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嘉小心地窺探他一眼,心裏有太多疑問,可到底,還是沒問什麽。


這個人,不說話的時候還是那麽眉目清朗,俊逸非凡,可誰知道這張斯文的臉下,隱藏著幾副麵孔?


安靜的油柏路上,兩人並肩走著。


“到了。”容嘉在家門口停下,想了想,抬頭跟他對視,“今天謝謝你了啊。”


兩兩對視,他隻是涼涼一笑,不置可否。


月色安靜地照在他英俊的臉上,把他的影子拖得老長。


真是real尷尬的一次見麵。


而且——


容嘉愣了會兒,看向他,語氣平淡:“你還不回去嗎?很晚了。”


許柏庭:“……”


作者有話要說:  禮拜天要入v了,也就是11月3號0點更新,更四章,希望大家能支持正版,麽麽噠~


v後基本日更,請假會在文案的【公告】提前標上,大家注意查看~


更新時間同理,盡量每天固定~


***


下個文開《掌中薔薇》,戳作者名點進專欄,第一篇就是,求個預收~


第018章 後悔


沒兩天,舊金山那邊有個項目要他簽署, 許柏庭準備出公差去美國。


臨走前, 他想了又想,還是給容嘉發了短信:“我去美國了, 下午4點的飛機。”


容嘉愣了好久,沒搞明白他的意思:“……哦……你以前不也老是出差嗎?不用跟我說的呀。”


那邊沒回複。


容嘉想了想, 又加了一句:“好好工作, 天天向上。”


這次倒是回得飛快:“這話留給你自己吧。”


“……哦。”容嘉遲鈍。


阿呸呸呸,又損她?!


裝逼!


過了會兒,手機響起來。容嘉沒看就接通了:“喂——”


電話那頭沉默了會兒, 轉而是一把清冷的好嗓子, 低沉好聽:“是我。”


居然是許柏庭——容嘉怔了怔,不明白他怎麽又打電話給她了:“……有事兒嗎?”


他頓了頓,聲音冷淡:“沒什麽, 這趟回美國, 可能要待幾天。朋友托我帶東西,一個人是帶, 幾個人也是帶,你有沒有什麽想要的?”


“……啊?”容嘉愣住,很實誠地回答, “我沒什麽需要的啊。”


而且, 帶東西這種事情一般不都是他手底下那幫人該操心的嗎?他就是動動嘴皮子的事兒,怎麽也要自己出馬了?


而且,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他居然會答應幫人帶東西?沒把讓他帶的那人罵一頓?


許柏庭沉默了會兒, 沒再說什麽,直接把電話掐了。


看著“嘟嘟嘟”忙音不斷的電話,容嘉有些莫名其妙。


生氣了?


好端端的,又發什麽火啊?她最近沒惹他啊!莫名其妙!


……


這日天氣不錯,周琦離開工作室後,去了附近的甜品店。


挑了兩隻紅豆麵包,正思索著還要買什麽好,門口傳來“歡迎光臨”的門鈴聲,店員小姐轉頭招呼新客人:“請問,您需要什麽?”


“紅豆麵包,兩隻,謝謝。”


男人的聲音,低沉悅耳,挺有磁性。隻是,有點耳熟——周琦循聲望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他深灰色的大衣,繼而是高大的身材,安靜淡漠的臉。他的膚色十分白皙,眉眼修長,有種冷冷的俊麗。


微微抿著唇的樣子,看著不大好接近,白色的圍巾收在雅致的翻領裏。


周琦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再見到許柏庭。


這會兒,打招呼尷尬,不打招呼——似乎也有點怪異。


實在難以言說她對這個人的觀感。


以前遠遠見麵時,隻覺得他優雅矜淡,是這世上最清俊美好的男人。結果,第一次見麵就是在那種情況下。


像是猝不及防的一個回馬槍。


她算是明白了什麽叫越美麗的東西越是危險。


分明是生得這麽副清風霽月的模樣,怎麽心腸就那麽狠呢?若要論心狠手辣薄情寡義,恐怕無人能出其右。


她現在算是明白了之前容嘉為什麽對他意見那麽大。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確實如此。


