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輕人比較鍾愛的藝術形式,現在,古明妍就要拉著她家已經年近八十的老頭子來體驗一番。


“你要是還像原來那麽愛我的話,怎麽就不能為了我紋個身呢?”


“把我的名字刻在你心口,直到我們兩個老去死去,我們都不會忘記對方,這樣難道不好嗎?”


聽聽,你聽聽這話,這像是從一個七十多歲老太太嘴裏說出的話嗎?


哪家的老太太能像他家這個這般的會撒嬌的啊,就連無理取鬧,也帶著她特有的可愛。


楚印辰這輩子,大概都沒法兒摘去他看古明妍時覺得她怎麽都好的這層濾鏡了……


也正是因為他的縱容,在同樣類似的句式下,他就曾經被他家的這個大寶貝要求著體驗過高空跳傘,一大把年紀了還學了海上衝浪,更是在退休後高強度學習的拿到了飛機駕駛資格證……


究其原因,也不過隻是為了她古明妍撒嬌時說過的一句話:“希望有一天能坐上親愛的親自開的飛機。”


好吧,為了滿足嬌妻,楚印辰連飛機都能學著開了,如今小小的一個紋身,他又哪裏能拒絕得了啊。


於是,長達半個多小時“啊,啊,啊”的慘叫聲後,新鮮出爐的“愛心·妍妍”幾個字和圖案組成的紋身式樣,就印刻在了楚老頭左邊心口的位置處了。


這紋身的意思也很直白了,就是他家妍妍就是他的最愛,要放在心尖尖上疼的含義了。


古明妍很是滿意於楚印辰給她的這份金婚禮物。


為了回報他這份不怕疼不怕羞的犧牲精神,小老太太古明妍也往那操作台上一跳,躺下來要求人家紋身師也給她來上一個。


就紋個“一身摯愛,辰”就好了,古明妍心想——這還比她家老頭子的多幾個字呢,足以顯示她的心意了吧。


楚印辰都快要被他家這個老太太的要求給嚇死了。


想著剛剛他紋身時感受到的疼痛,他是說什麽都不答應古明妍寫那麽多字上去的。


最後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好不容易得出結論妥協了,決定隻紋上他的名字,一個“辰”字意思到了便罷,多的再是不能的了。


同樣是心口的位置,古明妍在楚印辰的貼身陪伴(其實是有意遮擋,不叫他家老太太胸前的風光讓別人有任何窺視到的可能)下,抓著他的手忍著疼,終是完成了這次的紋身。


雖然是不好露出來給別人看的位置,但是古明妍覺得,這些都無所謂,隻要他們兩人心裏知道,他們這輩子是這樣的愛著對方,便已足夠了。


告別了辛苦在兩張年老鬆弛、充滿褶皺的皮膚上進行藝術創作的紋身師,古明妍和楚印辰手牽手離開了店鋪。


而那位剛剛為他們夫妻服務的紋身師,卻是一路目送著夕陽映照下握緊對方的手,逐漸遠去的兩個背影,羨慕的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感歎著這對老年夫妻所擁有的這份美好的愛情,他在心中萬分真心祝福他們,身體健康,相愛到永遠。


會的,他們一定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