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燁半蹲著,低頭看著被壓在地上的人:“六叔,您這話說的就有些不客觀了,我明明是司閣揆養的一隻狗。”


渠六表情一滯:“司閣下,您別聽別人挑撥,司閣揆對您嚴厲也是為了您好,司家以後到底是你的……”


“司家?”


司燁像是聽到什麽好笑的事情,笑出聲來,他站走到牆邊的架子前,拿起架子上司嫻最喜歡的水晶珊瑚,手一鬆,“哐當”一聲砸在了地麵上:“爛成這樣,拆了吧。”


他不再看地麵上的人,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好好押好渠六,防止他自殺。”


“是。”


二樓。


楊弘聞著紙張燃燒的味道,推開了走廊盡頭書房的門,刺鼻的煙霧撲麵而來。


門口幾個人下意識的皺起眉,在煙霧繚繞的書房裏,看到了朦朧的火光。


一道消瘦的身影佝僂著,將手上最後幾張信紙扔在鐵桶內的火堆中,她聲音嘶啞:“楚笑養的狗?”


楊弘看著散開煙霧中心,最後幾張信紙化成灰燼,眼皮沒有抬一下:“在。”


司嫻表情一滯,瞬間又恢複了正常:“我跟你們走。”


她從地板上站起來,一步步穩穩的踩著,走到楊弘麵前:“替我給你家主人帶句話,帶走我容易,到時候想當什麽事都沒有發生把我送回來,可就沒有這麽簡單了。”


楊弘沒有回答司嫻的話,而是站在門口,聽著樓道交不上,扭過頭看著樓梯口出現的司燁。


他回過頭看著司嫻,笑容滿麵:“希望一會兒,您還能保持住現在的禮儀。”


司嫻看著意料之外的司燁,臉上終於流露出慌亂來。


有司燁的配合,所有被掩埋和燒毀證據都被深一層次再次挖起。


從城郊地下的仿製的迷你版“島心蘭”,到十幾個貴族屍體被翻出,到規司獄刑訊室第八聯軍總指揮的供詞,再到信息部攔截的從司宅透露的軍方消息……


楊弘帶著人壓著司嫻,親眼見證了一個人一夜白頭。


最後渠六的供詞呈上的時候,司嫻已經徹底崩潰,維持了大半輩子的溫和麵具碎成裂片,在刑訊室罵了哭,哭了罵。


最後體力不支昏了過去。


醒來後她看著楊弘,再一次恢複到了原先的司閣揆,聲音喑啞而冷靜:“所有的事情跟敏兒無關,隻要你們答應我不遷怒無辜的人,我願意和盤托出。”


楊弘鬆了口氣:“當然。”


事實上,他們查到的,司敏的確沒有摻和到司家的事情中。


他家陛下連司敏的封地都劃好了。


——


帝宮還在重建。


帝宮和帝宮政務院,暫時遷到了規司,政務院小樓就作為了楚笑的臨時居住地。


楊弘從規司獄出來,回到辦公室換了身衣服,在樓內乘坐專門的電梯,步行到了小樓前。


他往門前一站,等大門打開後直接踏進了院子。


——大門用了臉部掃描係統,敲門陛下也聽不到。


院子外擺著一張雙人沙發,年輕的星帝躺在沙發上,嘴裏叼著一根棒棒糖,手裏握著一本《唇語入門》。


楊弘站在沙發邊等了五分鍾,知道自己再等下去,對方也不可能察覺。


隻能換個方向,走到沙發一側,將陽光給擋住。


正主終於察覺到有人來,移開書本露出臉色發白的臉,仰著頭看著楊弘:“你能不能往旁邊移一下。”


因為聽力受損,接收不到收音的反饋,楚笑說話的音色和音量都有些不正常。


楊弘拿起便攜光腦遞給楚笑。


楚笑歎了口氣:“休病假都不放過我,你是周扒皮麽——”


抱怨歸抱怨,楚笑還是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伸手接過了便攜光腦。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曙光計劃報告”六個大字。


