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生活的儀式感


勢同水火的小白和弗拉基米爾聽到張子安的話,全都愣住了,殺意也暫時消失不見,因為這實在是太出乎它們意料。


貓和狗共禦外敵,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小白更是深深地懷疑,合作是要有共同基礎的,流浪貓的合作基礎在哪裏?


“不!不可能!我們絕不可能跟這些蠢貓合作!攘外必先安內!就算要對付毛毛蟲,也要等我們先把這些蠢貓收拾掉!”小白咬牙切齒地說道。


弗拉基米爾不甘示弱地冷笑,“喵了個咪的!誰先收拾掉誰還未可知!”


“等下,你們先聽我說。”


張子安剛才隻是情急之下脫口而出,不過說出來之後,覺得很有道理,而且越想越有道理,不禁在心裏為自己的急智點了個讚。


“流浪貓們最初也是最重要的根據地是一片綠地,位於我寵物店的後方,就是被毛毛蟲占領了,流浪貓們被迫遷移到一座環境很差的爛尾樓裏。”張子安解釋道,並且盡量不暴露流浪貓的戰略機密。


弗拉基米爾默認。


自從埃及回來後,它也很驚訝為何流浪貓主動放棄了綠地這麽重要的戰略要衝,後來才知道因為綠地已經被毛毛蟲和蚊子占領了,想奪回來幾乎不可能,隻能等天氣涼了,毛毛蟲和蚊子自生自滅,但那還有好幾個月呢。


“而我們人類,身上沒有貓狗那麽厚實的毛發覆蓋,更容易受到毛毛蟲的侵害。”張子安又現身說法。


小白看看他,又看看弗拉基米爾,認真思索著。


“我知道你們之間彼此敵視,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也不會自不量力地去勸解,但是我隻希望你們把彼此的仇恨暫時放到一邊,先集中力量把毛毛蟲驅逐出濱海市,之後你們可以打個痛快,我絕不攔著,否則你們鷸蚌相爭,萬一被毛毛蟲坐收漁人之利怎麽辦?”


此乃權宜之計,但現在沒時間去想什麽萬全之策,而且可能根本不存在萬全之策,隻能先盡量拖延它們之間的這場大戰。


至於以後的事,隻能以後再說,興許以後能想到其他好辦法,興許它們兩個在並肩戰鬥中化敵為友也說不定,畢竟它們本來就有相愛相殺的意思……


“指數級繁衍的毛毛蟲已經成了咱們三方共同的心腹大患,而且這還隻是蟲災爆發的前夜,一場雨過後,那才是真正的災難。”他說道。


街道辦不予提供幫助,那他隻能盡量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共同對付毛毛蟲。


小白和弗拉基米爾均沉默不語。


它們內心很清楚,雙方幾乎勢均力敵,硬碰硬地打一場,結局不外乎一方惜敗而另一方慘勝,無論誰輸誰贏都會傷亡慘重,敗者退出,勝者也無力控製濱海市,濱海市會形成力量的真空期,反而被瘋狂繁衍的毛毛蟲趁虛而入。


清楚歸清楚,但是它們就是很難邁過心裏那道坎。


張子安見它們的態度有所軟化,接著套近乎:“其實,咱們之間也沒什麽深仇大恨,流浪貓驅逐過流浪狗,流浪狗也反擊過流浪貓,人類更是又虐貓又毒狗,但是被貓抓狗咬的人也不在少數……咱們之間是可以建立統一戰線的,雖然你是貓、你是狗、我是人,但咱們都是哺乳動物,相比於毛毛蟲,咱們甚至都可以算是遠親了……”


小白和弗拉基米爾都很無語,這可真是“一表三千裏”啊……


話糙理不糙,盡管流浪貓和流浪狗互相敵視,但彼此之間起碼能交流,就算是用爪子和牙齒交流,那也是交流,知道對方是生氣、是高興、是悲傷……跟毛毛蟲怎麽交流?你連它們在想什麽都不知道!


小白歎了口氣,像是自語般說道:“我剛來到這片垃圾場時,曾經胸懷壯誌,立誌要帶領流浪狗兄弟們闖出一片天,那時我認為,民族……不對,是種族本身最重要,其次是民權,但是現在……能讓我們生存下去的民生,看起來才是最重要的……”


這話聽起來有些耳熟,不過張子安來不及細想,趕緊趁熱打鐵地說道:“對啊,生存是一切的基礎,其他的都可以往後推,隻要為了生命的延續,哪怕是跟敵人合作也沒關係!”


小白點點頭,“那好,如果對方沒有異議,我同意進行有限度的合作。”


張子安鬆了一口氣,又轉頭探詢弗拉基米爾的意思。


弗拉基米爾已經默默地分析了形勢,如果不合作,就要麵臨硬碰硬的決戰,這對元氣未複的流浪貓非常不利。


識時務者為俊傑,為了保存有生力量,爭取最後的勝利,它可以選擇暫時的妥協。


“好,我也同意。”它表態道,“合作期限一直持續到毛毛蟲被戰勝為止,期間流浪貓不會主動挑起爭端,並且會提供一定程度的援助,但如果流浪狗膽敢主動挑釁我們,悍然撕毀來之不易的停戰條約,我們流浪貓也不會坐以待斃!”


