條鎖住視線。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異性的手,白皙、袖長、幹淨,這不是混社會的人應該有的。她再抬頭去看,視線裏穿著清爽單衣的隋彧正好在偏頭朝著她笑。


“這是在迎接我?”


蔣朝夕還有點沒反應過來,訥訥地沒有出聲。


隋彧從裏麵走出,轉身關上院門。單手抱著籃球走到蔣朝夕這邊,低頭看了她一眼,伸手戳了戳她的臉頰:“我的臉讓你這麽著迷?”


熱氣順著指尖相觸的那一點開始蔓延,蔣朝夕這才回過神,意識到剛剛的自己確實一直在盯著隋彧瞧。她尷尬又澀然,丟下木棍,有點尷尬地想逃,剛走幾步,就聽見身後隋彧輕輕笑了一聲,立刻又跟了上來。


肩膀上的雙肩包背帶被對方抓著向上拎起,蔣朝夕隻能停下來,不滿地看著隋彧:“喂!”


隋彧收回手,像是沒接收到蔣朝夕的不滿一樣,老神在在地迎上她的眼神,語氣慢悠悠地說:“我不認路,幫個忙帶我出去吧。”


蔣朝夕本來也沒打算丟下隋彧,隻是剛剛有些尷尬害羞下意識就想避開了。調整好書包位置,蔣朝夕視線落向另一側,“你怎麽在這?”


“剛才那戶人家被星姚姐租下來了,我來給她送些東西。”


“原來是這樣。”


說話的時候,兩個人剛好走出巷子,前麵不遠就是公交站台,隻是此時圍了一圈人,似乎剛剛散開。周圍人一直在議論著什麽,離得近了才知道剛剛公交站台又有幾個小混混來騷擾生事。


蔣朝夕轉頭看向隋彧,出聲提醒:“隋彧,最近這片不太平,你還是和你姐姐說一下搬出去比較好。”


蔣朝夕以為隋彧會問她發生了什麽事,沒想到隋彧聽完並沒有意外的樣子,隻是應了一聲接著反問她:“昨天將回鶴來接你也是因為這件事。對嗎?”


“啊……嗯。”蔣朝夕點點頭,“林叔他們都不放心晚自習後我自己回來。”


說起這件事蔣朝夕又有些煩悶,她覺得自己在給林立國和將回鶴添麻煩。蔣朝夕從小獨立慣了,並不想在這種時候成為大家的負擔。


她又有些煩,就聽旁邊隋彧道:“我剛剛忘了說,這段時間我會住在回鶴巷,所以以後一起走吧。”


之後的日子隋彧真的住在了回鶴巷,期間和將回鶴也見過幾次,隻是出乎蔣朝夕的意料,將回鶴對隋彧的出現沒有任何排斥,而且也默認了隋彧和她上下學的行為。


日子就這樣稍顯波瀾又平淡地過著,期間蔣朝夕一直在音教室練習古箏,指法也越來越熟練,最後校慶的時候,當身著淺藍色輕紗古風十足的蔣朝夕坐在舞台中央彈奏古箏的時候,整個禮堂的人都沸騰了,人群中發出一陣激動的歡呼,又在蔣朝夕撥開第一根曲弦的時候瞬間消散。


之後的十分鍾,偌大的禮堂似乎也成了蔣朝夕的專屬演奏會。直到蔣朝夕下台,下一波的歡呼才響起。有人四處打聽蔣朝夕的名字,校慶還沒結束,校園貼吧和論壇就已經都是蔣朝夕的照片,成了當天校園熱門事件之一。而第二件,卻和朱琳娜有關。


校慶後,幾個人一起朝回鶴巷走,因為施星姚來星港後住在回鶴巷,隋彧又搬去陪同的關係,邱秋、陳舟寒和簡修幾個人也開始頻繁出現在回鶴巷。


幾個人從公交站下了車,朝巷子裏走,路上還是陳舟寒和邱秋停不下在聊天,兩個人都有些興奮,不僅僅是校慶的火熱,更因為朱琳娜在校慶上出了醜。


“朱琳娜真的是機關算盡,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了。這次可是丟了大臉誒!”邱秋想到朱琳娜吃癟的臉色就覺得開心。


陳舟寒不好對女生太落井下石,但也有些感慨道:“她小心思真的太多了。明明自己也報名參與了校慶,之前還要算計蔣朝夕,看蔣朝夕是古箏,她就要去彈琵琶,嘖。”


“她一定是看了夕夕的學生檔案卡知道夕夕小時候學過古箏,以為這麽久了夕夕都不會了。這樣瞞著夕夕把她拱到校慶上出醜,然後自己接著夕夕的古箏立刻彈奏琵琶,好讓夕夕丟臉,又能對比出自己多優秀。嘔!”邱秋從沒這麽討厭過一個人,極度嫌棄似的搖搖頭,“她真的太有心計了。”


“我記得朱琳娜家庭情況也不是很好,但是我聽旁邊女生說琵琶是她為了這次校慶專門新買的,而且那身漢服似乎也挺貴的。”陳舟寒撓撓頭,“她哪裏來的錢啊?”