楚笑打了個哈欠,歪在沙發背上。


名字還挺中二。


中二歸中二,楊弘和司燁這倆,雙黑薈萃,黑的冒水。


司家麾下的工廠、軍官、政府要員,核心產業都開始全麵收網。與司家相關的關係網也在審訊中,進一步的梳理明確,不少眼線也浮出水麵……


這麽一個龐大的網之外,兩人還聯合了規司、警署、帝宮政務院、軍方宴圖元帥,把相關有牽扯的政治世家和貴族家族給一鍋端了。


這麽大動作,聯合的這群人愣是把動靜給按下去了。


最起碼她這裏風平浪靜,民間也是安樂悠閑。


楚笑:“帝衛軍你們都拉去了?”


楊弘打開通訊器打字:【我膽子小,怕半路上被人收拾了。】


楚笑:“規司獄的人都不夠保護你?”


楊弘:【自己人用起來更趁手】


楚笑嗤笑一聲:“你自己人範圍可挺小的。”


楊弘:【謝謝誇獎】


楚笑也知道鬥嘴絕對鬥不過楊弘,收起光腦,想了想:“帝衛軍我再調兩隊隊給你,讓雷勵跟著你。”


楊弘帶走的那隊,帝宮政務院之前打過申請,應該是負責巡邏帝宮政務院的安保,算起來隻是帝衛軍的外圍。


她思路越來越明晰:“婁野那我會打招呼,軍方那邊的情況他比你熟悉,你有什麽需求,可以聯係婁野。”


“你這邊要衡量好時間,如果時間上覺得來不及,就得有有所側重有所放棄,投降儀式之前,我要拿到最後的報告。”


“到時候趁著投降儀式簽訂的熱度,把調查結果和報告公布出去。”


“民間聲音可以幫助我們將反彈力量降到最低。”


……


楊弘將所有的要點記錄完畢,想了想打了一行字:【邵家要留著麽?】


楚笑收起光腦:“邵家你看著辦吧。”


楊弘:“……”


他正準備再問清楚一些,就見一道穿著淺灰色居家服的身影從門後走了出來。


是邵衍。


比起上次在醫院見到,他臉上有了不少血色,隻是拆掉紗布的傷口從鎖骨沒入了領口,有些觸目驚心。


最後一戰,遲到聯軍和浮空軍親眼目睹了那一場無差別大轟炸。


楊弘單靠想象,都明白那時在場人的感受。


更何況是邵衍。


所以後麵的劇情在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又在所有人的理解之中。


邵衍駕駛的【微笑】,突破了十幾台己方機甲的攔截,一頭紮進火海。


被拖出來的時候,機甲毀的不成樣子,人也重傷垂危。


要不是找到了帝舟的智能核心,得知兩艘救生艙已經彈出,恐怕後世又得多個可歌可泣的殉情故事。


兩個男人直視後,相互頷首示意。


楊弘心知打擾倆病患休息的確不太厚道,對著沙發上的楚笑道:“那我告辭了。”


楚笑打了個哈欠:“走的時候記得把門關上,我再睡一會兒。”


楊弘走了幾步才意識到,剛才自己沒打字,他家陛下好像也秒接上了。


這是唇語速成?還是聽力已經恢複?


楊弘輕笑,大概隻有他家陛下自己知道了。


他走出大門,轉身關門的時候,視線朝著院子裏看了一眼。


年輕的星帝躺在沙發上,眯著眼睛不知道是畏光還是犯困,嘴角卻是上揚著的。


光線正好,院子裏的花開的繁盛,小機器人提著水桶咕嚕咕的滾著。


在大門關上的一瞬。


站邊沙發邊的男人彎著腰,低頭落下一吻。


作者有話要說:  其實老讀者知道,我個人喜歡正文開放式結局,長番外。


綜合大家反饋,我補了個尾聲。


番外曾經在微博上發起投票,發現大家口味有點不一致,投什麽的都有。


我就按照自己興趣自己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