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並沒有進行多久,全身包裹在綠色手術服裏的醫生,很快就走了出來:“真是千鈞一發啊,你要是在晚一步,人可能就沒了。”醫生說。


董碩還沉浸在震驚中沒能回過神來。


“但說來也奇怪,我當了這麽多年醫生,這種病,我是真沒見過。要怎樣才能做到讓一個人血液裏的紅細胞消失得半顆都不剩?難不成是和外界的什麽置換了?也多虧你和她是一個血型,不然庫存都不夠。”


醫生看著董碩半天沒吱聲,生怕把人嚇壞了,連忙補充道,“不過人現在已經脫離危險了,估計恢複意識也就是幾個小時後的事。她一恢複意識,我們就會把她轉去普通病房,你就可以見她了。我看你這麽關心她,她是你女朋友……”


後麵的話,董碩已經聽不清了,因為“脫離危險”四個字突然給他那緊繃的神經鬆了綁,弄得他直接眼前一黑,撲通一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


董碩是在一個自言自語聲中醒過來的。


“唔,看來時子是真的沒了,是代替我去了虛空靜界嗎?這下可真成凡人了。好一個置換反應,直接把我換回來了。董碩你還真是個意外的驚喜啊,記夢什麽的我就是隨便說說,你竟然換了個時空都還照做。”


“本來我對這計劃的回歸部分不抱任何希望的,雖然知道那管血不會因受因果鏈影響而消失,但誰知道時主會不會多個心眼把它處理掉了再炸隧道,誰知道你看到針管會不會想得到我的意思。我都做好變成天空中最亮的一顆星的準備了呢,咋就刷的一下就回來了?”


“而且還是世界大變樣,祥平變成了鄒夫人的親生兒子?你爸竟然成了躍遷老板?莎姐竟然成了你三妹?蒼天呐大地呐,因果鏈自我修補還真是個恐怖的東西。這可咋辦?而且我成了個石頭裏蹦出來的孫悟空,黑戶兼無業遊民。”


“對了,我要不走老路子去躍遷打工?哎等等等等,現在是幾幾年幾月幾號幾點?我怎麽覺得你好像老了不少啊?不過硬要算的話,從物理學角度來講,我可能比你更老,大概老上了幾億歲吧。”


“嘖嘖嘖,恐怖,太恐怖了。”


“不過說來也奇怪,明明在那兒都已經失去自我了,為什麽一回來,別說記憶,竟然連語言和思考都意外的正常?是因為回到了肉.體所需的正常物理環境的緣故?肉.體強行矯正了精神的崩壞?不懂。”


聲音突然停了,董碩有些慌,可尚未完全清醒的意識讓他沒法動彈。


“不是我說啊,”好在聲音很快就又回來了,換了種比剛才還腹黑的語氣,“你一個大男人,捂著胸口大哭也就算了,兩腳一瞪一倒地,又是個什麽操作?你……”


盧苓韻沒能說完,因為一個使上了渾身解數,恨不得把她融進自己骨子裏的擁抱,堵住了她接下來的話。


“苓韻……”董碩嗚咽著。


“嗯。”


“苓韻,是你嗎?”


“嗯,是我。”


“苓韻,真的是你嗎?這不是夢吧?”


“真的是我,不是夢。雖然對於現在的你來說,我隻出現在你的夢裏過。”


“苓韻,苓韻,苓韻……”


“是我,我回來了。”


“你……回來了。”


“嗯,回來了,再也不會去哪了……咦,你哭了?不,不是,我……是我……哭……了?怎麽哭了呢?怎麽就控製不住……”


“傻苓韻。”


“……董碩,能再見到你,真好。”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呼――


至此,《搏命司時》曆時半年,終於完結了!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陪伴!!


盧苓韻的故事雖然已經結束,但司時世界觀的故事卻還會繼續。從目前來看,司時係列應該還有一篇以亂時紀為背景的故事,與一篇以古代為背景的故事。


之後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於是乎,司時係列另外兩篇的暫定文案來了!


1. 《暗幕》(亂時紀背景,罪案耽美):


“我從沒想過,這令人發指的‘暗幕’背後所指向的,竟然真的是你。”


“是嗎?”


2. 《窺命》(古穿懸疑言情):


兜兜轉轉,原來,她就是他跨越千年所尋找的那個能窺探天命、預知死期的人。


“我們需要你穿越過去找一個人。”


“誰?男的女的?怎麽找?”


“不知道。”


“哈?”


“但我們在他背上留下了藍色沙漏胎記。”


“既然做記號,為啥不明顯點留在臉上算了?”


“……好主意。”


(感興趣的朋友還請預收一下~)


――2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