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窗簾半拉著,冬日的陽光灑落在房間內,還在床上留下一片明媚的溫暖。


喬眠睜開惺忪的雙眼,意識還是很恍惚,有些分不清現在是上午還是下午。隻是她剛偏頭,就發現身邊的男人滿眼帶笑地看著她。


“早。”


男人的聲音帶著睡醒後的沙啞,喬眠忽然就覺得很安心,究竟是上午還是下午已經不重要了。當兩個人發生過關係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你發現他還在身邊,並且緊緊地抱著你,這時候你會想把一切都托付給這個男人。


“沈雲黎,我們結婚吧。”喬眠眼睛裏全是認真。


而沈雲黎臉上的笑卻忽然凝滯了,是那種突然被莫大的喜悅衝昏頭腦的呆滯。


“起床就去好嗎?”不管是她剛睡醒意識不清楚還是其他,沈雲黎都不想給她清醒的機會。


喬眠忽然笑了,看他表情以為他另有打算呢,卻沒想到比她還著急。有些人呐,表麵看著成熟穩重,實際上無賴還很壞!


“戒指呢?”喬眠眼梢一揚。


這男人難道就準備這麽把她娶回家嗎?


雖然她本來就在他家……


他的女孩很聰明,才幾秒鍾腦袋就漸漸清醒了,沈雲黎翻了個身,從床頭櫃子的抽屜裏拿出一個精致的盒子。


外麵包裝著高級的黑色絲絨布料,沈雲黎笑著打開,是一枚設計精美的鑽戒,眼光下每個切麵都閃耀著光芒。


喬眠忽然愣住了,她隻是開玩笑而已,沒想到……他早已經準備好了一切。


趁著喬眠還沉浸在感動裏,沈雲黎將戒指戴在她手上:“戴上就是我的人了。”


無名指多出一枚戒指,喬眠注視了好久,等緩過來後她忽然把沈雲黎撲倒:“臭無賴……嘶……”


劇烈的動作扯得身體每一處都疼,喬眠皺起了秀氣的眉,蜷縮在沈雲黎懷裏。


“疼了?”沈雲黎把她圈在臂彎裏,一下一下順著她的背。


“還不都怪你……不好用……”後麵三個字,喬眠說得極其小聲,但卻在他看不見的角度偷偷地笑。


沈雲黎也不惱,隻伏在她耳邊低低地開口:“下次叫累了,自己去拿水。”


“……老東西。”喬眠躲在他懷裏,臉又羞又紅。


兩個人又在床上膩了好大一會兒。


“起來吃點東西,然後一起去民政局。”沈雲黎開始給她穿衣服。


“不行,今天沒休息好,臉色肯定很差。”今天的話就太突然了,什麽也沒準備。


“不差,滋潤得挺好的。”雙排的內衣扣子,沈雲黎慢條斯理地扣好。


“……”老男人越來越會調戲她了,喬眠的小拳拳密密麻麻地砸在他的胸口,“幾點了?”


沈雲黎拿起床頭櫃子上的腕表,放在喬眠麵前。


“都下午一點了!”喬眠有些不敢相信,她睡眠從來沒這麽好過,“今天去肯定來不及。”


“可以,一個小時就夠了。”沈雲黎好像鐵了心要今天去,他想快一點把他的甜甜騙到手。


“你是想餓死我嗎?”昨天晚上那麽折騰,到現在胃已經空了。


“剛剛點了外賣。”沈雲黎窩在喬眠肩頭,還不死心,“你夏叔叔和蘇容都已經領證了,我也要。”


喬眠扭頭:”夏叔叔不還在數數嗎?“


本來挺傷心的一件事,沈雲黎卻突然笑了,沒忍住。


“那我們明天去好不好?”沈雲黎鍥而不舍。


“看我明天能不能起得來。”喬眠小下巴一揚,穿好睡衣下床了。


沈雲黎望著她的背影輕笑,拿起手機定了早上五點的鬧鍾。


第二天早上鬧鍾響的時候,喬眠簡直想直接賜死沈雲黎,在被子裏拳打腳踢了一會兒,磨蹭到七點,還是起床了。


喬眠畫了個淡妝,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麽認真,雖然隻是一件白襯衫,她也挑了好久。


兩個小時後兩個人終於出了門,沈雲黎開車往民政局走。


“寶貝,我們生幾個寶寶?”此時此刻,沈雲黎臉上的神采讓人移不開眼睛。


“我才22歲就讓我生孩子!”·喬眠脫了鞋踢沈雲黎。


被她鬧得方向盤忽然轉了個方向,沈雲黎連忙打回來,他微微偏頭:“年輕恢複得快。”


“沈雲黎你真是壞透了!”


想盡辦法騙她結婚,好了,她現在終於心甘情願得受騙了。


他又來騙她生孩子!


吵吵鬧鬧中,民政局到了。


沈雲黎拉著喬眠的手,一步一步往台階上邁:“害怕嗎?”


其實喬眠手心已經出了一層薄汗,但依舊嘴硬:“害怕什麽?”


“害怕嫁給我這個壞人。”


離門還有一步的距離,沈雲黎停下了,他溫柔地低頭,望著他的女孩。


這是在給她最後反悔的機會嗎?


喬眠笑了,恐怕她剛轉身,這男人都會把她綁進去拍照領證再出來。


道貌岸然的家夥。


“怕死了。”喬眠笑著輕哼,然後率先邁進了麵前的這道門。


手上還留著她的溫暖,沈雲黎看著喬眠的背影,那是他這輩子的幸福,他緩緩跟上了上去。


兩個人再次出來的時候,天還是那片天,風還是那陣風。隻是,兩個人手裏多了兩個紅本本,於是他們有了另外一個身份——


沈雲黎的妻子,喬眠的丈夫。


冬天的陽光忽然就變得溫暖,沈雲黎翻開結婚證,紅色的背景下,穿著白襯衫的兩個人笑得都很甜。


喬眠忽然覺得鼻子有些酸,她抬頭望著沈雲黎:“叔?”


沈雲黎低頭溫柔地摸著她的腦袋:“嗯?”


“一生隻愛一個人。”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