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沒回答我。”顧城安任曲柚拉著,執拗地說。


曲柚懶得理他,等走到人少的地方,丟開他的手。


顧城安蹭過來抱到她腰上,“不回答就在這壁咚。”他瞥了一眼旁邊一顆櫻花樹,勾唇:“樹咚也行。”


曲柚:“……”


她剛準備回答一下他,卻被顧城安真的壓到那顆已經過了花期的櫻花樹上,男人將她的小臉往中間擠,把她的小嘴擠成小鴨嘴,對他笑:“回答時限已過,你沒有機會了。”含上她的小嘴。


顧城安親得忘我,把曲柚弄得滿臉通紅,捶了他好幾拳。


有兩個保潔阿姨路過,嫌棄地“咦”了一聲,“現在了年輕人啊!”


另外一個很快補了一句:“那個男的也不年輕了,跟我們差不多大啊,竟然來我們學校拐小姑娘,禽.獸。”


顧城安:“……”


曲柚“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看著眼前親不下去黑了臉的男人。


顧城安不想在這個地方呆了,將曲柚拉走。


一路沒再停,直接出了校門走到顧城安的賓利麵前,他這回沒給曲柚拉副駕駛的門,而是給她拉了後門,對她朝後座裏麵指了指。


曲柚疑惑地看過去,眼睛驀地一亮。


坐墊上有一個小箱子,箱子裏蠕動著四隻剛出生的小狗狗,毛都還沒長出來,肉乎乎的一團,曲柚被萌化了。


她鑽進車裏,挽了挽耳邊的碎發,小臉湊過去近距離看箱子裏的小狗,“你不是要將他們交給學校的流浪貓狗小站嗎?”


箱子裏的小狗狗都太小了,曲柚都不敢摸,怕把它們摸出什麽問題來。


“遇見了也算緣分,就養著唄。”顧城安手伸進車裏揉揉曲柚的腦袋,將她軟絨的頭發揉出亂毛,又給她理回去。


曲柚就坐在了後座看小狗狗,顧城安背著她的書包上了駕駛座,將她的書包拿下來時從後視鏡看她。


曲柚將小箱子抱到自己腿上,眉眼燦燦地埋頭盯著箱子裏的小狗狗看,顧城安趁機拉開曲柚的書包。


書包打開,果然看見有一封粉紅色的信躺在裏麵。


顧城安心裏罵了一句“又來!”,黑著臉快速將那封信抽出,然後裝作什麽都沒發生過輕輕將書包鏈子拉回去。


“這個箱子你是從哪弄來的啊?我記得你發給我的那個照片裏沒有箱子的。”曲柚頭沒抬,對顧城安問。


顧城安淡定地將書包落到副駕駛座上,對曲柚回:“教超的阿姨送的。”


曲柚“哦”了一聲。


“我去丟個垃圾。”顧城安打開車門鑽出去,那封粉紅色的信被他扣在掌心,不可察覺地滑進西褲口袋裏。


“你等下,順便幫我丟一下這個。”曲柚將一坨小紙團遞向顧城安,那是她剛才用來擦汗的紙。


“嗯。”顧城安接過,轉身朝不遠處的垃圾桶走去。


他走到垃圾桶麵前,回頭看了眼車裏的女孩,見她還埋著頭看箱子裏的小狗,他立馬將褲包裏的信掏出來丟到地上,然後重重踩上去,踩了幾腳之後,他也不嫌髒,撿起來將信撕了,丟進垃圾桶裏。


“……”學校門口的保安大叔用智障的眼神看他。


因為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瞧見這種場景了,顧城安幾乎每天都會來接曲柚吃飯,保安大叔們都認得他,並且,經常看見他手撕被自己踩髒的情書。


-


曲柚的閨蜜柳韞若和她老公生的小寶寶滿月了,顧城安陪著曲柚去參加滿月宴,包了一個脹鼓鼓的大紅包,買了一套可愛的小衣服和一堆小玩具帶過去。


宴會上碰見了曲柚的前男友度竑,而且被柳韞若告知,度竑就是那個與她失散多年的親哥哥,曲柚有些吃驚,全然沒注意到顧城安的臉色很不好看。


柳韞若抱著孩子跟曲柚聊著天,度竑走過來說想抱抱孩子,柳韞若心悅地把孩子遞給他。


度竑抱了一會,孩子就哭了,走回來準備遞還給柳韞若。


柳韞若接過孩子,說:“可能餓奶了,我感冒了不大好喂他,哥哥你幫我去找我老公吧,讓他給孩子泡奶。”


度竑準備說“我來泡吧”,但反應過來他不會,便依言去找段延風。


曲柚捏了捏柳韞若繈褓中哭兮兮小奶娃的小嫩臉。


-


參加完滿月宴,顧城安送曲柚回學校,他將車開到學校門口旁邊一個小徑裏,閃了閃車燈,將曲柚從副駕駛提到自己腿上,讓她坐到自己身上,扣過她的腦袋來,將她狠狠吻了一通。


曲柚被吻得暈暈乎乎,揉揉被親腫的唇,疑惑地看他,“你幹嘛。”


“生氣!”顧城安哼了一聲,別過臉。


看男人氣吼吼的樣子,曲柚仔細想了想,也沒想明白自己怎麽惹著他了,她揪上他的大耳朵,試著問:“因為我酒宴的時候吃了洋蔥,熏到你了?”


