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目前狀況而言,你確實有些極端情緒偏向,不過我們現在不怎麽說偏執症,醫學生更多會稱呼為精神分裂症。但你還沒有那麽嚴重,隻要及時疏導加自我管理,就還是正常的。”


喋喋不休地話語變成陌生文字縈繞在頭頂。


餘江楓好像失聰了。


隻能不斷聽見“極端情緒偏向”這幾個字。


像腦中開了錄音機,一遍又一遍呼喊,振聾發聵。


/


度日如年,就連秒針都變得緩慢。


木少傾仰頭盯著牆上掛鍾,眼底開始濡濕,甚至顧不得人來人往詫異眼神,放聲大哭。


微信“叮咚”的聲音將她片刻拯救,以為是餘江楓來了消息,她手忙腳亂舉起來,卻隻見到木藝的名字。


失望霎時放大成海,滑開解鎖。


是一張張抓拍的模糊照片。


即使不用放大,木少傾依然能辨認出,那是誰。


下麵是木藝發來的文字——


[我剛才去市院接病人碰見大佬了。]


[時間緊我沒來得及上前問,他是不舒服嗎?]


[為什麽不來附院找我?你們瞧不起我?]


信息聲還在連續作響,她卻在也顧不上,衝出警察局,一路踩著油門到達市院樓下。


可是他在幾樓?哪個科室?是否已經離開了?


這些通通都沒有答案,木少傾站在雜亂無章的醫院大廳,生平第一次如此孤立無援,她覺得身邊腳步聲和叫號聲都變慢了。


有人碰著她肩膀,連道歉都沒說就走了。


因為被丟下的感覺太糟糕,她想起十三歲的夏天,木帆跟她揮手,然後在汽車尾氣中消失不見。


直覺告訴她,如果今天沒能找到餘江楓,他就再也不會出現了。


莫名其妙的力量支撐她一層層診室找過去,每個身高身材相當的背影都被她騷擾了遍,手上小腿滲出血,把紗布染紅。


飛蛾撲火時是否也這樣。


是含著淚,然後鼓足了巨大勇氣,卻不知前方雪山深淵。


“木木!”


熟悉的、夢裏出現過千百次的、耳邊廝磨日日夜夜的聲音穿越層層障礙,在她耳邊炸裂,四處尋找中,她終於看見了他。


站在精神科診室門口,手上拿著此刻病曆,有些不安,有些局促。


撥開身邊所有阻礙,木少傾衝向他,想給他一巴掌。


在那之前,卻沒忍住,撞進他胸膛,感受溫熱氣息和狂烈心跳。


“你為什麽不接電話?為什麽要消失?你來這兒做什麽?”


她有好多問題想問,想說自己在警察局等了很久,還想說剛才路上超速肯定扣了很多分,以後要遵紀守法做個好公民。


但是,餘江楓的手臂太緊,讓人無法呼吸。


他也害怕,心跳出賣了他。


/


醫院天台上有好些病人和醫生,看看風景眺望遠方,對難以戰勝的病魔和繁雜沉重的工作說聲“我不怕你”。


木少傾和餘江楓站在塔台陰影下。


“事情就是這樣,我想著,萬一我真是精神分裂,我一定離開你的。”


“或許就像你那個師兄說的,很多時候你不喜歡我的行為,比如被定位,但是你選擇了忍受。”


“他們告訴我,忍受不代表接受,時間久了,我會傷害你,你也會覺得很累。”


他到底什麽時候才能長大?


木少傾有些無奈,恨不得揪著他的耳朵大罵一通。


但這不符合她高貴優雅的藝術家氣息。


從口袋裏拿出手機,她下命令,“喏,把你那個定位軟件重新下一遍,要我也能定位你的那種。”





餘江楓滿臉問號,不知心靈溝通怎麽變成了科技大會。


他還是乖乖接過,打開了互相權限,“這樣就好了,以後你也能直到我在哪兒。”


看著屏幕上兩個小綠點重合,果然有種莫名安全感。木少傾哂笑,有點明白小朋友當初的出發點。


她抬起腳,摸了摸餘江楓毛茸茸的頭,“以後我也監視你,你會覺得我有病嗎,會不開心嗎?”


“當然不會,”德牧迅速搖頭,“我好開心,這證明你喜歡我嘛。”


“所以啊,我不是在忍受,因為是你,所以我都可以接受,”木少傾挽著他的胳膊走到欄杆前麵,臨市擁堵交通成網,“你想要為了你我找回真正的自己,學著生活,學著依賴,這讓我愉悅,讓我覺得舒服。而且我永遠相信你,無論我做了多過分的事情,餘江楓,永遠都不會傷害我。”


他就算是氣急敗壞捅自己一刀,也不會碰她一根汗毛。


這番話說得發自肺腑,餘江楓腦子也終於轉過彎來,就算對自己沒信心……


也要相信他對木少傾的死心塌地已經到了,滿級滿經驗毫無上升餘地的等級。


這麽一想,豁然開朗。


居然想要離開小姐姐,他剛才是瘋了嗎?


還是被鬼附身了?


前兩天來與慕推銷風水假山的大師叫什麽,他能不能再回來。


正在胡思亂想中,他的手被牽住,中指被套了個易拉罐鐵環。


小狗般濕漉漉的眼睛望著她,木少傾狡黠勾唇,“餘江楓,我們結婚吧。”


“可是……這種事應該……”


“誰提出來都一樣,因為你的戶口本在我這兒,所以結不結還是我說了算。”


留下輕飄飄一句話,木少傾掙開他的胳膊獨自轉身離開。


身後登時跟著小尾巴左問右問。


“我媽什麽時候把戶口本給你啦?”


“那我們什麽時候能結婚啊,下個月三號是我的生日誒。”


“那就三號吧,當我的生日禮物!”


煩不勝煩,木少傾捂著耳朵,有些惱怒,想把那張聒噪嘴巴縫上,“看你表現,要是再任性,明年你也別想結婚。”


“啊……不要啊,我很聽話的,你說一我不說二。”


他奶兮兮扒拉她的肩膀,被瞪了一眼,又乖乖收手。


木少傾忍著笑,假裝高冷,“那你學小狗叫。”


她有這個想法很久了,就是以前不敢說,現在占據製高地,必須把握機會。


人形德牧叫起來,大概很可愛吧。


男孩瞠目結舌,被這個沙雕要求震撼心靈。


他結巴半天,義正言辭的拒絕,“怎麽可以,我堂堂男子漢,新貴公司總裁,商場一顆冉冉新星,怎麽可能學狗叫給你聽?”


下一秒,“……汪。”


天台風那麽大,吹得人衣服鼓起來,他們在爭執聲中離開,成為這個城市裏,少有的,能找到救贖的一對。


沒人能保證永遠。


但是此時此刻。


無論是餘江楓還是木少傾,都不想用理智定義。


因為上天給你安排了愛人,可大多數都沒有遇到,也有些遇到了,卻錯了時間地點。


他們三生有幸,可以彼此相擁。


從此黃昏裏可以擁抱,星夜可以親吻。


極致占有,抵死纏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