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記者啞口無言。提問機會給到了其他人。


在看出商驍的堅決態度以後,在場的媒體都有了自己的衡量——畢竟誰都不想得罪圈內影響力第一的天神,更沒人想開罪蘇荷背後的邢天娛樂。


下一個被允許提問的記者小心地斟酌著用詞開口:“驍神,您出道十年,歌曲獲獎紀錄、粉絲數量和影響力都是現象級的圈內第一,今年更是取得了國際樂壇音樂人的最高榮譽獎項——在這個時候選擇退圈,十年陪伴戛然而止,是否考慮到許多粉絲會無法接受的問題呢?”


記者話聲一落,隻聽場中某個角落裏,有個始終在壓抑自己情緒的記者突然發出了一聲哽咽的氣音。


周圍的人紛紛望過去,那記者有些慌亂地低頭,卻藏不住顯然是哭過的眼睛。


主席台上,蘇荷眼神裏露出不忍。


她身旁那人卻平靜。


“如果是x光,那應該會記得,十年前的第一場演唱會結束前我就說過——‘我為我的音樂夢想而來。我能給你們的隻會也隻有我自己的音樂。音樂上我將盡我所能,而音樂之外,我什麽都不做保證。’——即便十年後的今天,我也依然是這個態度。”


場中又安靜許久,才有記者默默舉手,站起來提出新的問題。


“那您在退圈之後會選擇怎樣的路,方便透露嗎?”


商驍目光微停。


須臾後,他垂眸,唇角微勾,竟然罕見地在鏡頭前露出一個極淡的笑容。


“其實退圈這個說法我並不認同,準確來說,應該是退居幕後。”


“——!”


記者們的好奇心頓時被調動大發。


然而這一次,主席台上的主持者卻直接宣布發布會到此結束,便安排安保隊伍在第一時間護送蘇荷和商驍離開。


各家媒體爭先恐後地成稿發布,有的早在出新聞發布會現場前便定稿交工,發布會上的內容很快呈現在所有熱切關注這件事的人們麵前。


而眾人討論的熱度,更是直接被帶到了那個“未解之謎”上——


所謂退居幕後,離開舞台之後的商驍到底是何去何從?


ja任憑這個話題發酵、熱度持續了將近一周。


在眾說紛紜時,所有人的注意力成功從部分無良媒體想要將商驍退圈惡意引導向的蘇荷的方向轉開後,ja娛樂官方微博的小編發了一條十分俏皮的微博:


【@驍,這我老板,他一直在。】


全網再次震驚。


【天神=ja幕後老板????什麽時候的事情為什麽我完全不知道??】


【難怪ja能留住商驍這尊金佛十年,原來根本就是他自己的公司?】


【純路人,不過想起之前惡意揣測商驍被蘇荷包養的那些人,哈哈哈哈哈我就問一句:臉疼嗎鍵盤俠們?】


【所以天神和魔王,這是真·門當戶對啊】


【emmmm其實我聽我一位客戶說過,名流圈裏不少人現在都知道了,商驍和蘇荷似乎最開始是家族聯姻,所以商驍的真實背景……ja對他來說也更像是鬧著玩一樣。如果我聽到的全是真的,那x光們真的沒必要埋怨,你們根本不知道他為了音樂到底放棄了多少。】


【聞到驚天八卦的味道】


【+1】


【+2】


【+10086!交八卦不殺!】


【……】


經過網上龐大的八卦鏈幾天幾夜的奮鬥,網友們終於得窺冰山一角。商家在各行業的產業占額被發掘出一小部分,而隻這一小部分也足以驚掉了吃瓜網友們手裏的瓜了。


一位x光戲稱:“這麽多年我一直以為自己粉的是個明明可以靠臉蛋卻偏偏要靠令人絕望的實力碾壓的實力派加偶像派的雙絕,萬萬沒想到等天神要退圈了我才知道,他其實是個明明可以靠家世一輩子生活在雲端但偏偏要跳進泥潭裏靠自己往上爬、偏偏還真又走回到了最高點的——這麽多年,委屈你了天神。”


這一條迅速被頂去了超話第一,剛從傷心欲絕裏脫身又被商驍背景砸懵的x光們終於回過神,在一種詭異而複雜的情緒裏紛紛排隊玩起了“屈尊屈尊”“這麽多年委屈你了”“天神可太委屈了”的梗。


而如今在《燃雪》和《穿越》綜藝大爆以後,蘇荷粉絲隊伍“荷葉”也壯大了空前的程度。


他們之中很快就有人敏感地發現了問題:


“商驍和荷荷是聯姻的話,荷荷還做了那麽多年的x光都沒得到回應,這怎麽想都是我寶貝女兒被欺負了啊!!”


“感化天神那樣的大冰山一定很辛苦,心疼嗚嗚嗚……”


“難怪看《穿越》綜藝前幾期的時候,總感覺荷荷在天神麵前就束手束腳的,原來是這樣!氣死媽媽了,荷荷別留情衝上去咬他!”


“……”


諸般言論鬧得網上喧囂時,蘇荷發了兩張照片出來,是她和商驍外景拍攝的婚紗照。


第一張圖是在一片花田裏,穿著長婚紗的女孩兒提著潔白的婚紗裙,和一身黑色西裝的男人相對而立。女孩兒白皙漂亮的臉蛋透著紅撲撲的嫣色,她踮起腳尖,輕閉著眼睛吻在那人淡色的小痣上。


而第二張圖裏,穿著長婚紗的女孩兒仍舊是站在花田裏,隻是這一次,一身修長筆挺西裝的男人單膝跪在她的麵前,輕吻她的指尖。而她微彎下腰,單手拎著男人的領帶,嬌俏漂亮的臉蛋上洋溢著恣肆的笑。


圖片之下,還有兩段字跡不同的留語——


第一段娟秀得體,又帶著點俏皮張揚:


“喜歡上一個對的人,大概就是把自己弄丟了、再找回來的過程。”


“你曾是我的夢想,而今亦是我獨有的無上榮光。”


第二段沉著平靜,唯有筆觸落處藏了鋒芒:


“有幸遇見你,你是我在世上所有的欲求與渴望。”


“若耄耋期頤,白發蒼蒼,我仍想和你牽手、擁抱、親吻,就像已經走過去的那一生一樣。”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完結啦,容我休息幾天再開始更番外


確定的番外大概有婚禮,幾個日常段子,還有一個親子綜藝;其餘想看的你們可以留言提,就這樣,你們的蛐火速下線準備開浪(x


*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