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要什麽,他什麽都給她


程梨想要殺人,廖飛宇一定是放火的那個。。


我們都不是好人,所以天生相配。


又一年,程梨生日那天,廖飛宇做了一件他看不上,還認為俗氣的事。他寫了一封情書給程梨。


上麵的字跡鐵畫銀鉤,力透紙背,字字真誠。


——


他本一無所有,


終日受困惶惶嘶吼。


但為何一朵玫瑰懸於獸籠前,


毀滅出閘,心有玫瑰。


深情比芬香濃,欲望比時間更漫長。


小雀斑,我的鴉片玫瑰,我的一生最愛。


——正文完。


2019年9月1號於家中。





作者有話要說:  注:一代人終將老去,但有人正年輕。——刺蝟樂隊。


正文都完結。感謝你們陪她他從十七歲成長到二十四歲。野孩子論壇關閉,但不斷有新的論壇出現,新的故事發生。無論是早戀還是打架,都是青春最真的部分,“一代人終究老去,但有人正年輕。”


休息兩天,周四或周五更番外,廖飛宇視角番外有一個。江妍和謝北應該會有。拔穗和廖效生,其實開了《我見烈焰》的預收,可能會單獨一本,可能會放這番外,我想一下。


感謝你們,謝謝。


給下一本新文貼一下廣告,求個預收,《我在終點等你》。


文案一


溫娉深夜買醉,第二天發現自己躺在男人的懷裏,被緊緊摟住,動彈不得。


跑當然不是她的性格。溫娉紅唇微張,開始敲這位大老板的竹杠:“你要對我負責。”


司承垂眼看著這個從前嫌他窮直接把他甩了的大小姐,邊把襯衫紮進皮帶裏,邊語氣微諷:“想同我結婚?行啊。”


文案二


溫娉和司承一直處於隱婚的狀態,她一直以為司承在這段婚姻裏是被迫的,他冷淡,溫娉討好,兩人更像合約夫妻。


畢竟每次她在夜裏哄一下,司承就給她一個代言。


直到第二年,溫娉選擇結束這段關係。司承將她扣在懷裏,聲音沉沉:“想逃?誰允許的。”


十八線冷豔女明星vs前期冷淡後淪為寵妻狗的霸道總裁。


-破鏡重圓 婚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