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更多的時間,他願意多想想,但問題是現在的情況已經相當嚴重了,關鍵是大眾還對此一無所知,照這麽下去,中國麵臨的麻煩比美國麵臨的麻煩更大。


“吱吱。”


π毫不遲疑地點點頭,坐上椅子打開無名書,嘩啦嘩啦翻頁。


通常來說,這個過程會持續很久——舊金山上百條郊狼,不是每條都富於攻擊性,程度也不同,這令π很難定義什麽是“瘋狂”,以及瘋狂的緣由。


然而,張子安轉了個身的工夫,π就停止了翻頁。


“吱吱。”


“怎麽了?”


不可能這麽快查到原因的,所以π一定是發現了別的問題。


π啟動休眠的電腦,在文檔裏打了一行字:涉及其他精靈,無法查詢。


“呃……”


張子安心裏咯噔一下,這個理由似曾相識,在虐貓事件中就出現過,並且阻止π通過無名書找到貓神雕像的下落,現在又來了。


這次涉及的是什麽精靈?


猜不到,沒法猜。


最後一條作弊般的線索也被無情掐斷了。


“本宮餓了。”菲娜漠然說道。


簡單的四個字,就如一把快刀般斬掉了所有亂麻。


天大地大,吃飯為大。


不論這次的狗糧事件鬧得多大,當務之急是要先把它的肚子填飽。


埃及和德國都有特色美食,但美國的美食有什麽呢?美國往往被嘲笑為是一個隻有200多年曆史的年輕國家,根本沒什麽曆史可言,當然沒有傳統美食。不過美國是個移民國家,飲食也是大雜燴,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來到這裏,出於對家鄉的思念而烹製出家鄉的食物,久而久之,這裏幾乎能找到來自各國的純正的或者魔改的美食。


舊金山比較有特色的,就是街頭的移動餐車,就跟中國的早點攤差不多,隻不過看起來更加高大上,可能也更衛生一些。


移動餐車是一種特殊的卡車,側麵可以打開寬敞的窗戶,車身塗以鮮豔且醒目的噴漆,開到目的地之後,把窗戶推開,就相當於開始營業的信號,售賣的食物從漢堡、炸雞、披薩、意麵到冰淇淋,幾乎涵蓋了你能想象到的一切垃圾食物……但架不住好吃啊。


張子安出門去買早餐,飛瑪斯也想跟著以防再有郊狼襲擊,但太陽已經升起,街上逐漸熱鬧,再有郊狼的可能性不大。


過了半小時左右,他兩手提著大包小包的快餐食物回來了——去的時候是徒步,回來的時候開著一輛租來的車,並且加滿了油。


聞到食物的香味,腹中空空的精靈們早就等不及了,雪獅子還不等他把塑料袋放到桌子上,就心急火燎地想用爪子去撕塑料袋。


“嘎嘎!好濃的咖喱味,你這個白癡又去勾搭哪個印度小哥了?”理查德關上電視,也來湊熱鬧。


由於不清楚那些五顏六色的餐車都是賣什麽特色食物的,張子安幹脆每樣買了一兩種,順便給自己買了個冰淇淋甜筒,因為他有預感精靈們會把食物裏的肉都挑著吃了,給他剩下一大堆生菜葉子和麵包皮,至少冰淇淋它們是不會吃的。


菲娜選擇了龍蝦三明治,鬆軟的兩片麵包中夾著滿溢而出的大塊龍蝦肉,再輔以天然黃油調味,一口咬下去,滿滿的優質蛋白質味道,非常健康。


雪獅子選擇了一款看起來賣相不佳的漢堡,用理查德的話來品評就是像“漢堡夾屎”,但那是大名鼎鼎的me so hungry餐車的招牌食物——怪獸漢堡。漢堡裏慷慨地夾著厚厚的數層食材,主打安格斯牛肉餅與培根的組合,塗著全脂奶酪,配以亞洲燒烤醬,吃一個就能滿足整整一上午的能量所需,而雪獅子不出所料地把裏麵的生菜和西紅柿挑出來扔了。


另外讓張子安疑惑的是,這餐車品牌名符合英文語法嗎?如果是中國人起的,估計要被嘲笑死了吧?看來美國人起名也是瞎g8起……


老茶選擇了牛排餡的可麗餅,飛瑪斯則叼起墨西哥卷餅大快朵頤。


“嘎嘎!你這個白癡,是不是忘了什麽東西?”理查德瞅瞅這個,瞅瞅那個,剩下的隻有冰淇淋和古法烤製的披薩,這顯然不是它能吃的。


“你以為生菜葉子和西紅柿片是留給誰吃的?”張子安指著被雪獅子挑出來的蔬菜。


理查德悲憤地叫道:“你這個小沒良心的,給本大爺單獨點一份蔬菜水果沙拉會死嗎?本大爺祝你有一位根特大的男朋友,天天喂你吃熱狗!”


