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青羽幹咳一聲,“新一屆的學妹質量不錯,為了這些可愛的學妹,我決定再讀一年大四……”


這時又走過來另一個脖子上掛相機的男生,抱怨道:“學長,就算你不畢業也該讓位了啊,我從大一進社你就是社長,現在我也大四了,你還是社長,我這個‘副’字要一直伴隨著我畢業了?”


“你看你,急什麽?沒看我正跟人說話呢!”洛青羽不耐煩地擺手,“去,多打磨技術,多練習運鏡,別總偷懶。”


那個男生悻悻走開。


張子安欽佩地點頭道:“不用說了,我懂了。祝你年年上大四,歲歲有學妹。”


洛青羽聽出他話裏的諷刺,瞪起眼睛正在發脾氣,旁邊又有另一個學妹在喊洛學長,於是堆起笑容又屁顛屁顛地跑過去,“學妹,怎麽啦?”


張子安、老茶和法推也來到山頂。


幾位白衣白褲的老人比他們提前一步抵達山頂,用自帶的插卡式音箱播放著樂曲集體舞劍,他們每天練習,動作和服裝整齊劃一,再加上周圍霧氣彌漫、青鬆如傘,真有幾分道骨仙風之意。


幾個顯然是大學生的漢服妹子正在擺造型,還有幾個濱海大學攝影社的男生對著她們從各個角度拍照。


張子安很想提醒這幾個男生,攝影是一條不歸路,遲早被你們這個社長帶歪了,趕緊下了這條賊船吧。


山頂的布局與張子安去年來時略有區別,多了一個四角形的涼亭,可能是為了給遊客避雨用的,而這樣的改變並沒有體現在莊曉蝶製造的夢裏,充分說明她的夢是他的記憶為基礎的,他的記憶中沒有四角涼亭,她的夢裏也沒有。


霧隱茶樓與他記憶中沒什麽區別,隻是在門口額外立了一塊木牌,木牌上圖文並茂地列出茶樓的招牌茶點以及它們的價格,讓好奇的遊客進茶樓之前先有個心理預期,大概是沒少因此而發生糾紛。


張子安環視山頂,巴掌大的山頂並沒有那個初中女生的身影,難道說她進茶樓了?


這種檔次的茶樓就算工薪白領進去之前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錢包,初中生進去消費隻能用富二代來解釋了吧。


法推對喝茶和吃點心沒什麽興趣,倒是對舞劍的老人很感興趣,感覺充滿了神秘的東方氣息,上了山頂之就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們看。


張子安詢問了它的意見,它想留在外麵看舞劍,於是張子安就把牽引繩拴在了茶樓的門柱上,反正即使有什麽意外,法推可以很輕鬆地掙脫牽引繩。


第1656章 吃白食的


張子安看出來了,洛青羽又連哄帶騙了一批新生來當他的攝影模特,新入學的學妹們聽說攝影社社長親自為她們拍攝,肯定很高興,誰不想把美麗的青春永遠留在相冊裏呢?隻不過洛青羽的技術……emmmmm。


整個山頂很安靜,就聽他們一幫人在嘰嘰喳喳。


女生們見到法推都有些害怕,但法推馬上就在地上頑皮地打滾兒,很快就把她們逗樂了,也消除了對它的戒心,何況它還被拴著。


個別膽大的女生還試著接近它,見它異常溫順,一點兒也沒有惡意,很輕鬆地就跟它玩在了一起。


洛青羽忙著教女生們擺造型,教社員們選取角度,有時候還親自上陣,忙得不亦樂乎。


有兩個妹子剛剛拍完,坐在石凳上休息的時候,轉頭一臉羨慕地盯著霧隱茶樓,向洛青羽半開玩笑地撒嬌道:“學長!學長!我們擺造型好累,臉都酸了,又口渴,請我們喝茶吧!”


“就是啊,學長,咱們去茶樓裏麵拍啊,總在外麵拍有什麽意思?”其他女生也趁機起哄道。


洛青羽望了一眼寫著價格的木牌,嚇唬她們道:“這店是有名的黑店,裏麵的茶聽說檢測出了農藥,為了你們的健康考慮……還是喝水吧!”