陳舟寒的疑問也是所有人都想不通的,但也沒人知道原因,於是便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沉默了會兒,簡修開口:“沒想到祁元烈也會來校慶。”


說起這個人,蔣朝夕又想起了不久前校慶時發生的事情。那時她剛演奏完,在後台與抱著琵琶的朱琳娜擦肩而過。朱琳娜會上台表演,這是之前沒人提起的,包括彩排的時候也沒見朱琳娜出現。


直到朱琳娜上台,她才在旁邊擔任工作人員的學生閑談中得知,這是她特別向組織部申請得到的機會,也算是校方特別展現給各位貴賓和學生的特別舞台,也由此可以看出學校對朱琳娜的重視和信任。


蔣朝夕一邊在後台換衣服,一邊聽著更衣室外眾人或羨或妒的交談,等她換好衣服出去找邱秋幾人匯合的時候,繾綣的琵琶曲調幽幽傳來。


蔣朝夕凝神聽著,朱琳娜的選曲十分討巧,既有古曲特有的悠遠靈韻,又帶著絲絲的俏皮,不會讓年少的學生們覺得乏味,而且朱琳娜的指法也確實很棒。


就在眾人剛沉浸在曲目中時,坐在最前麵貴賓席的人群中突然起了騷亂,蔣朝夕因為剛從後台走出,所以離貴賓區很近,很清晰地看清楚了事情原因。


引起騷亂的是中間的一個男人,說是男人似乎又有些不搭,因為那個人極為年輕,區別於周圍一群領導的精英服飾,身上的穿著也很休閑。因為太過醒目,所以蔣朝夕剛剛就注意到了。


就在周圍領導端坐的時候,隻有他癱靠在椅背懶洋洋的閉著眼,一副快睡著的樣子。隻是在朱琳娜彈奏一小節後,他突然站起來,隨手拿過身邊的玻璃瓶朝著台中間丟過去。玻璃瓶正好碎在朱琳娜的腳邊,顯然是給朱琳娜的警告。朱琳娜立刻停了下來,滿臉的慌亂和茫然。


接著在眾人的驚訝中,引起騷亂的男人從另一座又拿過玻璃瓶,指向舞台中間的朱琳娜,喊了聲,“滾下去。”


於是之後,朱琳娜便被迫倉皇地逃下了台。


也因為這個插曲,校慶後來也有些變了味,似乎之後所有上台的人臉上都帶著忐忑,很怕又惹怒台下的那個人。因為即使作出了鬧場行為,那個叫祁元烈的年輕人也並沒有被轟出去,反而是校長在意識到惹怒他後一直安撫。


回想了一遍校慶發生的事情,蔣朝夕有些感慨,富家子弟的惡劣跋扈會到什麽程度,即使曾經是其中一員的她不親眼見到也不會想到。這樣想著,她不禁側頭看向周圍幾人,眼中的暖意更濃。這幾個人,論家世的話不亞於那個人,可是他們卻絲毫不會給人盛氣淩人的感覺。


邱秋察覺到蔣朝夕的眼神,立刻笑著勾住她的手,撒嬌道:“夕夕你要對我們有信心呀,我們和祁元烈那個壞家夥一點也不一樣。真的!”


邱秋的話立刻引來三個男生的注意,四個人的視線都落在自己身上,他們在等著自己的回應。不隻是邱秋和陳舟寒,連一向沉穩的簡修和隋彧都在意地看著她,此時四雙眼睛都看著她,像是等著安撫的小孩子。


這讓蔣朝夕忍不住地笑出聲,像是受到幾個人的影響,蔣朝夕也難得稚氣了幾分,她立刻單手握拳舉起來放在耳邊,睜大眼和幾個人朗聲作出保證:“我才不會把別人的行為和你們聯係在一起呢!你們是我的朋友,我相信我的朋友啊。”


話音剛落,頭頂就被隋彧的大手輕輕按住揉了揉,接著聽見他輕笑著說了句:“傻。”


“……”蔣朝夕立刻收回傻氣的姿勢。結果隋彧似乎覺得好笑,又低笑了幾聲。想到對方剛剛那一臉假裝不在意又絲毫不錯盯著她看的樣子,蔣朝夕不甘心地眯起眼,“喂,你沒什麽立場說我傻吧。”


“要什麽立場。”隋彧毫無羞恥地聳了聳肩,伸手點了點蔣朝夕的臉,“反正你傻。”


他動作來去自如,在蔣朝夕作出反應前就收了手,朝著前麵的簡修幾人那走了過去,像是料準了蔣朝夕不會好意思當著簡修幾人麵和他反擊。


“喂!”嘴裏不服氣地喊著,但是蔣朝夕的眼神卻是慌亂無措的。她沒有立刻追上隋彧,反而放慢腳步落後一段,因為隻是憑著臉頰的溫度她就知道自己此時的臉色會有多麽紅潤。


幾個人剛拐進蔣朝夕家的巷子口,走在最前麵的陳舟寒就被人撞的後退了幾步。直到簡修伸手扶住他才堪堪停下,可以看出對麵人衝過來時速度有多快。


陳舟寒被撞的心口都疼,忍不住抬頭喊了聲:“你怎麽回事兒啊?這跑的——”


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看清對麵一臉淚痕的人後又忍不住“啊”了一聲,驚呼道:“元恩?!你怎麽在這?”


陳舟寒的話音剛落,對麵又有腳步聲傳來,蔣朝夕莫名覺得耳熟,偏頭看向對麵,就見一臉慌張的林立國朝著幾人的方向跑來,在看清顧元恩後才鬆了口氣地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