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


柳勤窩在張希銘的懷中,“親愛的,我們倆是不是太沒出息了?”


文科狀元開書店,富二代當警察。


張希銘低頭吻了柳勤的額頭,“柳勤。”


“呃?”


“我想要個孩子。”


“好,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