說著,他從包裏掏出兩瓶礦泉水遞給她們,冰露,一塊錢一瓶的那種,還不如張子安店裏的貓。


現在的女生們都精著呢,哪會被這麽拙劣的謊言騙到,嘟著嘴把冰露推開。


就算張子安對霧隱茶樓有心理陰影,在旁邊也聽不下去了,因為攝影社和女生們都是借著茶樓為背景拍照,反過來卻潑人家髒水。


洛青羽對女生們的抱怨聲充耳不聞,反正他把她們騙來拍照了,大不了回去以後再換一批女生,新生那麽多,總有幾個上當的。


“對了,洛學長,剛才你看見一個初中生模樣的女孩子沒有?”張子安打聽道。


“看……等下!你別頂著一張老臉叫我學長好嗎!”洛青羽剛一開口,隨即反應過來,“我不是你的學長!”


“看見了!看見了!好精致的一個小姑娘!跟洋娃娃似的!”


倒是旁邊的女生們接腔了。


“哦?她進茶樓了?”張子安問道。


“對!洛學長還想攔住人家拍照,人家根本不理他,他還說要請她喝茶,結果人家自己走進茶樓了。”


女生們又充滿怨念地瞪著洛青羽,如果目光能殺人,洛青羽已經從山頂摔下去了。


洛青羽狐疑地問道:“你打聽人家小姐姐幹什麽?你有什麽企圖?”


“你有什麽企圖?還攔住人家初中生想拍照……”張子安反唇相譏。


洛青羽理直氣壯:“追求藝術和美,有錯麽?”


張子安默然想了想,“好吧,你說的對,我認識一個資質不錯的小女孩,等她上了初中介紹給你認識……對了,她叫王雅寧。”


“王雅寧嗎?好,我記住這個名字了。”洛青羽點頭。


張子安替他默哀了幾秒鍾,料想他以後會以進監獄的形式離開大學校園……


從洛青羽這裏得不到什麽有用信息了,張子安對老茶使了個眼色,在女生們羨慕的目光下走進茶樓。


他推開茶樓門,一股混雜著鮮花與藥草味道的茶香幽幽地溢出,他和老茶都不約而同地深吸一口氣。他喝茶時完全是鯨吞牛飲,好茶葉和差茶葉在他這裏嚐不出什麽區別,但這隻能證明他喝的茶葉還不夠好,否則隻要長著舌頭的人都能品出差異。


茶樓內稍暗,也很靜,客人隻有一位,就是那個初中女生,獨自占了一張桌子,托著下巴等著上茶,微微晃著腦袋,像是興致盎然地盯著掌櫃泡茶的手藝。


她麵朝櫃台,張子安從後麵依然看不到她的臉,而且他也沒興趣知道她的長相,隨便找了另一張空桌子坐下。


“歡迎光臨。客官幾位?”


店小二步伐輕快地走過來,正要把菜單遞給張子安,突然疑惑地盯著他的臉,僵住了。


“你……又是你!吃白食的!”


她終於想起來了,指著他的臉憤怒地叫道。


張子安:“……”


沒想到將近一年前的一麵之緣,她居然還記得他,莫不是在他不知情的時候上了什麽黑名單吧?


店小二把菜單像盾牌一樣舉在胸前,防備地盯著他,“你又來幹什麽?還想來白吃白喝?”


“咳!話不能這麽說,上次明明是你家掌櫃給我免單了,不是白吃白喝……”張子安底氣不足地糾正道。


上次他來的時候,寵物店百廢待興,掙的每一分錢都得省著花,肯定不能大手大腳地花在這麽奢侈的地方。將近一年後的現在,他雖然算不上富豪,但這種程度的消費還是負擔得起的,所以他這次真是來消費的。


店小二的眼神卻分明是在說——鬼才信你!上次把我們忽悠慘了,這次別指望我們再上當!


“安馨!怎麽跟客人說話呢?”


姓葉的女掌櫃剛才專注地給初中女生泡茶,此時終於騰出手來,板起臉嗬斥店小二。


“葉姐,你不認識他了?他就是去年那個可惡的吃白食的……”店小二委屈地指著張子安的臉。


“我跟你講過多少次了,進店的都是客!做你該做的事,向客人道歉!”女掌櫃提高了音量。


店小二氣得緊咬銀牙,像是恨不得衝上來咬他一口,就是不道歉。


“咳!道歉就不用了,我知道她是在開玩笑……哈哈!把菜單拿過來讓我看看吧,你們這裏多了什麽新茶點沒有?”張子安主動開口替雙方解圍。


店小二搶著說道:“白水加冰賣完了,客人您別請高明吧!”


“我是來喝茶的,白水加冰是什麽鬼?”張子安揣著明白裝糊塗,難道經過上次的事,這家茶樓真的把白水加冰加進菜單裏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這次又要搞什麽鬼!”


