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年的時候,他應朋友之邀去度假,朋友和他一起徒步進入森林打獵,就遇到一頭美麗的母鹿。他舉起了槍,瞄準了鹿的心髒部位。


然而,鹿突然轉頭了,視線與他相遇。


他看到了母鹿那雙水汪汪的眼睛,像是向他乞命。


另外,他注意到它的肚子有些大,可能是懷孕了,但也說不準。


猶豫了很久,最後他還是沒能扣下扳機,而他和朋友那天夜裏也隻能餓著肚子睡覺了。


這是他離鹿肉最近的一次,之後他跟那個朋友鬧掰了,他再也沒有進入森林獵鹿。


電視上,墨菲博士與主持人的唇槍舌戰還在繼續,但艾迪的下午茶時間已經結束了,他把咖啡杯和餐碟收拾好,打算等晚上下班回到家後,打電話慰問一下這位很久沒有聯係過的朋友。


回到辦公室,辦公桌上還放著一疊尚未發出的請柬。


基金會為了慶祝成立二十周年而準備邀請一些嘉賓到場,受邀者要麽是為基金會做出過重大貢獻的,要麽是在社會上德高望重的,要麽是在基金會的曆史中留下過動人故事的,他們見證了基金會的成長與進步。


艾迪最後一遍檢查請柬,打算在下班前將它們寄出。


最遠的一封請柬,將跨越太平洋,寄至半個地球之外。


第1433章 事業


“小雪,下次直播是什麽時候啊?”


“小雪,好久沒直播了啊,在忙什麽呢?”


“萬人血書求小雪直播!”


“小雪不會是生病了吧?中暑?”


小雪看著微博的留言和私信,煩惱地抓了抓頭發,又憂傷地望著窗外的驕陽,仿佛隔著窗戶也能感受到室外的潮熱與暑意。


正如粉絲們所言,屈指算來她已經挺長時間沒直播了,主要是前段時間鬧蟲災,老媽嚇得對她下達了最後通牒,嚴禁她踏出家門一步,否則就不認她這個女兒了——其實小雪自己平時雖然大大咧咧地像個男孩子,但也挺惡心那些毛毛蟲,再加上聽說很多毛毛蟲有毒,一旦落到身上就會刺痛以及起紅疹,甚至可能紅腫流膿,她也就暫時斷了去戶外直播的心思,反正也沒什麽可直播的,很多店鋪都關門了,難道直播甄別哪種毛毛蟲可以吃?


她玩直播是為了興趣和排解寂寞,可不是為了成為貝爺第二。


好不容易等蟲災消退,老媽的禁足令也取消了,但夏天的濱海市實在太過悶熱潮濕,經常動不動就豪雨傾盆,實在是不想離開空調房,而她又不能像別的主播那樣直播打打遊戲就行,雖然很多粉絲說直播嘮嗑也沒關係,但感覺那樣很對不起觀眾,而且也不知道說什麽,還要防範老媽突然闖進屋子。


人都是有惰性的,拖著拖著,她就越來越懶得離開房子,頂多早餐和傍晚時帶著雪球在附近散散步。


麵對粉絲們關切的詢問,她實在是無顏以對,總不能回複說一直躲在屋子裏偷懶吧?


“小雪!下樓吃水果!”老媽在樓下喊道。


“來啦!”


她應了一聲,懶洋洋地趿拉著拖鞋走下樓梯。


令她意外的是,父親也在,不知道是什麽時候回來的,正坐在沙發上看報。


盛滿各種水果的沙拉碗已經放在餐桌上,老媽努努嘴,示意讓她趕緊坐下來吃。


一身長毛的雪球側躺在木地板上納涼,聽到她的聲音隻是抬頭看了看,接著又躺下眯起眼睛。


小雪覺得,自己現在就像這隻鹹貓。


“最近怎麽老實了?轉性子了?”父親的視線越過報紙上端,看了她一眼。


“太熱,懶得出去。”小雪嘟囔道。


父親放下報紙,嚴肅地說道:“你之前不是說你喜歡直播,想把直播作為事業看待?你對事業就這麽三分鍾的熱度?”


