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泰通被光頭送走之後,青人愉悅地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常用號碼。


“喂?”那邊接通了,背景很喧囂,似乎是在ktv裏。


“有生意。”青人說道。


片刻之後,聽筒那邊的嘈雜聲消失了,對方大概走到了ktv包間之外。


“好久沒生意了啊,老子的卵蛋都快長蟲了!這次是大生意還是小生意?”


“小生意。”青人說。


“嘖,又是小生意,真沒勁兒!”


青人歎了口氣,居然像是憂國憂民般說道:“沒辦法,現在大環境不景氣,資金全投進了股市和房產,實體經濟不行啊。有生意就不錯了,別挑三揀四的。”


“我說青人,你趕緊換個地方吧,你把辦公室設在那麽個旮旯裏,誰能找得到啊?”


青人笑了,“這裏房租便宜啊,為什麽要換地方?再說我的客戶全都來自顧客之間的口耳相傳,要找的話,總能找到這裏的。”


“切!算了,說吧,這次是哪的生意?”


青人拿起一張影印紙,讀道:“中華路南口,奇緣寵物店。”


“臥槽!寵物店?這年頭連寵物行業都掐起來了?”


青人笑道:“沒辦法,實體經濟不景氣,顧客就那麽點兒,哪夠分的啊!”


“我說青人,我看你是哪個名牌大學畢業的吧?也就是你們這些讀書多的,花花腸子才這麽多。”


青人打了個哈哈,“阿金你別開玩笑了,名牌大學畢業的哪至於混到我這麽慘?”


“你慘?你是在裝慘吧?別以為我不知道哈,像你們這樣動歪腦子的永遠是掙的最多的,像我們這樣跑腿打雜的隻能喝點湯。”


青人無聲地笑了笑,“怎麽樣,這次的生意你接不接?”


“接啊,為什麽不接?哪個部位,多少錢?”


“胳膊,4萬。”青人說。


“我說你以後就不能隻提供腿的選擇麽?十個人裏有八個都選胳膊,也不知道省下錢來幹啥!”


青人不讚同地說道:“那可不行。隻提供一個選擇,那不就成強買強賣了?我這裏是顧客體驗至上,絕不能給顧客留下不好的印象,不然哪還有回頭客?”


“得了得了,別瞎扯了。有時間限製沒?”


青人回想了一下,“這倒是沒有。那個顧客有點兒慌,沒提到這事。”


“嘿嘿,那就好,不然光4萬塊錢還不夠兄弟們分的。”


青人明白了對方的意思,說:“你又要……”


“廢話!總要榨出些油水來!至少得把你吞掉的那部分補上啊!”


青人的指甲有節奏地敲了敲桌麵,“現在大家都喜歡走網絡轉賬,那個店恐怕沒有多少現金。”


“有多少算多少!”


“這樣啊……”青人想了想,“我的線報告訴我,那個店主每隔三四天去附近的自動存款機存一次錢,你可以選在他去存錢的當天動手。”


“我就知道跟青人你合作會很愉快。”


“服務業的生意,當然是和氣生財。”青人微笑,然後叮囑道:“規矩,你不會忘了吧?”


“放心吧,就算失手,我也不會把你供出來。再說怎麽可能失手?我是專業的。咱們都合作過多少次了,這還信不過我?”阿金信誓旦旦地說道。


“那就好。”青人冷笑。說什麽不會供出來,真要是失手的話,阿金第一時間就會把他供出來……不過無所謂,他早有準備,否則哪還能幹這一行?


“信任”一詞,在這個行業裏根本是不存在的。


“啊,對了,你剛才說是寵物店?”


“沒錯,奇緣寵物店。”青人確認道。


“店裏幾個人?”


“就店主一個,所以這次生意會很輕鬆。”


“不,我擔心的不是這個……那店裏,不會賣什麽蜥蜴、毒蛇、鱷魚之類的吧?”阿金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心虛。


青人覺得很有趣,於是調侃道:“你怕那些?”


“廢話!誰不怕啊?你不怕,就讓毒蛇咬你一口試試,我看你怕不怕!毒蛇還不算最倒黴的,我聽說有的寵物店還賣什麽藍色章魚的……”


“藍環章魚。”青人糾正道。


“對!就是這玩意兒!聽說大活人被咬一小口就死定了!根本沒得治!我先說好,那寵物店裏要是賣這些東西,你給多少錢我都不幹!”阿金語氣激烈地說道,“艸他大爺的,那店主要是被逼急了,把章魚毒蛇什麽的往我身上一扔,毒不死我也得嚇死我!”


“哈哈哈!”青人大笑。


“你笑啥!看不起我是不是?”阿金大吼。


青人緩緩收斂笑聲,“不是,咱們是合作夥伴啊,我怎麽會看不起你?我是在笑你多慮了。那個寵物店裏隻賣貓和狗,頂多還有一兩隻兔子和老鼠。章魚、毒蛇、蜥蜴什麽的全都沒有——這樣你安心了?你總不會告訴我你連貓和狗都怕吧?那樣的話我就隻能認真地考慮要不要換個膽子大一些的合作夥伴了……”


“去你大爺的!貓和狗我怕個屁!老子最不怕的就是貓和狗!弄得老子不爽了就燉鍋龍虎鬥!”


青人想起調查時看到的一段視頻,眉頭微微一皺,提醒道:“不過,那店裏確實有隻挺野的貓,金色的,很顯眼,一進去就能注意到。那隻貓前段時間出了些風頭,抓住了一個偷貓賊,看樣子爪子很鋒利,你隻要小心點這隻貓就行了。”


“臥槽!青人你又瞧不起我?拿我跟偷貓賊比?”阿金的嗓門提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