店小二眼見女掌櫃真的要發脾氣了,這才不情不願地把菜單甩到他桌子上。


第1657章 古不如今


與法推不同,老茶今天是隱身出行,因為它擔心茶樓裏不讓寵物進,而且如果有其他客人,看到寵物堂而皇之地與人一起喝茶,未必心中不快。


進入茶樓之後,它仔細端詳著闊別多時的物與人,不禁感慨良多。


年紀越大,它越喜歡清靜,霧隱茶樓是個理想的清靜所在,古代的高人隱士也往往在荒山野嶺獨建茅屋而居,不過靜極思動,這也是它選擇跟張子安一起下山的原因之一。


茶樓的內部陳設與將近一年前相比幾乎毫無變化,連椅子的擺放也是如此,而掌櫃與店小二同樣如此,就像是時間在這棟茶樓裏凝滯了。


老茶覺得,就算明年此時舊地重遊,恐怕這裏依然如同一副已經定型的水墨畫。


當然,如果用雞蛋裏挑骨頭的眼光來品評,掌櫃與店小二有一些形體上的細微改變,比如護膚品的味道變了、頭發的長短變了、還有隨著年齡的增長,眼神也有些變了。


所幸的是,歲月尚未在她們的臉上刻下紋路,雖然這是遲早的事,畢竟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就算是不用為金錢發愁暫時無憂無慮的她們兩個,早晚也要麵臨婚喪嫁娶的人生分岔點。


“好喝!”


一聲嬌脆的讚歎打斷了老茶的沉思,它扭轉目光,望向那個初中女生的背影。


原本它認為正值青春佳期的掌櫃與店小二,在真正的青春麵前卻相形失色,她像是一道光照亮了整個茶樓,素手纖纖執茶盞,皮膚仿佛半透明般瑩潤光澤,根本不需要護膚品的保養。


“掌櫃的,你們泡的茶也太好喝了!”少女讚歎道:“就算是古代那些茶聖茶仙的,也嚐不到這麽好喝的茶了!”


老茶啞然一笑,果然是初出茅廬不怕虎的年輕人,著實口無遮攔。


“客人過譽,古之先賢,豈是我等可以望其項背的?”掌櫃笑道,不過顧客的讚美還是令她很受用。


“我是說真的!很多人一說到傳統文化就各種推崇古代,古代哪有那麽好?無論什麽東西都是在發展的,技術在不斷改進,茶藝也是如此!把唐宋那時的茶拿到現在,你們喝一口估計就吐了!”她年紀雖小,說話卻振振有詞,水手服的大翻領隨著她的話語而微微起伏。


掌櫃的當然不會跟這麽小的女孩子爭執,隻是笑而不語。


張子安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剛把菜單拿到手裏,聞言點頭道:“確實是這樣,古代那些吹噓龍肝鳳腦的,也就是沒嚐過肯德基和肥宅快樂水了,現代科學對味覺的研究已經精確到了分子級,帶著一袋最便宜的雞精穿越回古代,隨便一鍋亂燉大雜燴灑一小撮兒雞精就變得鮮美無比,八成會被捧為雞神……”


“哈哈!雞神還行。”初中女生捧著茶杯花枝亂顫。


“你是點茶還是廢話?”店小二怒道。


“別急,馬上點。”


張子安今天這消費者當得可是真憋屈,誰讓以前得罪了人家呢,還被人家一直記仇到現在……


菜單上比將近一年前增加了一些新品種,當然價格也更貴了——他的記憶力遠沒有好到能記住一年前的菜單價格,實是因為在夢裏重溫過一次,尚未忘記。


他把菜單平攤在桌子上,示意請老茶點喜歡的,他自己要了一份最便宜的茶點套餐。


老茶略加瀏覽,用爪尖指了指極品鐵觀音——如今這隻算茶樓裏的中檔茶,最高檔的那幾欄裏,“8”多得令人眼暈,看著看著就覺得“8”倒了,變成無窮大的符號……


“再要一壺極品鐵觀音。”他見店小二嘟著嘴要走,補充道。


“你不是一個人麽?茶點套餐裏包括茶了,你還單點一壺茶幹什麽?”店小二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土包子。


“我點的越多,不是越照顧你們生意嗎?”張子安一本正經地答道。


店小二的嘴唇動了動,突然把臉湊到他的耳邊。


張子安以為她要親自己,心說店裏的生意看來不行啊,點兩壺茶就能得到香吻一個?我是那種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