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姒被他逗得一樂,抿唇微微一笑,心道自己是生了個怎樣的小寶貝啊,一把摟過遲玧的小腦袋,吧唧親了一口。


“你比你爹會哄人多了。”商姒由衷道。


遲聿:“……”


第93章 養娃記(二)


遲聿心道:我還比不上這臭小子?


他麵色淡淡的,靜靜站在門口,看著屋內互相依偎的母子二人,壓著嗓子低低咳了一聲。


裏麵的遲玧聽到聲音,連忙縮到商姒懷裏去,抱著母親喊道:“娘!”


商姒伸手捏了捏遲玧肉乎乎的小臉蛋,微微坐直了,看向遲聿,笑道:“你來了。”


遲聿走過去,一把拎起遲玧的後衣領,把他拽離商姒的懷抱,在兒子不滿的眼神中把商姒抱到腿上來,伸手扶了扶她的肚子,柔聲道:“最近怎麽樣?”


商姒順勢躺在遲聿懷中,哼哼唧唧道:“晚上睡不好,孩子老是踢我。”


遲聿低頭捏了捏她腰上的軟肉,女人懷孕不容易,遲聿每日都喂她吃各種補品,如今養得胖了些,摸起來手感也好了不少,商姒扒開遲聿的手,不滿道:“你又把我喂胖了。”遲聿大笑,身子往後一靠,上上下下打量著懷中的女子,那雙眸子越發亮得攝人,漸漸灼熱起來。


他伸手比了比她的體態,沉吟道:“這回肚子似乎上回要大,上回懷那小兔崽子,也沒有如此辛苦。”


孤零零站在角落的小太子氣得鼓起了腮幫子,你才是小兔崽子!你個大兔崽子!


商姒伸手捶遲聿,“所以我這麽不容易,你別折騰我啦。”


遲聿輕笑,偏頭在她臉頰上輕輕一吻,道:“好,不折騰你,用過午膳了嗎?”


商姒搖頭,遲聿讓宮人傳膳,然後推開了一邊的冰鎮葡萄,皺眉道:“懷孕怎麽能吃這種東西?”他衝角落裏站著的遲玧道:“臭小子,滾過來。”


遲玧苦著臉,磨磨蹭蹭地挪過去,他其實什麽也不怕,就是有點怕他爹。


因為他身為太子殿下,隻有親爹能揍他。


遲玧挪到遲聿身邊,仰著小臉,怯怯地喚了一聲“爹爹”。


遲聿沉聲道:“你就是這麽照顧你娘的?”


遲玧絞著手指,委屈道:“娘親要吃葡萄。”


遲聿:“你娘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嗎?”


商姒:“……”這話是在罵兒子還是在罵她呢?


年僅五歲的遲玧還在竭力辯解:“兒臣不能忤逆娘親。”


“愚孝,借口。”遲聿喚來君乙,吩咐道:“把太子帶回去。”


君乙入殿,把遲玧抱了起來,遲玧一雙小腿不住地在空中亂蹬,喊著“娘親救我”,商姒微微汗顏,心道:你爹這是故意在找你茬呢,兒子,乖乖回去吧。


等到遲玧被帶出去了之後,商姒才忍不住道:“明明他小的時候,你特別重視他,現在卻開始針對了?”


“他纏著你。”遲聿理所當然。


商姒:“我是他娘啊。”


“他不小了。”


“……”五歲不小嗎?商姒無語凝塞,認真道:“你這樣會教壞他的。”


遲聿:“已經教壞了。”


“……”商姒一頓無言,遲聿又道:“所以,你肚子裏這個,無論如何都不能教壞了。”


商姒道:“……我不想生了。”


遲聿笑著親了親她的臉蛋,“說什麽傻話呢。”


沒有啊,她認真的。


商姒伸手推開遲聿,一本正經道:“玧兒是太子,我覺得,我們對他的教育方式存在很大的問題。”


不能這麽不負責!


遲聿道:“我不想和你討論他的教育問題。”因為一討論就要吵架。


其實最無辜的是遲玧,遲玧從小就很聰明,他早就從宋勖那裏聽說了,他爹遲聿小的時候,可比他放肆多了,可遲聿沒有一個管得住他的爹娘,是以從小肆無忌憚地長大,到了十三歲,甚至自己跑去了戰場。


遲玧在自己的東宮裏撐著腦袋直歎氣,父母太雙標怎麽辦,親爹針對自己怎麽辦,他也很難過啊。


後來,商姒的肚子一日比一日的大了,常常到了晚上,便因為雙腿抽筋而難受地睡不著,遲聿整日陪在商姒身邊,到了快要生產的時候,甚至推掉了早朝,遲玧越發感到鬱悶,他連自己的親娘都見不到,直到商姒生產那日。


遲聿負手站在殿外,皺著眉頭聽著慘叫聲,商姒疼痛的聲音宛若刀子一般紮在他的心頭,這麽多年了,她當初的舊疾早就得以痊愈,可如今的叫聲,卻讓他想起最擔驚受怕的那一段歲月,遲聿垂下眼,直到殿中響起嬰兒的第一聲啼哭,才驀地轉過身來。


他張了張嘴,正要問,便聽見一道脆生生的童音,“娘親怎麽樣了?”


