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超困……


他隨手抹了一把臉,拿起手機,看到屏幕顯示來電者是……媽。


他的心莫名地悸動了一下,盯著這個字看了兩秒,然後手指滑動接通了電話。


“喂……”他的聲音有些幹。


“喂?子安,在工作嗎?還是已經睡了?媽沒有吵到你吧?”


電話對麵傳來母親熟悉的聲音,但不知為何他卻像是很久沒有聽到過一樣,帶著幾分陌生感。


“沒……”他的嗓子真的很幹,喉嚨像堵著什麽東西一樣。


“那就好……”電話對麵的母親欣慰地說道:“給你發了幾條信息,你一直沒有回,我怕你已經睡覺了,本說等明天再打電話,但又怕明天來不及……”


“沒事,我沒睡……剛才沒看到信息,有什麽事?”


他清醒了一些,下意識地看了看四周。


這是一間普通的一室一廳出租屋,地方不大,東西也不多,住他一個人綽綽有餘。


桌子上擺著他常用的筆記本電腦,由於長時間沒有操作鼠標和鍵盤,屏幕已經自動休眠了。


他另一隻手晃動鼠標,屏幕又重新亮起,出現白天從公司裏帶回來的、尚未完成的工作報表。


似乎……是坐在筆記本電腦前工作的時候,不知不覺睡著了。


他懊惱地抓了抓頭發,看了一眼筆記本電腦屏幕右下角的時間,已經是夜裏22點左右了,而這份工作報表明天上班還要交給上司。


父母平時這個時間已經睡了,為什麽今天卻打電話過來了?


他一手拿著手機站起來,走到飲水機那裏,用熱水衝泡了一杯咖啡提神。


“子安,這個十一黃金周,要回家吧?”母親在電話那邊有幾分忐忑地問道,像是生怕他給出否定的答案。


他把手機夾在側臉與肩頭之間,踱步走到窗邊,掀起窗簾的一角,看到黑沉沉的室外夜景。


這裏不是他的家鄉濱海市,而是另外一個城市,他在這裏上完大學並且順理成章地找到一家公司,畢業後留下來工作。


這是一座國際化的大城市,工作機會比濱海市要多,薪資水平也高得多,像磁石般把附近地區的年輕人全都吸引至此。


“唔……應該要回。”他抿了一口咖啡,努力讓思維回到正路。


牆上掛著一份公司發的日曆,現在是九月底,離十一黃金周不剩幾天了。


“回家的話,記得提前買票啊,十一的票難買,晚了就買不到了……”母親在電話那邊鬆了一口氣,叮嚀道。


“嗯,我知道了,還有什麽事嗎?”他有些心不在焉地隨口應道。


難道母親就是因為這個而特意打電話?


就算9月30號的票難買,十一當天的票就比較容易買了,回家也不差這早晚的一天。


可能是坐在椅子上迷糊了一覺的原因,他的腦子一直沒有完全清醒的感覺。


“還有一件事……”


母親在那邊吞吞吐吐。


“什麽事?”


他心裏有不舒服的預感。


“那個……咱們街上的劉姨,你還記得吧?就是家裏開洗衣店的那個劉姨。”母親說道。


他的腦子僵了一下,隨即喚醒了記憶,“記得,怎麽了?”


“是這樣……劉姨她聽說你還沒對象,打算給你介紹一個對象,趁著十一黃金周的假期,回來見個麵吧?那姑娘我看過照片,人長得不錯,聽說工作也還可以,回來見一麵吧?”母親的聲音幾近央求。


他的心裏生出不耐煩,就像很多年輕人一樣,他也很反感這種八杆子打不著的相親,見麵之後各種尬聊,最後還要他來掏錢買單……


如果是平時,他肯定一口回絕,而且可能因為生氣而不想在這個長假回去了,但是……


回絕的話湧到嘴邊,打了幾個轉,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好,行。”他低聲說道。


他如此痛快地答應,反而令母親很是意外。


“那……那就說定了?”她急切地想確認,並且解釋道:“我這麽晚打電話,主要是劉姨那邊催得很緊,一定要讓我今晚給她一個準信兒,不然那姑娘可能就去跟別人相親了……我看那姑娘不錯,可以試著接觸一下,就當是認識個朋友嘛……”


“嗯,我知道了,就見個麵吧……但是我話說在前頭,成與不成,這個就沒準兒了……”他說道:“就算我看上人家,人家也未必能看得上我,對吧?”


“是,是,是這樣,所以說見一麵試試嘛,也許能互相看上呢?”母親在那邊高興地念叨著,“你也不小了,街坊鄰居裏像你這麽大的,差不多都結婚了,至少也有對象了,如果再不抓緊,就可能剩下了……聽說中國婚齡男人比女人多三千萬,三千萬呐!這可怎麽辦喲?越拖下去,可能就越難找……”


平時他很反感這種嘮叨,不是頭一次聽了,耳朵裏都生出繭子了,但是……聽著母親那翻來覆去般的嘮叨,他卻有一種很安心的感覺,隻要那邊不停,他願意就這樣一直聽下去。


“哎呀,老頭子在催我了,你該睡覺了吧?我也不打擾你了,早點睡,記得買票啊,回來的票,還有返程票,都別忘了買……返程票買7號的,多在家裏待幾天,媽給你準備了好多好吃的,知道了吧?”


