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沒關係,先不要說話,我們省點力氣。”葉穀秋忙把人從地上抱起來,一看身後,孫建業已經拿著錢跑了個沒影,隻是現在也管不了太多,交代起來,“靈犀,一通,你們兩個拉著手,慢慢從這裏下去,知道嗎?”


“好,爸爸,你快救波波哥哥。”葉靈犀哭著喊了一句。


葉穀秋知道不能再耽誤了,忙快步把他抱了下去,簡單用車上的衣服綁了一下,便又上樓接葉靈犀他們。


一坐上車,便發動油門往市醫院開去。


看著葉穀秋的車離開,孫建業這才長呼了一口氣,得意地看了一箱子的錢,準備在外呆一晚,第二天再回去。


找到旅館,趁著大清早地,孫建業就連忙溜進去,羅超群還在睡覺,聽見開門的動靜,猛地清醒,喊了一句,“誰?”


孫建業找到燈的開關,一按,整個屋子變得亮堂起來,得意地晃一晃手中的箱子,回道,“超群,我拿到錢了,別睡了,咱們趕快離開這裏,找一個地方好好地過日子。”說著,已經打開了箱子。


定睛一看,羅超群眼都亮了,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麽多錢,忙點點頭,就要去穿衣服。


把近幾日的東西簡單收拾了一下,兩人正要離開,門突然被人一腳踹開。


三四個舉著手槍的警察便闖了進來,喊道,“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請放棄抵抗!”


“什麽?警官,請問我們做了什麽事啊?你們是不是抓錯人了?”孫建業不解地問道,至於自己做的綁架案,一時半會是找不上來的,這才有底氣這麽說。


為首的警察沒有回答,先把兩個人製服,拷上了手銬,這才回,“裝什麽傻呢?一個月前一男一女的搶劫案這就忘了?”


說完,便把兩個人給押了起來,孫建業更覺得冤枉,連忙喊道,“警官,真的不是我,是你們搞錯了啊!”


“別狡辯。”警察壓根不管,兩個人把他們押上了警車。另外一些把旅館裏的可疑東西帶走了。


進了警察局,麵對著警察的審問,孫建業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是羅超群夥同一個男人去搶了一家首飾店,現在被抓到了,而他們一致認為那個同夥就是他,關鍵是羅超群竟然還承認了。


心中更為憤慨,怪不得一到這裏,羅超群就整天躲在酒店不出來,原來是早就已經看到了他們的通緝信。


幸好葉群波出來擋了一下,孫建業原來的力度受到影響,那一刀刺得並不深,已經轉危為安了。


沈喬在醫院收到警察局的來電,說是綁架犯已經找到了,現在看著葉群波心不在焉的吃飯,笑著摸摸他的頭,決定把真相說出來,“波波,其實這件事情本來應該早點告訴你的,不過希望現在也不晚。那個叫孫建業的的確是你的親生父親,我們是因為他把你丟在了福利院才決定帶你回來的。現在,你知道了,至於要怎麽做,我和穀秋都不會幹涉你的。”


第828章 我們的愛是永遠


聞言,葉群波的內心更為後悔,忍不住落了淚,摟住沈喬,哭了起來,“爸媽,對不起,我……都是我的錯。”


哭過之後,心情也跟著好了不少。雖然葉群波也知道孫建業做錯了,畢竟是自己的親生父親,便主動去警察局看了他。


兩人一番交談之後,孫建業總算有悔過之心,在牢獄裏麵的情緒也漸漸好轉,至於羅超群,似乎有了心理準備,竟然比任何人都過得平靜。


從監獄裏麵出來,葉穀秋和沈喬就等在門口,一笑,道,“波波,我們回家吧!”


“波波哥哥,靈犀想你了。”


“波波哥哥,一通一個人搞不定。”


幾種聲音,讓葉群波的內心更加無法平靜。


……


回到葉家,生活終於又恢複了之前的安寧,那場意外仿佛從來沒有來過。


隻是沈喬卻打從心底覺得,這幾天以來,葉穀秋總是有些怪怪的,整天不在辦公室裏待著,有時候一整天都找不到人。


現在,明明躺在一張床上,他還在台燈前看書。


沈喬看了好幾眼,他仿佛都沒有看見,真稱得上專心致誌。


歎了一口氣,過去拍掉,怒道,“葉穀秋,書有那麽好看嗎?”