顧城安:“……”


“不是。”


“那是什麽?”曲柚手滑下去摳了摳顧城安喉結的位置。


顧城安掐了一把她的腰,“以後不許和度竑說話。”


曲柚:“……”她終於反應過來什麽。


“原來你是吃醋了。”曲柚哭笑不得。


顧城安不理他,看著窗外。


哢噠一聲,他用打火機點了根煙,剛準備叼嘴裏,曲柚一把奪了煙,“你答應過我要戒煙的,要是你抽了煙,以後就不許親我了。”


曲柚不喜歡很多味道奇怪的東西,煙味是最不喜歡的味道之一,顧城安為了她也將煙戒了,這根煙是酒宴上段延風塞給他的。


“你解釋我就不抽。”顧城安說。


曲柚撚掉煙頭,下車將煙丟進垃圾桶裏,走回來站在車門口說:“我又沒鬼,有什麽好解釋的啊。”


她說完繞到副駕駛,手鑽過車窗拿了放在儀表台上的包包,“我不跟你說了,回宿舍了。”


顧城安眉骨一跳,趕緊開了車門下車,將曲柚攔住,將她抱進懷裏,“讓我抱一會再走。”


見曲柚生氣了,他沒敢再介懷那事,本身也是他太過小心眼了,可,他就是見不得曲柚跟前男友有過多的交集,現在這個前男友還變成了她閨蜜的哥哥,他怎麽能忍得住。


男人態度溫和下來,曲柚也沒那麽生氣了,她任顧城安抱著她,任顧城安親在她耳朵上,半晌她軟軟地說:“其實我跟他也沒怎麽談的,那個時候還是高中,我成績不怎麽好,他是我們學校的校草加學霸,很風雲人物那種,然後他追我,說對我一見鍾情什麽的,讓我做她女朋友,他可以教我學習,提高我的成績,當時我、我沒忍住就答應他了,但是我爸媽管得嚴,不讓早戀的,我怕爸媽發現,跟他談了一個星期就提分手了,而且、而且我也不怎麽喜歡他的,就是單純的覺得有個人輔導我學習也好呀,當時他要高考了,也知道學業為重,見我實在不願意也沒糾纏了。”


顧城安大掌抬到曲柚腦袋上搓她的頭發,將她一頭秀發搓成雞窩,“嗯,談了一個星期呢。”


緊接著氣啾啾三連問:“抱過沒有?!親過沒有?!牽過沒有?!”


“都沒有。”曲柚小臉從顧城安懷裏鑽出來,“我們那個時候很純潔的,在一起的時候都是他給我講題或者尬聊,而且我很害羞的,才不會讓他牽手,更別說親親抱抱了。”


顧城安唇角輕輕揚了揚,眸底的暗色褪去,被某種得意之色代替。


“雖然沒有做那些事情,可是也談過,要罰。”顧城安將曲柚的小臉捏起來,咬了咬她的小鼻子。


曲柚對他皺皺鼻子,“小氣鬼。”而後小聲嘀咕了一句,“都多大的人了。”


“你說什麽?”顧城安看她。


“沒什麽。”曲柚搖頭。


“嫌棄我老?”顧城安將曲柚的小臉往兩邊扯。


曲柚眼珠轉了轉,“嗯……有點吧。”


下一秒他被顧城安抱起來舉高。


“啊,你放我下來!”曲柚嚇壞了。


顧城安立馬將她落到懷裏,“還敢不敢嫌棄我?”


“不敢了不敢了。”曲柚揪緊顧城安的袖子,生怕男人又將她舉起來,剛才實在太可怕了。


顧城安失笑,將曲柚落到地上,拍拍她的頭,“好了,快回宿舍吧,等會門禁了。”


然後男人指了指自己的臉。


曲柚拿著包包就想跑走,似要報複剛才男人將她舉起來的仇。


顧城安輕鬆就將她拽回來。


沒過多久,從倒映的影子看見女孩踮起腳將自己的唇湊過去,“吧唧”一聲輕輕地響,飄到空中化成粉紅色的小氣泡。


作者有話要說:顧城安:要奔三的人了,談個戀愛不容易,點煙.jpg


——


這個甜甜的現代小番外大家還喜歡嗎,新書見啦(^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