“嗬嗬,彼此彼此。”


小白在嘴上也不示弱。


既然雙方都願意臨時停戰,張子安終於把心放回肚子裏,起碼現在他不會遭受池魚之殃了。


“簽協議好像不太現實,我相信你們都是言而有信的精靈,那麽……要不握個手吧?”他說道,蹲下並當先伸出自己的手,手掌平攤朝上。


一貓一狗神色複雜地對視一眼,這才不情願地互相靠近,各自把一隻前爪交疊在張子安的手掌上。


“好!君子一言——”他說道。


“駟馬難追!”


小白和弗拉基米爾同時回應,聲音都很大,試圖壓過對方,證明自己的氣勢——既然從武力上暫時無法打敗對方,那就從其他方麵明爭暗鬥。


趁它們還沒把前爪收回去,張子安又補充道:“妹子們都說,生活需要儀式感,咱們曆經波折終於達成停戰協議,我覺得是很值得紀念的時刻——就把咱們這次合作起個名字,叫作‘貓狗第一次合作’,如何?”


“絕沒有第二次!”


它們兩個異口同聲地說道。


————————


生活需要儀式感!


《寵物天王》實體書第二冊即將上市,儀式感來啦!


下周開始在全訂vip群做活動,有紅包、有贈書、如果有誰自願還可以女裝……請可愛的書迷們迅速集合!


再次強調一下群號:567288256【起點/qq閱讀粉絲值5000以上可入】


第1347章 跟蹤


說什麽貓狗合作,張子安隻是以慣例的調侃開了個玩笑而已,在這場抗擊毛毛蟲的戰鬥中,人類才是占主導作用的,這是不爭的事實。


麵對滿身毒毛的毛毛蟲,無論是貓還是狗都有幾分忌憚,更何況毛毛蟲的數量幾乎多到無法計算。


商量好之後,小白、張子安和弗拉基米爾走出樹林,流浪狗和流浪貓們都等得有些擔心了,見各自的首領平安無事,這才放心。


小白和弗拉基米爾分別走到流浪狗和流浪貓的方陣前,向它們宣布了臨時停戰協議,頓時引起了不小的喧嘩和騷動。


一向視為死敵的對象突然成了盟友,這種劇烈的轉變很難讓人一下子就接受,貓和狗也是如此,它們被周圍的氣氛影響,都把對方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最後突然告訴它們要握手言和,哪怕是短暫的握手言和,令它們本來就比較單純的腦子更不夠用了。


小白和弗拉基米爾分別給流浪狗和流浪貓做思想工作,前者更多是依靠個人權威壓製一切反對意見和質疑,誰敢挑事就用鐵頭攻擊,而後者則是以談心的方式鼓勵大家把困惑說出來,然後予以耐心解釋。


張子安在這方麵幫不上忙,他在地圖上找到最近的小賣部,開車過去買了二十箱礦泉水,當務之急是先解決它們的飲水問題。在這之前,它們都是在垃圾場裏翻找人類喝剩下的飲料解渴,無論是可樂芬達還是雪碧,隻要能喝就行。


等他開車拉著水回來,小白和弗拉基米爾已經做完了思想工作,貓和狗的兩大方陣已經不那麽劍拔弩張,但是也沒一下子變得親密無間,而是各自趴臥在原位休息。


他把瓶裝礦泉水倒進食盆裏,讓流浪狗輪流飲用,吃飽喝足的它們變得懶洋洋的,戾氣消失了不少。


但是,不能光靠他每天自掏腰包購買礦泉水來解決問題,一是花錢多,二是消耗時間。


趁著流浪狗喝水的時候,他又走進樹林裏,查看了一下溝渠的走向,然後想出一個臨時解決辦法——他的水族館裏養著很多魚,而養魚就需要水泵讓水體產生循環,其中不乏功率在一百瓦以上的大功率水泵,拿兩個過來,兩端用過濾網和過濾棉稍加改造,然後選擇溝渠中毛毛蟲較少的區域把水抽上來,讓流浪狗排隊飲用。


當然,還要買個小型的發電機,幾百瓦功率的就夠,燒汽油或者液化氣的,也不貴,就幾百塊錢,用來提供220v的電源,否則水泵沒法工作。


還得用個防雨棚把發電機罩起來,以免下雨進水短路。


雖然也不算一勞永逸,但運食物的時候順便添加汽油或者更換液化氣瓶就行,不用買水運水。


如果沒人看守,水泵和發電機過不了幾天就會被偷走,不過好在流浪狗們可以負責這件事,這本來就關係到它們的生命。


張子安又去看了看流浪狗們撿來的各種小破爛,像什麽少了筆帽的鋼筆,斷裂的耳機,破損的小音箱、空的眼鏡盒、用途不明的震動器具之類的……反正沒有什麽值錢的玩意兒。


流浪狗不知道什麽東西值錢,大海撈針,碰巧叼回來值錢貨的機率很低,這不怪它們,就算是讓一個人走進垃圾山,想找到稍微值錢的東西也不那麽容易,否則還上什麽班?大家都去撿垃圾好了。