張子安:“……看來你連生菜葉子也不想吃了。”


“小肚雞腸的男人啊……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理查德還真怕他把蔬菜都扔了,趕緊叼起生菜和西紅柿飛跑了,因為它昨天在飛機上就沒怎麽吃東西,隻有在他吃飛機餐的時候偷了幾片菜葉,結果今天早上起來到現在都沒拉屎。


除了理查德隻吃了個半飽,其他精靈都吃飽了。


既然來到舊金山,再怎麽樣也得玩玩,尤其是自費旅遊,不玩就虧了。


第1462章 走馬觀花


“哈哈哈哈!直播間的貧民們,你們還活著嗎?今天是不是依然過著饑寒交迫的寒酸生活?而你們的偶像——聰明美麗善良可愛勤勞勇敢又有錢的小美人魚世華現在來到美國啦!”


關著門的浴室裏,世華對著手機美滋滋地說道。


“我入住了舊金山皇後區的豪華酒店,但是因為粉絲們太過狂熱,嚇到我了,所以我就不像在埃及時那樣吐露酒店名字啦!你們隻要往舊金山最豪華的酒店身上猜就沒錯了!”


國內此時正是晚上的黃金時間,直播間在線人數很多,而網友們的吐槽依然毫不留情且犀利。


“據我所知,舊金山沒有皇後區。”


“腦大無腦的小美人魚顯然把紐約和舊金山弄混了。”


“大概是聽著‘皇後區’這個名字比較高大上,就信口胡縐……嘛,這倒也是世華的風格了。”


“曼哈頓以下皆螻蟻,皇後區也隻不過是個高檔貧民區而已。”


“所以你到底是在舊金山還是在紐約?紐約的話我打車去找你。”


世華選擇性地忽略了這些吐槽的彈幕,漏洞百出地吹噓自己住的酒店有多麽豪華,來源是她以前看過的韓劇。


“話說,你們看小雪的直播沒?聽說小雪也去舊金山了。”


“雪花在此!內部消息,小雪確實去舊金山了,兩位要不要考慮來一場聯合直播啊?”


“小雪的粉絲叫雪花嗎?那世華的粉絲團起啥名好?”


“撒尿魚丸?”


“滾!”


世華嘟起了嘴,相比於吐槽,她更不想看到自己的粉絲把其他主播掛在嘴邊,感覺像是被背叛一樣,於是她悄悄把剛才那幾個人的id拉進了心裏的黑名單。


咚咚!


浴室被輕輕敲了兩下,張子安推開一條門縫,示意她該結束直播了。


世華皺眉,她開始直播沒多久,不過她也有事想問他,就推說要倒時差,讓粉絲們在濱海時間第二天早上再來看直播,然後就關掉了app。


“喂!剛才我聽到外麵有人說扮演美人魚?”她扒住浴缸邊緣,滿懷期待地問道,“是不是我的名聲已經傳到美國了?我聽說誰火了之後就會引來很多人cos!是不是美國這邊流行cos我?”


張子安:“……”


其實這麽說倒也不算錯,但人家cos的是美人魚這個群體的形象,而不是世華的個體形象。


“她cos的是美人魚,不是你。”他解釋道。


“我就是美人魚,美人魚就是我。”她指著自己的鼻子,“她們擅自cos我,給沒給授權費?我的肖像權被侵犯了怎麽辦?cos得不像會不會對我的形象有損?特別是不要cos我的形象去做一些惡心的事,我的形象是全世界少女們的夢,如果損害了我的形象,要向全世界人民謝罪的!”


“你從哪聽來這麽一套一套的?直播間裏的沙雕網友們整天都發的啥彈幕?”張子安實在是無語了。


世華的心智就像是一個小孩子,特別容易受到流行文化的影響,無論是韓劇還是網絡惡搞。


“這事先放在一邊,今天你們去哪玩,一定要拍成視頻回來讓我看!否則那些叛徒們又會說我在吹牛!”她恨恨地拍擊著水麵說道。


“好吧。”張子安答應之後,把她收進手機裏,拍視頻也算是對她的補償吧,畢竟她哪裏都去不了。


舊金山雖然靠海,但洋流很冷,就算是盛夏也不能下海遊泳,海邊沒什麽可玩的,天體妹子可能都很少。


其他精靈們,都以隱身狀態出行,陸續坐進他租來的旅行車。


旅行車駛向舊金山的市中心。


“這地方……看起來很老舊的樣子。”菲娜品評道。


二戰結束後一直運營到現在的巴士看起來極有複古的味道,因為本身就是幾十年前的產物。


司機拉著金屬杠杆,搖著鈴鐺,駕駛著玩具般的釘鐺車在起伏不定的街道上駛過,而乘客們在下坡時甚至有過山車般的體驗。


除此之外,與中國的大城市相比,舊金山顯得相貌平平,僅有的幾棟高樓大廈集中在市中心區域,其他地區基本都是低矮的幾層樓房,比較有特點的就是相鄰的樓房往往粉刷成不同的顏色,從山上往下看的時候,像是一排五顏六色的琴鍵。