他隨意一指窗外,正好有園藝工人在外麵修剪草坪,汗水早已浸透了製服。


“誰都知道天氣熱,但人家為了養家糊口,就算天氣再熱十度,人家還不是照樣要堅持工作?”他又開始了日常說教,“不論選擇什麽事業,選擇了就要堅持,如果堅持不下來,那就趁早承認自己不行……”


“哎呀!正在吃東西,你少說兩句不行?”老媽拍桌子怒道,“這又不是你的公司,談什麽拚搏奮鬥?”


小雪默默地吃水果,罕見地沒有頂嘴。


氣氛有些尷尬。


老媽岔開話題,“小雪,今年去哪裏避暑?還是瑞士嗎?”


“我去不了瑞士,我很快要去美國談一筆生意。”父親插言道。


老媽白了他一眼,意思是:叫你去了嗎?你不去正好,我們娘倆兒去!


父親討了個沒趣,無奈地閉上了嘴。


“小雪,問你呢?去哪?”老媽又問。


“哪裏都行。”小雪沒精打采地說。


“哪裏都行……總得有個地方吧?反正不能留在這裏,外麵太熱,總悶在屋裏也不好。”老媽心疼地說道。


父親像是沒學到教訓一樣又插言道:“要不跟我一起去美國?舊金山還沒去過吧?”


老媽怒瞪著他,“美國?你以為我沒學過地理?美國和中國的緯度不是差不多嗎?還不是跟這裏一樣熱?”


“這你可說錯了,美國別的地方我不好說,但舊金山的夏天很涼快,經常涼霧彌漫,出太陽的時候也是幹燥溫暖,絕不像這裏一樣潮熱。舊金山附近好玩的地方也不少,可以去海洋公園看殺人鯨表演,可以去漁人碼頭吃海鮮,可以去矽穀參觀高新科技企業,也可以去紅木國家公園遠足,總之肯定夠你們玩的!”父親滔滔不絕地介紹道。


看得出來,他不想和妻女長時間分開,因為妻女這一走,顯然是打算等濱海市最難熬的階段過去再回來的,那就說不定什麽時候了。


老媽狐疑地盯著他,“你怎麽知道得這麽清楚?是不是跟哪個狐狸精一起去玩過?”


父親:“……”


其實他知道每年例行去國外避暑旅遊的時間快到了,但最近有一樁生意要去和矽穀的一家高科技企業合作,所以脫不開身,但是又不放心妻女兩人獨自遠赴歐洲,於是提前查了一下,看能不能說服妻女跟著自己一起舊金山避暑。


老媽倒是被說得有些心動,去年剛去的瑞士,今年再去就有些無聊了,若說換個其他的歐洲國家……其實歐洲國家都大同小異,無非是城堡教堂歌劇那些東西,看多了也就膩了,頂多換換口味去北歐看極光,不過那些地廣人稀的苦寒之地除了極光也沒啥可看的了。如果舊金山的氣候適宜,又有很多好玩的地方,那倒也是個不錯的選項。


“怎麽樣,小雪,去哪啊?歐洲還是美國?”老媽又問道。


小雪想了想,避暑是肯定要去的,否則留在濱海市簡直是自虐,歐洲那邊其實好玩的東西並不多,以人文景觀為主,很多東西都要沉下心來細細品味,感受曆史的滄桑,比如參觀成立百年有餘的酒廠品鑒威士忌之類的,但這顯然不適合她的脾性,感覺像是暮氣沉沉的老年人才會做的事。


如果二選一的話,可能美國更合適一些。


“美國吧。”她說道,並且推開碗站起來,小跑著上樓。


“好,那就美國。”


老媽長舒一口氣,父親也是如此。


片刻之後,她又換上平時出門的衣服下了樓。


“你幹什麽去?”父親問道。


小雪白了他一眼,揮揮手機,“去進行我的事業。”


第1434章 國家標準


垃圾填埋場旁邊的人工樹林。


今天,除了堆積如山的空瓶子之外,空地還堆放著很多空包裝袋,每個包裝袋外麵都印滿了英文。


“這麽多?”


