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不會笑。


變成人時不會,現在是一隻狗,當然也不會。牧峋壓下心中失落,搖頭蹭了蹭顧妤手掌,眼神慢慢堅定了下來。


他忽然認識到,自己想要保護顧妤。


保護他的小天鵝。


這也意味著他需要強大起來。之後的一天天裏,在顧妤看不見的地方,二哈拚命修煉。


也許是天賦異稟,他修為增長的很快。


那些後來來找茬的妖被他通通都打了回去,顧妤興奮的直撲棱翅膀。


牧峋記得,最後一次,在它打跑唯一一隻來挑戰的五千年妖.精.時。顧妤道:“你這麽厲害,一定能成為這麽久以來,第一個通過考驗飛升的人。”


牧峋漸漸的也發現,自己也確實快要到飛升的門檻了。


凡是到了這個地步的妖怪,要麽贏,要麽死。更何況,他是極速修煉提上來的修為,底子並不紮實。


牧峋敏感的猜到,自己這次飛升可能會不太好。


可是,他還放心不下顧妤。


他的天鵝還小,要是他死去,那些外界的危險就足以撕碎她。更何況,她還那樣好看。


在顧妤說出這句話後,他隻是抿了抿唇,小心揉著她頭發,並沒有答話。


牧峋不想飛升,不論飛升時是生是死,他都不想。他想一直陪著顧妤。可逐日增長的修為再也壓製不住。


他隻能一天天拖著。


因為修為暴漲,無法呆在靈氣不充足的地方。漸漸的,牧峋五髒開始衰竭,從心髒開始,一點點的。


可他一直是一副麵無表情的木訥模樣,也許是刻意想要隱瞞,顧妤從來都沒能發覺,隻像從前一樣修煉玩鬧著。


就這樣,他拖著身體,又拖了十年。


終於等到了顧妤修為提升,也變成了大家不敢招惹的一方大妖。


那一天,顧妤修煉完,正準備興奮的過來告訴牧峋,自己感受到了天道意誌的召喚,可來到小窩卻發現一個人也沒有。


公園裏冷冷清清的,一絲妖氣也聞不到。


牧峋離開了。


十幾年裏,他第一次離開。


顧妤以為他隻是正好出去,於是每天還會來,可是漸漸的,她發現牧峋是真的離開了。


——那隻狗不告而別了。


周圍的長輩告訴她,也許牧峋是飛升了。顧妤於是更加認真的修煉,她也想飛升,然後去問問那隻狗為什麽離開也不說一聲。


之後很多年,顧妤再沒有去過公園。直到預感到自己雷劫將至,才回到了從前最熟悉的地方。


隻是湖邊那隻一直守著她的狗卻最終不見了。


顧妤以為他不告而別,卻不知道,那隻狗之所以離開是因為雷劫再也壓製不住了。


五髒衰竭,牧峋吐了口血,自願放棄了機會。


他用自己多年的修為,和天道做交易,讓自己可以幫助顧妤度過考驗。


牧峋一直記得,顧妤的願望是飛升成為仙人。


那隻小天鵝在第一次見麵時,就曾這樣意氣風發的告訴他。他守了她很多年,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成全她。


後來,天道遵守了約定,在牧峋融身大道後,將他的意識分散投到了顧妤的情劫之中,讓她得以重生。


他應允牧峋的要求,將他性格中最惡劣的部分投放到幻境之中,看著顧妤動容之後又厭惡,不為所動的斬斷情絲,然後終結一切。


那是他自己的要求。


用最後一絲意識,幫助她飛升。


係統聲音落下後歎了口氣,眸光複雜看著顧妤,終於感到那融於自己身體的意識漸漸消散。


“謝謝,還有,幫我好好看看她。”


這是它聽見的最後一句話。


作者有話要說:  【十月十三日開文,開的是《被我綁定的宿主們都修羅場了[快穿]》這本,小可愛們不見不散啊,麽啾~】


這章番外其實是解釋前麵的,係統就是天道,二哈為了讓顧妤能夠平安的飛升,在融合天道後用自己性格中最惡劣的東西製造了幻境,讓顧妤得以簡單度過情劫。


在顧妤飛升後,他和天道的交易完成,就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