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一塊給了我們寧萱,那一塊石頭解開,不管裏麵有什麽,章 叔叔都一定要留下,不能再跟我客氣了。”


章 哲浩點了點頭,“行,就這麽定了,就算是開出塊小山那麽大的極品帝王綠來,我也不會分給你半點兒的。”


秦小悠撇了撇嘴,“章 叔叔可真小氣。”兩人你來我往的,又都忍不住笑了,章 明昭也開始動手解石。


第一刀下去就見綠了,然後整塊石頭被解開,隻切掉了一層石皮,幾乎就是原體積那般大的一整塊玉,而且是一塊極品的帝王綠。


“章 叔叔,您這嘴是開過光了,一說即中,侄女在這裏可要恭喜您了。”秦小悠裝模作樣地給章 哲浩施了一個福禮。


章 哲浩想要再推辭,又想起小悠之前的話,這客氣地說辭就被咽回了肚子,“章 家雖受之有愧,卻要承你的情了。”


而跟來的幾位警察同誌,再也無話可說,事實擺在眼前,秦小悠有這樣高明的手段,多少錢是賺不來的?


眼前這位漂亮的女子,確實是個賭石高手,沒見女兒那麽小都繼承了她的天賦麽,有些人,天生就是命運的寵兒,羨慕不來的。


“秦小悠同誌,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您的資產都有祥實的來源,我們會寫好調查報告的,也祝您一切順利。”


她隻是配合調查,並不是犯人,現在又有證據證明她身家清白,自然不用跟著他們一起回去了。


直到把人送走,秦小悠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我的媽呀,嚇死我了,差一點就掉了鏈子,多虧了咱們家小公主。”


說著就抱起閨女,狠狠地親了兩口,倒是把富安陽弄得雲裏霧裏的,“到底怎麽了?有什麽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媳婦兒選了女兒挑的原石,他也是嚇了一跳,不過看到媳婦兒氣定神閑的模樣,他以為媳婦兒是在故弄玄虛,反而不擔心了。


沒想到調查的人剛走,媳婦兒卻說出這樣的話來,富安陽真是有點摸不著頭腦了,難道真是自已看漏了啥?


秦小悠摸了摸自已的肚子,又再看了看周圍的人,確定了沒有外人在,她才開了口——


“因為懷孕,我的感應失靈了,再好的原石料子我也感應不到,好在有萱兒,不然這次真要打臉了。”


別說富安陽了,就是章 哲浩都吃驚得合不上嘴,好半天才壓著聲音問到,“怎麽會這樣?上次你懷寧萱的時候,可這樣了麽?”


秦小悠搖了搖頭,“不知道,上次懷寧萱,我一直呆在家裏,也沒接觸過原石,不然我這次也不會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章 哲浩雙手合十念了聲‘阿彌托佛’,“老天保佑,還好有驚無險,萱兒真是你的福星。”


可不是麽,今天要不是有萱兒在,萱兒又先一步選了石頭,她今天真要掉進自已挖的坑裏了。


以後可得謹記著,人生最不缺的就是意外,千萬不可不能得意忘形啊。


“小悠,還記得當初我跟你說的,如果你有了孩子,若是有玉石方麵天賦的話,我就收她為徒嗎?”


秦小悠瞪大了眼睛,這是幾個意思,何著自家閨女剛顯露了點天賦出來,就有人惦記著要搶走了。


“那個……咱們當初不是就隨口說說的嘛,何況萱兒還小,等她再大一大的,如果到時候她還對玉雕有興趣,我再把她帶過來交給您。”


章 哲浩哼了一聲,多少人想拜在他名下他還不願意收呢,小悠這丫頭真是個有眼不識金鑲玉的,不過他也不是隨便放棄的人,得個好苗子不容易呢。


“萱兒,你喜歡玉石嗎?”章 哲浩蹲下身來,拉著小家夥的手問到,寧萱立馬用力地點著頭,“我喜歡啊,章 爺爺。”


“那你喜歡玉雕嗎?就是把這些玉石雕成自已喜歡的模樣?如果你喜歡的話,章 爺爺教你。”章 哲浩繼續誘哄著。


“我喜歡,那您教我吧,我一定好好學。”說完扭過頭來,看向秦小悠,“媽媽,您自已回家行嗎?雖然我有點不放心,可我想留下來學玉雕!”


沒想到閨女這麽輕易的就被拐走了,秦小悠真是說不出的傷心,好在肚子裏還有一個,“弟弟,看來媽媽的科技公司隻能你來繼承了。”


富安陽跟著伸過手來,溫柔地在孕肚上摸了摸,“弟弟,爸爸的事務所還等著你呢,不然咱把你媽的公司送人吧?”


秦小悠氣得抬腿就要踹他,富安陽趕緊把人扶住,隻要生活順心,就是歲月靜好,想那麽多有的沒的幹嘛?


“終於到家了。”秦小悠挽著男人下了火車,一走出車站,就看到關紹猛和孟琳琳牽著手站在那裏,“我天,你們這又是幾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