他把水泵和發電機的事告訴小白,打算明天找時間過來安裝,如果自己沒時間過來,也會派店員們過來,請它認準五菱神光的友軍標誌,約束住流浪狗,別把人嚇跑了。


至於這滿地的空瓶子,也要等明天他或者店員在場時,讓廢品收購站的人開車過來拉,當麵點清,當麵付款。


這裏的事暫時結束了,他向小白告辭,和弗拉基米爾一起坐上五菱神光,並且讓後者遣散流浪貓們。


他看得出來,小白是個人權威來壓服流浪狗,不能輕易離開狗群,否則狗群又會陷入混亂,也可能四處流竄傷人,所以暫時不能把它帶走,隻能等流浪狗的狀況穩定下來再說。


而且……讓弗拉基米爾和小白共處一個屋簷下,豈不意味著把戰火燒到了寵物店?


回到寵物店,他讓店員們收拾出空餘的水泵,又馬不停蹄地去戶外用品店買來小型發電機。


下午,睡了會兒午覺的他離開店鋪,步行前往中華路小學。


路上,他留神觀察,發現道路兩邊的行道樹上也爬著各種各樣的毛毛蟲,但數量尚不算多,匆匆而過的行人們根本沒有注意到。


抵達校門口,他向警衛說明來意,提前得到通知的警衛們驗明身份之後就放他進去了。


他找到教師辦公室,正在備課的老師們接待了他,聽說他是來幫學校消滅毛毛蟲的,都很高興,七嘴八舌地訴說毛毛蟲對日常教學和生活造成的影響——現在很多孩子在課間休息時都不敢離開教室,特別是女生們。


小學老師大部分也是女性,看見毛毛蟲既惡心又害怕,她們早就想消滅學校裏的毛毛蟲,但沒人牽頭去做,而校領導的行動又慢,整天說要開會研究一下方案,卻遲遲不動手,好不容易盼來願意幫忙的。


老師們的思想比較開明,不像街道辦的嚴主任那樣因噎廢食,經張子安一說,很快就同意了他除蟲的計劃。


他的計劃很簡單,租或者買來一批農藥噴灑器,注入稀釋後的氯氰菊酯,等周末或者平時放學後,然後由幾個人穿好防護衣物,在校內毛毛蟲最多的地方集中噴灑,不會對第二天來上學的學生造成任何影響。


老師們表示,可以湊份子購買需要用到的東西,不用張子安出錢,但是務必請他動手,如果讓她們親自去近距離接觸那麽多毛毛蟲,肯定會惡心得寢食不安。


商量好之後,張子安起身告辭。


剛走出教室辦公室,就聽到下課鈴響了。


小芹菜拉著王雅寧從一間教室出來,像是要去教學樓後方,另有一道身影悄悄跟著她們,正是許壯壯。


第1348章 作死的熊孩子


在小學生裏麵,許壯壯的目標很明顯,畢竟塊頭大,而且那一副沾沾自喜自以為行動隱秘的表情,簡直了。


不過小芹菜和王雅寧還真沒發現他,因為大部分人走路的時候也不會看身後,誰能想到有人在跟蹤自己呢?更何況她們隻是心思單純的小學生……好吧,王雅寧的心思可能深沉一些,但她的心思主要用在討老師歡心上,而不是搞間諜活動上。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許壯壯卻沒想到也沒發現,自己也被跟蹤了,跟蹤者當然是張子安。


張子安看得清楚,下課鈴剛一響,許壯壯就像炮彈一樣衝出他們班的教室,一路小跑地跑到小芹菜她們班級外麵埋伏著,等小芹菜一出教室,就悄悄綴在後麵……隻是王雅寧與小芹菜同行,似乎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小芹菜和王雅寧走的方向,是教學樓後麵飼養倉鼠的專用教室。那邊綠樹成蔭,本來就是校內毛毛蟲最多的位置之一,但是她們由於要負責照料倉鼠,即使害怕也要硬著頭皮去。


好在她們準備了折疊雨傘,一走出教室就兩人共享一把雨傘,用雨傘遮住可能落到頭上的毛毛蟲,而且在離開教室前就換上了小雨靴。


許壯壯一邊悄悄跟在後麵,一邊四下打量,顯然是想使壞,以報複小芹菜讓他當眾出醜的深仇大恨,而方法……不外乎撿起蟲子扔到她身上嚇唬她,這也是他嚇唬女生用的慣用伎倆。


張子安看穿他的想法,馬上加快腳步,從另一條路搶在他們之前抵達飼養教室,路程稍遠,但是他畢竟是成年人,步伐大頻率高,後發先至。


飼養教室周圍的樹上,確實如小芹菜所言,有很多“吊死鬼”。


“吊死鬼”是本地對燈蛾幼蟲的一種俗稱,因為這種幼蟲會從樹枝上拉出長長絲線,把自己吊在空中,風一吹就微微晃悠,如果風大還可能被吹到地上……或者人的身上。