“嗯,我知道了,買完票就睡。”


他已經踱回到書桌旁,瞟了一眼屏幕上未完成的工作報表,撒了個小小的謊言。


“好,那我先掛了,早點兒休息。我再去給劉姨打個電話確認下。”


“嗯,你們也早點兒睡。”


母親興衝衝地掛斷了電話。


他盯著屏幕上的通話記錄,一眼不眨,像是眨了之後,通話記錄就會消失一樣。


片刻之後,他啞然失笑。


真是睡糊塗了……


咖啡因的作用令他更加清醒,他重新在電腦前坐下,先買了黃金周去濱海市的往返車票,然後抓緊時間完成這份明天要交的工作報表。


夜,還很長。


第1357章 貪夢好,茫然忘了邯鄲道


“先生,到了。”


出租車緩緩停在路邊,司機出聲提醒道。


“嗯?哦,謝謝!多少錢?”


張子安猛然回過神來。


他注意到自己是坐在一輛車況一般的出租車裏,後座,駕駛位的司機師傅身上傳來淡淡的煙味,正通過後視鏡看著他。


一定是連續幾日晚上伏案趕工,有些疲倦,所以一個晃神就像是過去了很久,以至於坐火車的過程隻留下一個模糊的印象,像是電影裏的蒙太奇手法一樣切換了場景,等回過神來就已經出現在這裏。


沒辦法,當初他可能是鬼迷心竅了,聽信了boss的鬼話,懷揣每個年輕人都有的激情與夢想,加入一家初創公司。結果進了公司才發現,所謂的初創公司,就是女人當男人使,男人當牲口使,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工作量每天都很大,掙的錢卻寥寥無幾,維係工作熱情的全靠那虛無縹緲不知何時能有實際價值的期權……


和他同時入職公司的不少同事受不了這種生活,都離職了,而他則想的是,反正還年輕,又沒女朋友,拚一拚吧,也許公司某天做大做強,就能實現財富自由了。


他用手機掃了司機遞來的二碼維付款,再次道謝,請司機打開後備廂,然後下了車,取出行李箱。


出租車遠去。


沒錯。


是這裏。


中華路。


奇緣寵物店。


他抬頭盯著寵物店的招牌,又掃視幾眼身前身後,確定是這裏沒錯。


隨即他又輕笑,怎麽會有錯呢?濱海市又不是特別大的城市,出租車司機一般不會拉錯地方。


很多店鋪門口都立著促銷的宣傳牌,打算利用黃金周衝一波銷量,就連他家寵物店門口也立著“黃金周寵物洗澡八折優惠”的牌子。


想到明天開始就是長達七天的漫長假期,雖然其中四天都是置換過來的,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但街上無論男女老少都是一派輕鬆愜意的樣子,要麽回家與家人團聚,要麽像他一樣拖著行李箱,利用長假外出旅遊。


嘩啦。


寵物店旁邊那間掛著“中華路鞋店”的店鋪門被推開了,穀奶奶絮絮叨叨地說道:“小濤子,不是奶奶我說你,你不能總拖欠著衛生費和管理費不交,別家的店都交了,就你總拖著,這不是讓奶奶我為難嗎?”


比張子安大幾歲的謝濤一臉人窮氣短的樣子,點頭哈腰送穀奶奶出門,“好,好,下次我一定不拖欠了,穀奶奶您慢走……”


他們兩個這時注意到拖著行李箱的張子安,驚喜地同時叫道:“喲!是小安子啊,回來啦?”


“嗯,回來了。”張子安笑道,“穀奶奶,濤哥,你們怎麽樣?身體還好吧?”


“好,都好。”穀奶奶笑吟吟地點頭,“回來了就多住幾天,你爸你媽早就想你了。不說了,奶奶我還要去其他店鋪催費,你坐了半天火車,肯定累了,趕緊回家歇著吧。”


“穀奶奶您慢走……”


張子安目送穀奶奶轉身離開,肩膀就被謝濤親昵地摟住了。


“嘿,小安子,咱們哥倆兒好久沒見了吧,這次回來一定要好好聚聚!哪天晚上咱們一起出去喝幾杯,說定了啊!”


兩家店鋪緊挨著,兩個人也是從小一起長大,雖然長大後因為各自求學和工作有些生疏了,但感情基礎依然存在。


“好,不過我可喝不了幾杯。”張子安笑著點頭。


謝濤突然壓低了聲音,帶著滿足的笑容說道:“對了,咱們哥倆兒不見外,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是除了我家裏人以外第一個知道的——我有女朋友了,而且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了。”


“是嗎?那恭喜啊!喝喜酒的時候一定要記得通知我!”張子安替自己這位好兄弟感到由衷的高興。


“少不了你的!”謝濤用拳頭輕輕捶了一下他的胸口,“你小子也要抓緊時間了啊!我和你嫂子也等著喝你的喜酒!”


“八字還沒一撇呢……”張子安無奈地自嘲。


他的視線越過謝濤的身體,落到鞋店的招牌上,問道:“最近生意怎麽樣?”


“馬馬虎虎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從小就不是做生意的材料。”謝濤明顯不想談論這個話題,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我先走了,你趕緊進家吧。”


並非張子安想故意掃興,他是真心替這位好兄弟著想才問的,因為既然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肯定是正需要錢的時候。


但是謝濤的心思已經飄走了,滿腦子都是即將大婚的喜悅。


望著謝濤匆匆遠去的背影,張子安微微歎息,戀愛中的男人啊……


鄉音,鄉情,他心中的些許不確定感終於消失了,這確實是濱海市,怎麽會有錯呢?


他拉著行李箱往家門口走了幾步,突然眼角的餘光像是捕捉到了什麽東西。


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