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語本體的根部旁邊被挖了個坑,緊接著一顆魔核被蒼隨恭拿起放在了坑裏麵。


魔核一接觸到泥土以及齊語的本體,很快就有根係從土壤裏麵鑽出來,將這顆魔核包裹,並開始吸收。


蒼隨恭一連放置了二十來顆,齊語汲取魔核裏麵純粹魔氣的速度才開始減緩。


因齊語意識還清醒,蒼隨恭又接手了這件事,族長和幹部們也沒有過多逗留,離開了石屋。


現在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黑色泥土池附近有火把照耀著。


“我明天再過來。”


蒼隨恭將手中的藤盒拿起,看著仿佛吃飽了的靈樹,他笑了下。


齊語這會兒的確是吃撐了,她見蒼隨恭已經轉身,也就懶得抖動樹枝了,意識有些昏沉,緊接著緩緩陷入了沉睡中。


齊語上次也曾昏迷過,不過那時候隻過了半個多月,將近一個月。


這一次的昏睡,齊語也以為最多也就度過魔退季節。


隻是春去秋來,那矗立在土坑裏的靈樹越長越大,枝葉越發繁茂,往來的蒼狼與這棵靈樹度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年歲。


隨著靈樹的沉睡,這棟石屋周圍的魔氣被大幅度削弱。


一年又一年,開始有幼狼在樹下嬉戲玩耍,但卻沒有任何一頭幼狼膽敢踏進黑色泥土池的範圍。


在那棵龐大的靈樹之下,盤坐著一個銀灰色毛發的蒼狼,他眉目溫潤,仿佛與靈樹的氣場融為一體,隻是年紀看起來該有三四十歲了。


看著在附近無憂無慮嬉戲的幼狼,銀灰色毛發的蒼狼下意識地抬手摸.了.摸身邊主幹堅硬的靈樹。


“你怎麽還不醒呢……?”


“新農田的那些孩子,都已經長大了,我們部落這一屆的族長,是蒼秋。”


蒼狼的嗓音溫柔繾綣,就像是在情.人耳邊輕聲低語,“這些年,我們部落的族人數量,已經突破了十萬,大家都在外麵不斷清理那些骷髏魔獸,甚至是骷髏士兵。”


“妖靈之都一直想要拿你的分支去研究,不過你放心,我們現在距離妖靈之都很遠,很遠……他們現在想要進來,必須要突破生靈禁區。”


“你快醒來吧……”


蒼狼輕輕一歎,近乎哀求。


在這片大陸,骷髏魔獸已經與妖族爆發了大戰,妖靈之都聚集妖族苦苦抵抗,但這些骷髏魔獸對於妖靈之都並未看上眼。


在生靈禁區團團包圍的中央,有一片正在飛速向外蔓延的淨土,無論去多少骷髏魔獸,最終的下場都是化作一堆骨頭,其中的魔核被敵人收走。


當這片淨土幾乎要將周圍的生靈禁區全部吞滅的時候,一處布滿了青色爬藤的石屋裏。


往日來玩耍的幼狼們已經不見了。


這裏隻有一棵樹,一棵仿佛要捅破雲霄的大樹,而在樹下,一個銀灰色毛發的蒼狼依靠在樹幹旁,他已經無法再繼續維持化形的模樣,他也不想再化形了。


秋風吹過,靈樹的枝丫與樹葉摩挲,發出了沙沙聲。


樹下一動不動的蒼狼瞬間睜開了眸子,艱難站起身抬頭看著那一片搖晃的樹枝,他眸中盛著激動,剛想說話,卻在下一刻遲疑……


樹枝的搖晃並未持續太久,風一過,樹枝又恢複了原狀。


“……”


“……他們都走了,我也……快撐不住了。”


那年邁的蒼狼習以為常地趴在靈樹的樹幹旁,他的嗓音蒼老,也不複當年清朗,隻是目光望著樹幹,眸中說不出是什麽神情。


“我總怕你醒了之後,看不到我……們會害怕,這些年部落的變化太大了……”


“現在大陸的魔氣已經被拔除了十分之一,我們已經找到了如何更快清理魔氣的辦法,也許再過一兩百年,這片大陸,到處都將是淨土。”


年邁的蒼狼說著說著,輕輕閉上了眸子。


“我走了……”


他身上那僅存的生機開始溢散,在意識潰散的時候,抬頭看,仿佛看見了綠衣少女坐在樹枝上一臉純真搖晃著雙腿的模樣。


蒼狼再想張嘴,可話到嘴邊,那樹枝上哪有什麽綠衣少女。


“齊語,齊語……”


仿佛呢喃般的聲音,在整座大陸回蕩,帶著深.入靈魂的執著。


靈語曆327年。


守護了蒼狼靈樹四百三十一年的守護者逝世,數億妖族與之同悲。


曆史的長河埋沒了那段艱辛歲月的所有人。


全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