張子安吃了一驚,雖然知道這款狗糧已經全麵上市鋪開,但擴張速度之快還是超乎他的預料。


“每位兄弟叼回來一份。”小白解釋道。


張子安為了弄清楚這款狗糧在市場上的接受程度如何,特意拜托小白,讓流浪狗從垃圾填埋場撿瓶子的時候,順便撿回來這種狗糧的空包裝袋。


流浪狗們還不太樂意,因為空瓶子對它們來說等於狗糧和雞腿,這種空袋子有什麽用?撿回一個空袋子還不如多撿一個瓶子。


空地上同一款包裝袋的數量差不多有兩三百個,以後肯定會更多。


“這種狗糧怎麽了?”小白也不明白撿這些空袋子有什麽用,但是強令流浪狗們每條叼一個回來。


張子安用樹枝挑起一個空袋子,沉吟道:“現在還不好說,但是小心為好,如果流浪狗撿到還沒吃完的這種狗糧,讓它們別貪嘴。”


小白點頭,把命令通過手下的頭領們傳下去。


這時,張子安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他接通電話。


“喂?小張啊?我是衛康,關於你之前要檢驗的那兩種狗糧,結果出來了。”衛康說道。


張子安打起精神,“嗯,您說,我在聽。”


他同時給衛康送去兩袋狗糧,一種是平時在用的國產狗糧,另一種是齊桐留下的美國狗糧,兩種同時送檢,作為對比。


“我知道你最關心結論,先說檢驗結果吧,兩種狗糧都符合我國出台的gb/t 31216-2014全價寵物食品(犬糧)標準。具體來說,這款美國狗糧,在粗蛋白質、粗脂肪、粗纖維以及微量元素和賴氨酸等主要指標上的數據均好於另一款國產狗糧,而你特別強調的衛生指標上,氟、砷以及鉛等重金屬含量上均小於或等於國家標準,黃曲黴素和細菌總數均小於國家標準,未檢測出沙門氏菌,微生物群落符合國家標準。詳細報告我一會兒拍下來把圖片發給你。”


衛康照本宣科地念出大學同事給出的檢驗報告。


“也就是說……一切正常?”張子安猶疑地確認道。


其實他已經有所預料,因為這款狗糧有合法的進出口手續,這意味著此商品已經通過了中國海關的檢疫,符合中國法律的規定。


“是的。”衛康肯定地答複,“另一款國產狗糧也是合格的,但是大部分指標比這款進口狗糧稍差。當然,本校的食品安全與工程專業在全國算不上頂級的,以前也沒有做過狗糧方麵的檢驗,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幫你聯係其他更專業的機構。”


張子安有些不甘心,但不甘心又能怎樣呢?這次是由衛康出麵請學校同事幫忙檢驗的,同事看在衛康的麵子上,肯定會比平時更走心,就算換了其他機構,八成也會得出相同的結論。


“那個……除了黃曲黴素和沙門氏菌以外的……毒素和細菌呢?”他問道。


衛康反問:“你指的什麽?毒素和細菌種類多了去了,不可能每種都檢測到,國家標準裏隻規定了這兩種,以及細菌總數,所以我也隻能說,根據檢驗結果,這兩款狗糧都符合國家標準。”


張子安啞口無言。


是啊,毒素和細菌種類何其多,如果不指出一個特定的名字,讓檢驗人員怎麽檢查?


而且衛康特別強調了,從法律上說,這款美國狗糧是符合中國法律規定的,就算他吹毛求疵地找出一些小毛病,比如狗糧中含有極微量的某種有害細菌,但隻要細菌總數沒有超標,從法理上就拿這款狗糧沒辦法。


張子安明白這是衛康的好意,提醒他不要做一些毫無把握的事。


“我明白了,衛教授,不過我還有一個問題——能不能檢測出來,這款美國狗糧的主要肉類成分?”他退而求其次地問道。


電話那邊傳來紙張翻頁的聲音。


衛康說道:“這個也檢驗過了,美國狗糧的肉類組成比較複雜,至少檢測出了雞肉、鴨肉、魚肉、牛肉這四大類,雞肉裏包含火雞肉,牛肉裏包含野牛肉,魚肉裏包含三文魚和鱈魚,此外……還有一些研磨細碎的肉粉,這個沒有檢測出來自於何種動物。”


作為一款狗糧來說,肉類成分複雜並不是一件壞事,很多狗糧甚至以此作為肉類來源多樣化以保證營養均衡的賣點。


至於肉粉,大概是磨碎的骨頭與內髒,這也算是常規操作了,很多中高價進口狗糧也包含肉粉,隻是沒標出來而已,這款狗糧價格如此便宜,若說沒有肉粉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