遲玧不知道什麽時候來了,正嚴肅著一張小臉,一本正經地站在遲聿麵前,個頭還沒有遲聿的腿長。


宮人答道:“回殿下,皇後娘娘正在生第二胎。”


“什麽?”


“什麽!”


父子倆同時喊出聲來。


遲玧仰起小腦袋,與低頭看過來的遲聿對視了一眼。


兩人的眼神都有些沉重。


……


誰都沒有想到,商姒這回懷的竟是龍鳳胎。


次子生得像遲聿,取名為遲景,幺女得像商姒,取名為遲盈。


遲玧晃著小腳,坐在商姒的床邊,看著親爹抱著弟弟妹妹愛不釋手的模樣,心裏冷笑。


嗬,喜新厭舊的家夥。


遲玧看穿了親爹的德行,轉過頭拿帕子擦了擦商姒的額頭的汗,看著她蒼白的臉色,不由得有些心疼,那肉乎乎的小手捏了捏母親的手指,“娘親辛苦了。”


商姒立刻就被感動到了,伸手抱住長子。


遲玧認真地想了想,又伸手推開了母親,慢慢爬下床,走到遲聿身邊道:“爹爹,玧兒從前不懂事,給爹爹和娘親惹了不少麻煩。現在弟弟和妹妹都出生了,玧兒不想讓你們辛苦,日後一定不會再給爹娘添麻煩。”


遲聿倒是意外地一挑眉,伸手摸了摸這男孩兒的腦袋,笑道:“你懂事就好。”


遲玧賣乖的本事是一流的,他先這樣取得了父母的信任,然後不再黏著商姒,而是主動承擔起照顧弟弟妹妹的責任。


景兒比起遲玧,性子要安靜許多,也乖巧許多,格外好教養。而盈兒生性黏人愛撒嬌,遲玧起了壞心,便教盈兒如何在母親跟前裝可憐,盈兒學著哥哥的樣子,抱著商姒不撒手,她又是個可愛的女孩兒,遲聿也不忍心驅趕。


遲聿憋了整整一個月,看著非要商姒哄完才肯睡覺的遲盈,忍不住道:“我覺得可以把她交給乳娘。”


遲盈小嘴一張,開始大聲嚎哭,商姒連忙輕輕拍著女兒的背,順便瞪了遲聿一眼。


遲聿:“……”


遲玧見妹妹的殺傷力不錯,又開始摸著下巴思考怎樣帶壞弟弟。


是以遲景三歲的時候,養成了一個特別不好的習慣——他一旦遇見喜歡的東西,就會抱著不肯撒手,比如見到了喜歡的鈴鐺,遲景會緊緊地抱著,說:“走開,我的。”看見了漂亮的衣裳,也會抱著說:“走開。”後來,他看見了正在和娘親親熱的父皇,他腳步蹣跚地走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商姒的小腿,毫不客氣地對遲聿道:“走開!”


遲聿方才正親了一半,正到動情之時,滿腔愛意尚未發泄出來,就活生生地被兒子攪了興致。懷中的商姒還在低低喘著氣,似乎也沒回過神來,就這樣一臉懵地看著麵前霸道的次子。


遲景整個人掛在商姒的腿上,見遲聿還沒走開,又重複道:“走開!”


響亮又清晰的兩個字,端得是比他老子都有氣勢。


遲聿的臉黑了一半,商姒唯恐這個兒子也和長子一般被排斥了,連忙抱起兒子,哄道:“景兒乖,景兒出去玩好不好?”


遲景卻一把摟住商姒的脖子,不肯撒手,重複道:“我的,走開。”


商姒餘光瞟著身邊人臉色越來越差,忙不迭扒拉起身上的孩子,柔聲道:“乖,聽娘的話,景兒去找妹妹玩好不好?”


遲景生氣道:“不好!”


“嗚哇——”


他話音剛落,便被遲聿拽著領子提了起來,遲聿單手拎著兒子,大步流星地走到外麵,把遲景往殿外的姣月懷裏一塞,再“碰”得一聲關上了門。


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麽了,生了三個,全是不肖子孫。


遲聿黑著臉坐到了商姒的身邊,冷笑道:“沒想到三個孩子都是些不講道理的。”


商姒:“……遺傳吧?”


遲聿皺著眉道:“你我都無這等毛病,他們這是像誰?”


商姒:“……”你看起來好像一點也沒有自知之明?


身邊這家夥,當初瞧上了她,也是抱著不撒手,一副勢在必得無人可左右的樣子,你倆兒子一女兒,全得你的真傳。


毫無自覺的遲聿又皺著眉思考了一會兒,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從明日開始,我便為他們尋個太傅。”


商姒“啊”了一聲,“景兒和盈兒才三歲啊。”


遲聿“嗬嗬”了一聲,冷笑道:“三歲?正常的三歲孩子,會做出這等不孝的事來麽?”居然讓自己的爹走開。


早知道就不生了。


生了這麽多,每一個省心的。


遲聿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碰過商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