如果不是親身經曆,她也是難以相信,這麽個斯斯文文、看上去頗有涵養的美男子,居然是這種人。


看店員小姐殷勤地跟他說“紅豆的沒有了,菠蘿的好嗎”,語氣比之剛才還要溫柔幾分,周琦的心情更是複雜無比。


“不用了,謝謝。”可能是不喜歡菠蘿吧,他轉身要走。


周琦也不知道為什麽,忽然出聲叫住他:“我不怎麽愛吃紅豆,不介意的話,我的給你吧。”


許柏庭轉過身來。


周琦也看著他,把袋子遞過去。


他看了她一眼,似乎不大習慣跟不熟悉的人打交道,望著她的目光,多少有幾分警惕。


約莫對視了兩秒鍾,他才遲疑地接過那袋子,很冷淡地說了句“謝謝”。


……


後來她搭他的便車回去。


車裏很安靜,連音樂都不放一首。周琦回頭瞥他一眼,清清冷冷的一張臉,平靜無波的表情。


看不出深淺。


現在還有這種人?開車都不聽音樂?


“你似乎在判斷我。”半晌,冷不防他忽然開口。


而且,不是問句,是陳述句。


周琦一怔,沒想到他居然會跟她說話。


可是,麵對此人,她是真不知道該說什麽,轉而道:“……你跟容嘉還沒和好嗎?”其實是多此一舉,她心裏一清二楚,隻是不知道要說什麽,隨便扯了個相對不那麽尷尬的話題。


人就是這樣,談論別人,總比把自己放到風口浪尖直麵對方要好。


而且,這個人雖然不動聲色,總給她一種說不出的壓迫感。


看著不動聲色的人,實則越是危險。雖然她閱人無數,也很少見到這種城府極深的人。


跟不同的人打交道,自然用不同的辦法。但是,跟這人打交道,似乎隻有按兵不動的份兒,不然,心神似乎就會被那雙漆黑的眼睛所攫取,進而被他看穿一切。


好像跟他對視,所有的心思就在他麵前一覽無餘似的。


許柏庭似乎也明白她此刻的心理,沒回答這個顯而易見的無聊問題,似是而非地哂了一聲。


周琦心裏莫名的一堵。


這人——


她舒出一口氣,冷笑:“怪不得容嘉受不了你。”


他打方向盤的手一頓,眉梢微動。借著反光鏡的餘光,周琦捕捉到了這一變化——看來,她說中了他的心事。


她總算感覺找回了一點場子,冷冷道:“許先生,如果那天容嘉沒來,你是真的打算看著我送死嗎?”


“人人都會死的,周小姐。”他的語氣,平淡得像是陳述了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事實。


周琦覺得荒誕,差點氣笑,搖搖頭,又點點頭:“我本來還挺崇拜您的,許先生,原來是我錯怪了容嘉。我今天算是見識了,嗯,大名鼎鼎的hs總裁,果然聞名不如見麵。”


“謝謝。”


周琦說:“但願你能一直這麽高高在上,永遠沒有在乎的人。”


他神色微動,沒有說話。


周琦瞥見這點變化,不忿中,又莫名夾雜著一絲報複的快意,一鼓作氣道:“你是容嘉的丈夫,但是容嘉的朋友呢,你認識幾個?或者,你從來都沒把這些放在心上,你也從來不覺得自己需要去認識她的朋友。所以,但凡你們有點事情,也沒一個人幫你說話。許柏庭,你做人真是失敗。”


周琦冷笑:“你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朋友。”


他沒說話。


表情一如既往的漠然。隻是,握著方向盤的手有那麽會兒的僵硬。


後來把她送到後,許柏庭沒有回去,改道走了另一條公路。


路上,油門一踩再踩,冷風從窗外不住灌進,刀子似的刮著他的臉,心裏卻輕快了些,有些自我報複的快感。


飆到200碼的時候,不慎撞到路邊的一個警示牌,偏向河道,他猛地扭轉方向盤,一頭撞進了路邊的野地裏。


氣囊頂起來,他腦袋昏昏沉沉的,抬手支了一下,感覺有血流下來。


黏糊糊的,氣味不大舒服。


許柏庭把張開的手掌慢慢攤在麵前,借著遠處依稀的野火,定睛看了看。


黑暗裏,眼睫低垂,彎彎的,是個沉默的弧度——把眼底所有的情緒都收斂了。


也不是第一次見血,此刻,卻有種胃裏翻湧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