聞言,葉穀秋終於有了反應,忙把書合上,挪過來摟住沈喬,輕聲道,“當然沒有,是我錯了。”


“還說知道錯了?我看你就沒有記性,你說你這幾天晚上是不是都在看詩集,年輕時候倒沒有見你看過,到了中年,卻愈發起勁。”沈喬不留情麵地說道。


葉穀秋老臉一紅,連連說是,摟住沈喬躺了下去,“知道了,我隻是最近有看詩的必要。”


“搞不懂你。”沈喬搖頭回了一句,便推開葉穀秋,轉身睡去。


第二天一醒來,身邊竟然沒了人。


沈喬心有不甘地在葉穀秋睡的地方拍了一下,怒道,“還說錯了,自從轉業回來,哪有自己不打聲招呼就起來的。”心裏的怨氣不自覺加深。


去洗漱間收拾完,來到客廳,沈喬才終於發覺,今天的家裏實在太奇怪了,安靜得有些可怕,本來該吃早飯的時間點竟然沒有一個人,疑惑地喊了幾聲,“爸媽……波波……一通……”竟然全都沒有反應。


正想怎麽回事,電話突然響了,沈喬忙過去接過,那邊傳來了沈秋意的聲音,隻聽她道,“小喬姐,你現在有事嗎?快到魅影婚紗店找我吧,我看到阿南他……他帶著別的女人在這逛街,你快來幫我主持公道啊!”


“什麽?”沈喬有些吃驚,滿臉疑惑,雖然覺得喬南不是那種人,還是乖乖應了下來,取了大衣出了門。


開車來到魅影婚紗店,沈秋意已經等在了門口。


看來事情還真是挺急的,沈喬心道,連忙把車停好,就走了過去,擔心地問,“秋意,你說得是真的嗎?阿南他……”


“你快去看看吧,小喬姐。”沈秋意仿佛一刻都不能等,連忙拉住沈喬就往店裏跑。


沒走幾步,喬南卻款款向他們走過來,提醒道,“小心肚子裏的孩子,別這麽風風火火的。”


這恩愛樣哪裏像有問題的,沈喬無奈地看了他們一眼,正想問怎麽回事,兩人便摟了上去,沈秋意甜蜜一笑,這才轉過身來,輕聲道,“小喬姐,你快穿上婚紗吧,一會兒新郎就要來接你了。”


“什麽?”沈喬有些不明所以。這時候腦子裏突然回想起一個月前,葉穀秋隨意遞過來幾張設計圖,問哪一套好看,借口是林愛娟想讓她幫忙看一看,便欣喜地選了一套,還打了電話問候林愛娟。現在突然明白過來,這好像一切都是葉穀秋計劃好的。


愣神間,店裏的服務員把她選中的那套婚紗拿了過來,微笑道,“您好,這是葉先生特意為您定做的,請問現在要穿上嗎?”


“好漂亮啊,小喬姐,快進去試試。”沈秋意羨慕地提醒。


沈喬點點頭,便隨著服務員進去了。


一會功夫,沈喬換好了衣服,剛好合身,拉開窗簾,走了出去,就是一麵落地鏡。想當年,他們試婚紗的時候,哪裏有這樣的鏡子,陳年往事湧了進來,沈喬不由得一笑,慢慢走了出去。


整個夢幻般的白紗襯得沈喬整個人更為白皙,一站在那就讓人移不開眼。


服務員正準備去誇,已被沈秋意捷足先登,她繞了沈喬一圈,感歎道,“小喬姐,你穿上這個連我都要為之傾倒了,更不用說我姐夫了。”


“就你嘴貧。”沈喬有些不好意思,抬頭看了一眼店裏的時鍾。


頓了一會,門口就響起了汽車的鳴笛聲,沈秋意一看,連忙提醒起來,道,“小喬姐,快出去,我姐夫已經來了。”


剛轉過身,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挺拔身影便出現在門口,自信地朝著他們走來。


一如那年的他,依舊那麽帥氣,眼神裏還有濃濃的愛意。


沈喬想起來了,今天是他們當年辦婚宴的日子。


“小喬,我來接你回家了。”


“好。”沈喬一笑,便把手遞了過去,安心的感覺瞬間填滿整個心房。


沈秋意在一旁看的羨慕極了,拉住喬南的手,認真地說道,“老公,我們再辦一次婚禮吧,小喬姐的婚紗好漂亮啊!”


“好,我們一年辦一次,不過下一次,就讓肚子裏的這個小家夥一起見證吧!”說著,兩人這才走出婚紗店。


他們還得趕著去看沈喬和葉穀秋的禮成儀式。


酒店裏,全都用白色玫瑰裝飾,如夢如幻。


沈喬進去的時候,都有些不敢相信,剛站定,葉靈犀他們幾個便全都站在了她身後,手裏拿著花籃。


隨著音樂慢慢響起,沈喬這才收回目光,挽住葉穀秋的胳膊,用心地感受著他的用心。


來到舞台中間,所有的燈光全打在了他們身上,音樂戛然而止。


葉穀秋從他身後的葉一通手裏拿過戒指,舉起來,溫柔地開口,“小喬,今天是我們的婚宴十年紀念日,我看了很多詩集,想說些浪漫的話,但發現,那些都不能表達我的愛意。現在,我隻想說,我對你的愛是永遠,如初。”


四周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好像有些嘈雜,沈喬含笑看了一眼那些鼓掌的人,他們的孩子、家人、朋友,都在祝福著,拿過話筒,看向眼前那個人,大聲道,“我亦如你。”


那,就讓我們的愛成為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