由於充斥著大量流浪漢和街頭藝術家,反而是一些小巷很有特色,兩側的牆壁塗滿了後現代風格的塗鴉,有些塗鴉堪稱傑出的藝術品,而有些則帶有赤果果的挑逗意味。


張子安不懂藝術,而且小巷裏也不好開車,在舊金山開車本來就很考驗技術,所以隻是在巷口停了一下,隨便瀏覽幾眼。


“舊金山本來就是一座充滿年代感的城市,有人說:想看現在的美國,去拉斯維加斯;想看50年前的美國,去洛杉磯;想看100年前的美國,一定要來舊金山。”


可能是在埃及受到了異域文化的強烈衝擊,精靈們對舊金山的觀感比較平淡,覺得這裏還不錯,空氣清新、溫度適宜,各方麵都可圈可點,卻又說不出有什麽特別突出之處,有些像是濱海市,都是適合養老的地方,如果不考慮房價的話。


他開車在市內走馬觀花地在一些著名景點打卡,比如市政廳、中國城、意大利城、九曲花街,拍了照片又錄了幾小段視頻,接著又來到漁人碼頭,在這裏解決了午飯,和其他遊客一起對著39號碼頭那群憨態可掬的海獅拍照,飯後又去了金門大橋。


說實在的,在各種好萊塢科幻片裏,金門大橋和自由女神像往往是被怪獸和外星人蹂躪的重災區,因此看到完整無損的金門大橋時,他還有些不適應,眼神總是瞟向海麵,期待那裏突然冒出哥斯拉那樣的怪獸。


金門大橋也是舊金山著名的自殺聖地,每個月都有好幾個人從橋上一頭紮進冰冷的太平洋,結束自己的生命,從220米高的橋麵上跳進水裏,衝擊力不亞於直接落到水泥地上,基本不存在生還的可能……還好這樣的慘劇在他們參觀時並沒有出現。


在舊金山的第一天,他的行程與普通遊客沒什麽區別。


第1463章 禮袍加身


“我這身怎麽樣?”


第二天,張子安穿上一身禮服,展示給精靈們看,詢問它們的意見。


今天的基金會慶典是以晚宴的形式舉行的,到場的賓客按照主辦方的要求,男女都要身穿禮服入場。


穿禮服這種事,對張子安來說還是第一次,因為在中國沒什麽場合需要穿,也不講究這個,就算在中國有人舉辦正式晚宴,賓客們頂多穿身西服正裝出席也就不錯了,沒穿背心褲衩人字拖來吃飯已經算是給主辦方麵子了……如果真有人穿著燕尾服來,反而會令人側目,覺得是嘩眾取寵。


但是西方晚宴,特別是這種嚴肅場合的晚宴,如果穿便服或者普通西裝出席,可能會令在場的外國人覺得中國人不懂禮儀,那就尷尬了。


所以為了這次晚宴,他還要花錢弄身禮服,這也是他一開始猶豫來不來的原因之一,要買一身隻穿一次的衣服,怎麽想都覺得心疼。


“嘎?這是禮服?你這個白癡連禮服都能弄錯?又暴露了你智商餘額不足的事實!”理查德幸災樂禍地叫道。


因為張子安穿的這身跟傳統的西式小禮服完全不同,更則接近於中山裝的款式,立領暗袋,但又有所區別,材質是緞麵,深黑色,胸前的口袋裏插著西式的口袋巾。


理查德也好,飛瑪斯也好,從未見過這樣的西式小禮服,都懷疑他是不是穿錯了。


“閉上你的鳥嘴!你以為隻有西式禮服才算禮服?”張子安反唇相譏,“這是中式禮服好不好?”


出國前,他本來打算訂做一身西式禮服,但想了想,這種場合的餐會裏,男人全都是同一種打扮,從背後一看都分不出誰是誰,而他的帥氣也會泯然眾人,於是幹脆決定仿照國家領導人出席重要宴會場合的款式,訂製了一套新穎的中式禮服,既遵循西式晚宴的規矩,又能體現自己的個性與品味——畢竟是國家領導人同款,諒也不敢有人說款式難看。


“老朽覺得不錯,合體又大方,彰顯我泱泱大國的氣質。”老茶讚歎道,因為這身衣服很像是它曾經那個時代的進步青年的衣服。


菲娜不屑一顧,“無法理解為什麽現代人的正式衣服全都這麽黑,看著就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