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也不必再說什麽出身如何,普天之下,哪位世家閨秀能比皇後尊貴?”蕭元景道,“若是誰再敢非議皇後,朕絕不會輕饒了去。”


蕭元景見他們都沒了話,輕描淡寫道:“還望諸位今後都能將心思往朝局正事上放一放,若是不想幹了,直說就是……都退下吧。”


眾人聽出他話中的意思來,也毫不懷疑他真能做出此事,紛紛噤若寒蟬地告退。經此一事,他們算是意識到,新帝不似先帝。


出門後麵麵相覷,隨即搖頭苦笑著散去了。


蕭元景幹淨利落地料理此事,而內務府那邊,也在緊鑼密鼓地籌備著封後大典。


隻是南雲如今有孕在身,並不適合太過繁瑣的典禮,內務府便酌情刪減了些瑣碎的事宜,留了最重要的部分。


饒是如此,封後大典進行到一半時,南雲卻還是累得厲害,險些沒等站穩。


身上的層層禮服、發上的釵環鳳冠都太重了些,她受傷之後身體虛弱,尚未將養回來,如今自是力不從心。


好在蕭元景及時扶了她一把,方才算是站穩。


南雲偏過頭去,飛快地衝蕭元景笑了笑,又端正了神色,一本正經地依著禮節走著。


可蕭元景卻並沒再鬆開她,而是順勢攥住了她的手,十指相和,不疾不徐地並肩登上了高階。


南雲先是一怔,隨即垂下眼睫來,抿唇笑著。


正紅色的衣擺鋪開來,金線繡著的鳳凰在暖陽的照射之下熠熠生輝,愈發襯出她的好容色來。


蕭元景一身墨色的禮服,帝王氣度盡顯,可冠冕之下的神情卻顯得很是溫柔。


帝後兩人並肩站在玉階之上,確是一對璧人。


眾人匍匐在下,恭恭敬敬地行著禮。


南雲攥著蕭元景的手,輕聲道:“像是做夢一樣……”


自她在落魄之際遇上蕭元景始,到如今,尚不足一載,可再想起來卻像是恍如隔世一般。


打從進寧王府那一日起,她就自覺拋下了所謂的顏麵,那時並沒料到,蕭元景會替她補上所有遺憾,還將她如珠似寶地捧在手心護著……就如同父親在時所說的那樣。


兜兜轉轉,好在她還是尋著了個這麽一個人。


蕭元景摩挲著她指節,低低地笑道:“往後餘生,我都會陪著你。”


玉階之下,眾人畢恭畢敬的,誰也不敢抬頭看。


玉階之上的帝後二人,卻在這種情形之下說起情話,互許終生來。


南雲仰頭看向他,笑盈盈的:“我亦然。”


-正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完。


每次到收尾的時候,都會格外卡文,修修改改很多遍,最後還是決定這樣結局,要發的糖就都放番外好了~


本來是準備寫三個番外,又想了想,會再添一兩個(會是免費的福利~感謝大家對我的包容orz


——關於這本文想說的——


又到了每本必備的自我總結小論文時間orz


這本的初衷,其實挺明顯的,就是想寫一個落魄之時峰回路轉的故事——就算再怎麽落魄,都不要絕望,日子總是會好起來的。


這其實是個很理想化的設定,現實裏或許壓根不會有,但並不妨礙可以抱有這樣的期待。就算遇不到阿景這樣的絕世好男友,或許會一夜暴富也說不定(bushi……(總而言之,不管再怎麽落魄,都不要放棄希望呀


在寫作上,相對前兩本而言,現在已經能把感情線寫得讓自己滿意了,挺開心的。


但是缺點還是有的,不過進步總不是一蹴而就的,爭取下本繼續加油。


最後還是感謝所有支持正版的讀者,謝謝大家喜歡這個故事,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